清晨,高山之上,雲霧環繞,蓋住了叢林,擋住了陽光。冷風從山間刮來,攜帶著濃濃的果香味,使林中的魔物沉醉其中。

吊床上的夏汐然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站起身後,便舒服的伸了個懶腰。微微仰頭,一臉陶醉的聞著空氣中的果香味。

“醒了?”

聽到動靜的方休也睜開了眼睛,那雙湛藍色的眼眸漸漸退去,精神煥發的起身問道。

方休深知那株靈藥絕非凡品,服用後,那股磅礴的靈氣,打碎了靈海中的枷鎖,讓無儘的蒼穹中,又多了一顆繁星。

十顆光點在爛樹根的上方徘徊,如同十顆太陽,散發出的能量時隱時現,看的極不真實。原本乾枯的樹根,在貪婪的吸吮著上方的能量後,緩慢的長出了新的嫩芽。

在誕生第十顆光點後,方休的修為大漲,隱隱間有了突破先天境第四層的跡象。

“冇想到又被你救了一次,我又欠你了個人情。”

夏汐然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傷口,發現傷口早已癒合,語氣平淡道。

恢複精神的夏汐然,亭亭玉立的站在吊床旁。擦掉灰土,將紅潤的臉蛋露出,破爛的衣服並冇有在她的身上,顯現出落魄感,反而產生了異樣的孤傲。

“是你攜帶的靈藥救了你,不然以你昨天的傷勢,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方休實話實說道。

方休不得不驚歎靈藥的強大藥效,一晚上的時間,就癒合了長達八公分的刀傷,這種癒合速度簡直打破了他的認知,根本無法想象。

“你把我靈藥都用了?”夏汐然看著空空如也的香囊,極力剋製道,“我的天,那可是六株極品靈藥,一株就足以讓人起死回生。你快把剩餘的還給我。”

當初,為了這六株極品靈藥,她可謂是上刀山,下火海。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纔得到。現在倒好,如此珍貴的靈藥,竟然冇了。

夏汐然以為方休將剩餘的極品靈藥搶走了,心中感到一陣驚慌。

方休聽到極品靈藥的時候,心臟猛地一抽,暗罵自己糊塗啊。一株靈藥就解決了修煉上的問題,這要是進行藥浴的話,豈不是直奔先天大圓滿?

不過,轉念一想。方休開始對夏汐然的身份產生了濃濃的好奇,她的實力隻是武道極致,卻掌握著矯健的身法和淩厲的進攻招式。

憑藉著自身的本領,即是被圍攻,依然可以在短時間內保持優勢。

更不必說,出門還攜帶著六株極品靈藥,這背後冇有強大的勢力支援,方休可不信。

“我冇拿你的靈藥。”

“你騙誰呢!”夏汐然有些生氣道,“你知道這些靈藥的價值嗎?隨便拿出一株都是無價之寶,哪怕是築基修士見了也會眼紅。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分你兩株好了。”

這是六株極品靈藥啊,她一直都捨不得服用,如今夏汐然後悔的要死。

“首先,我並冇有拿你的靈藥。即是拿了你的靈藥,那也是為了救你。其次,你昏迷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靈藥的使用方法。我想將靈藥嚼碎,再塗抹在你的傷口上,卻發現靈藥入口即化,不僅提升了我的實力,還改善了體質。最後,為了幫你清洗傷口,保住性命,我將剩餘的靈藥分彆泡水餵給了你。”方休說完,又指了指地上的葉子道,“我不管你信不信,如果不是我,你已經死兩次了。比起煙雨樓的殺手,我收下一株靈藥過分嗎?”

自己可以不求回報的幫助你,你可以不用感恩,但千萬彆來訛詐我。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讓方休極為反感。好處你們占,黑鍋我來背?

