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一隻七彩鳥落在一棵大樹上,斜著腦袋盯著前方的一男一女,確認好目標後,放聲鳴叫起來。

夏汐然聞聲望去,看到對方竟然是煙雨樓殺手鐵虎後,麵如蒼白的後退一步,聲音略有些絕望道:“冇想到,為了殺死我,煙雨樓竟然會將你派來。還真是出乎意料啊。”

鐵虎雙手轉著雙刀,笑著威脅道:“交出藏寶圖,我留你個全屍。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在殺手界中,誰不知道煙雨樓鐵虎的威名,無論對方意誌多麼堅強,在他的手段麵前,不超過半天就可完全瓦解對方的意誌。

這也是夏汐然為何看到鐵虎時,內心會生出一股無力感。

落到他的手裡,真的會生不如死。

方休目視著麵前的大漢,來到夏汐然麵前神情嚴肅道:“走。”

通過短暫的打量,方休就知道麵前這個殺手肯定不好對付,為此,就隻能逃了。

“逃?我看你們往哪裡逃,給我追!”鐵虎內心揚起一股激動感,將右手快速旋轉的刀,朝著方休的後背丟去。

旋轉的刀,彷彿被賦予了神秘力量一般,如破竹般,迅速朝著方休的後背劈去。

刀還未到,方休就感到後背傳來莫名的涼意,轉身拿起匕首進行格擋。

“嘭!”

轉刀碰到匕首後,向周圍拋灑出無數道火花,強大的推力逼得方休後退數步,才穩得身軀。不僅如此,那轉刀剛剛被格擋下,另一把轉刀再次劈來。

方休如臨大敵一般,原地起跳,一個後空翻拉開了距離,來不及解釋,熟練的抱起夏汐然,朝著魔獸群跑去。

鐵虎撿起入土三尺的雙刀,麵帶激動道:“這就對了嘛,你越反抗,我就越有種活剝你的衝動。給我追!我要活剝了那小子。”

其餘五名蒙麪人對視一眼,對於鐵虎的惡趣向,並不感冒,急忙衝進了魔獸群。

方休加速向著魔獸中央奔去,或許是大部分中級魔獸被其他靈脩者牽製,導致這邊的中高級魔獸少了許多。

“你怎麼會惹上煙雨樓這個大麻煩。”方休皺著眉道。

剛纔那揮舞雙刀的殺手,實力肯定邁進了先天境中期,不然以他的實力,還不至於接不下那把旋轉的刀。

看來,這次後山之行,算是給自己惹下了大麻煩。

“這就說來話長了......”夏汐然回憶著往事,突然目光失神,語氣傷感道,“這要從我的天賦說起了,聽說過特殊靈根嗎?”

特殊靈根?方休明顯微微一愣,隨後回想起古書的記載。靈根決定著靈脩者能否修煉,駕馭靈氣。五行靈根是基礎,然後就是特殊靈根和偽靈根。至於特殊靈根的記載,古書上並冇有記載。

“看來你反應,應該是知道特殊靈根的事情了。”夏汐然歎了一口氣,又道,“我自幼便覺醒了‘短刃’特殊靈根,你手中的那把匕首正是以我靈根所孕育,然後每月以精血供養。我強大的同時,這柄匕首的品階也在提升。”

夏汐然看著一臉迷茫的方休,繼續解釋道:“像我這種擁有特殊靈根的靈脩者有很多,隻不過他們並冇有暴露身份。因為在資源本就匱乏的修仙界中,誰能得到一柄可升階的靈器,幾乎可以做到同階無敵手。”

“這事恐怕冇你說的那麼簡單吧。他們不是為了你手裡的藏寶圖嗎?這跟你特殊靈根有什麼關係。”方休疑惑的盯著夏汐然,他的直覺告訴自己,夏汐然在欺騙自己。

“額。”夏汐然扶額歎息,瞪了一眼方休道,“你真是個豬腦袋,藏寶圖隻是個幌子嘛!”

“嗬,我信你就有鬼了。”

方休懶得繼續跟夏汐然廢話,她的話漏洞百出,真如她所說的那般,她就不怕自己把匕首搶走?退一萬步來講,如此隱秘的事情,她會輕易的告訴一個陌生人?很明顯,她隻是在轉移話題罷了,至於她口中的特殊靈根,估計是謊話無疑了。

夏汐然看著方休一臉嚴肅的樣子,笑而不語。

方休本就向著魔獸群中央逃竄,遇到的魔獸也越來越多,漸漸的被一隻魔熊盯上。在奔跑的時候,魔熊突然衝出,擋住了方休的路。

“區區中級魔獸而已,給我滾開!”

到處都是魔獸的屍體,從屍體中衝出一隻魔熊,倒是讓方休感到有些意外,可發覺它的品階隻有中級後,揮起匕首殺了上去。

魔熊皮糙肉厚,可碰到方休手中的匕首時,直接被劃開了一道口子。

不得不說,方休都感歎這把匕首是真的好使。一把順手的武器可以大大提升實力和戰鬥效率,方休趁著魔熊哀嚎的瞬間,直接將匕首插進了魔熊的脖頸處。

正當方休以為要結束的時候,才發現麵前的魔熊竟然並冇有死,而是脖頸噴著血,揮起熊掌向方休的腦袋拍來。

“當心!”夏汐然驚呼道。

“媽的,大意了!”

方休原本以為在魔獸的脖頸處刺出一個洞,魔獸就會失血過多,窒息而死。可眼前的魔熊卻出乎意料的反擊了,厚實的熊掌直接拍在了方休的胳膊上。

“嘶!”

方休疼的倒吸了一口氣,幸好成為靈脩者,提升的不僅僅是實力,連骨骼也在靈氣的淬鍊下,變得堅硬無比。

魔熊的這一擊並冇有對方休造成實質的傷害,但疼痛感依然在。

“它死了。”

“這應該就是迴光返照吧。”

方休看著倒在血泊中的魔熊,目光被它嘴裡的東西所吸引,有三顆紅藍黃寶石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夏汐然也注意到了魔熊嘴裡的三顆寶石,語氣有些驚訝道:“這是三顆獸丹,隻有高級魔獸纔會誕生獸丹,看來這魔熊找到了三具高級魔獸的屍體。”

“這獸丹有什麼用?”

古書中並冇有記載有關獸丹的事情,最近古書上記載的資訊越來越少,越是往後翻越,消耗的精神力就越多。再加上,最近在後山遇到的麻煩,方休一直在嚴格把控精神力的消耗。

“獸丹跟靈果相似,都蘊含著濃鬱的靈氣。可以服用煉化成靈氣,也可以鑲嵌在靈器上,增加靈器的品階,提高靈器的威力。”夏汐然解釋完,發現方休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掐腰怒道,“我講的都是真的,獸丹最大的作用就是鑲嵌靈器,提升靈器的品質。”

“那你還說可以服用。”方休反駁道。

“真的可以服用,不信我吃給你看。”

夏汐然氣的伸手去拿,想證明自己並冇有欺騙他,卻被方休一把揣進了兜裡。這揣兜的速度,看的夏汐然有些想笑。

“想吃就自己去找,彆搶我的戰利品。”方休收起獸丹,看著一臉怒氣的夏汐然解釋道,“你都說了,高級魔獸纔會誕生出獸丹。你一個武道極致的武者,貿然吃下獸丹,恐怕會有生命危險。我是為你好,你不用感激我。”

方休倒是信了夏汐然的話,獸丹拿在手心裡,可以充分的感受到其中蘊含的靈氣,隻是他有點接受不了服用獸丹的行為。

這可是石頭啊,吃進肚子裡真的好嗎?

“方休!”

“彆喊,他們要追上來了,咱們快走!”

遠處,五名蒙麪人殺掉擋在麵前的低級魔獸後,目光凶狠的向著他們直奔而來,而他們後方的鐵虎則揮刀與一群中階魔虎打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