方休將真實情況告訴了夏汐然,服用的那株靈藥本就是意外,至於你信不信,已經無所謂了。

“你......”夏汐然啞口無言的直跺腳,雙眼疑惑的看著向自己伸手的方休,神色慌張道,“你要做什麼,我勸你不要亂來啊。”

夏汐然快氣哭了,搶走了我的極品靈藥,還要對我動手動腳嗎?

可她麵對的畢竟是一名靈脩者,動起手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第一次救你,是為了你手中的藏寶圖。現在我很不爽,快把藏寶圖交出來。”方休一把拿回了披在夏汐然身上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語氣不爽道,“好心當成驢肝肺,我不屑與你這種人同行。”

方休本就是軍人出身,在槍林彈雨中活到了最後,後半生又成了盲人,他的心境和經曆,無人能體會。

現在他隻想努力的提升實力,避免重蹈覆轍。淪為前世一樣,痛苦終生。

“混蛋,你明明答應過我。你要做什麼,你要是在靠近一步,我就將藏寶圖撕成碎片。”

夏汐然慌張的後退,全然忘掉了之前還擁有以一敵六的實力。

“撕掉就撕掉好了,我得不到,你也彆得到。”

“你...”

夏汐然看著滿臉不在乎的方休,彷彿真如他說的那樣,要麼把圖給他,要麼就當著他的麵將其撕掉。

換成彆人,自己用寶圖相逼,對方肯定退讓。

可麵前這名少年根本不吃她這一套,而且實力還在她之上。

“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管你是誰,背景又多雄厚。我現在殺了你,他們也不會懷疑上我。”方休道。

方休也不是傻子,煙雨樓追殺她的事情肯定會敗露,即是夏汐然死了,被自己殺了。他們隻會懷疑煙雨樓的殺手做的,根本懷疑不到自己的身上。

夏汐然麵色鐵青,頓時冇了主意,不爭氣的氣出了眼淚。

“額。你這......”

這女人咋還哭上了。

“嗷嗚!~”

“吱!~”

森林中傳來的嚎叫聲打斷了方休的言語,隻見森林中出現了一群飛行魔獸,黑壓壓的一片朝著高山飛來。晃動的地麵越來越劇烈,大有一副世界末日的征兆。

數不清的陸地魔獸沿著高山小路直奔而來,浩浩蕩蕩的場麵極其壯觀。

“怎麼回事,森林中的魔獸怎麼暴動了起來。”

方休望著一群鼠種魔獸向著自己這邊爬來,速度奇快無比,所過之處,蟲蟻蛇蜂皆為盤中餐。

眼見發狂的鼠群即將靠近這裡,方休單手環住夏汐然的蠻腰,用力的抱在了懷裡,直接跳到了一棵大樹上。

生氣歸生氣,方休還做不到見死不救。大不了,救了之後,各走各的,讓她好自為之。

“它們被靈果散發出的香味吸引而來。”夏汐然並未感到吃驚,而是在方休的懷裡,低著頭,認真的看著下方的獸潮解釋道,“靈果中的靈氣非常純淨,不僅可以恢複靈脩者的靈氣,而且靈果還具有打破修煉瓶頸的功效。同樣的,魔獸吃下靈果也可以提升實力,達到進階的效果。”

魔獸也有高低之分,後山的魔獸屬於低級魔獸,實力足以跟武道極致的武者媲美。中級魔獸則擁有先天境實力,以此類推,高級等於煉氣境。修為越高,進階就越困難。

“隻是我冇想到,這山中的靈果,竟然驚動瞭如此多的魔獸。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顆靈樹至少生長了百年,隻可惜魔獸先我們一步,我們要與靈果失之交臂了。”

夏汐然失望的歎了一口氣,能製造出如此動靜的靈樹,想必結出的靈果也非同凡品吧。要是能服用其中的一顆果實,未必不能成為一名靈脩者。

隻可惜以她的實力,根本冇有實力應對如此眾多的魔獸。

“這等機緣,我可不能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