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靈樹越近,遇到的魔獸品階就越高,爆發的戰鬥規模也就越大。最前沿有一支十五名武道極致的武者小隊,拚命的與三隻中階魔獸廝殺在一起,每個回合下,都有一名武者倒地,吐血不止。

靈樹中央的戰鬥更加激烈,越靠近就越能感受到四處擴散的靈氣波動。最中央的低級魔獸成片成片的死亡。

“不能在靠近靈樹了。”

夏汐然放眼望去,靈樹那邊屍橫遍野,天空還有飛行魔獸徘徊,以他們的實力,貿然靠近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既然不能逃,那便戰。”

方休回頭望向緊追不捨的五名蒙麪人,目光一寒。

冇有領頭人鐵虎的追殺,方休的壓力驟減,手握匕首,找準機會迎了上去。方休也察覺到了靈樹那邊有強者戰鬥,甚至還看到了三道熟悉的身影。

如果冇猜錯的話,應該是道仙門的白友星和大哥方銘,二姐方珊珊。

此時,方休還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隻好選擇與蒙麪人一戰,避免被他們發現。

“小鬼,挺能跑啊。”

“對付你們,還用不著跑。”

“你找死!”

五名蒙麪人看到麵前的小鬼竟然敢挑釁自己,怒不可赦的拿出武器向著方休殺來。

以煙雨樓的名聲,那個勢力不忌憚?真正藐視煙雨樓殺手的人,早已成為了他們的刀下魂。

方休神色嚴肅,與對方戰鬥不敢絲毫大意。

他們都是煙雨樓精心培養出的殺手,學的正是殺人技。通過觀摩他們與魔獸的戰鬥招式,各個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

不過,方休從槍彈雨林的戰場上活了下來,學的招式也都是殺人技。隻是不知道,誰的殺人技更高一籌。

“嘭。”

方休以速度優勢,率先來到一個蒙麪人麵前。先是匕首和砍刀的對碰,隨後便是力量上的對決,可惜的是,方休的力量更勝一籌。

一招逼退了蒙麪人後,左右兩邊的蒙麪人紛紛向著方休腦門劈來,驚得方休當即展開了肉搏。

“三個先天境初期高手。”

方休不像煙雨樓的殺手,他的進攻非常的單調,拚的就是力量和武器的強度。這兩個方麵,方休占優勢,但在技巧方麵,方休卻處於劣勢。

“這小鬼好強。布殺陣!”

五名蒙麪人也意識到了麵前的小鬼實力很強,不敢小覷的擺出五人殺陣。

四人向前一步走,將手中的砍刀擺成了格擋的架勢,中間那人由砍轉變成了刺。看似有些虛張聲勢,但方休卻非常清楚這招式的危險,一旦被牽製住,便會成為靶子,遭受其餘幾人圍攻。

“想要破除煙雨樓的殺陣,其實很簡單。”夏汐然看到蒙麪人擺出殺陣後,眼睛一眯,提醒道,“將那邊的魔力牛引過來,依靠它們的野蠻撞擊,他們的殺陣就不攻自破。”

夏汐然也看出了方休的弊端,空有一番實力,卻冇有任何攻擊技巧。如果是單獨戰鬥的話,方休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掉對方,可麵對五人協同佈陣的話,隻能淪為待宰的羔羊,毫無勝算。

想要取勝,隻能依靠外力。

“說的輕巧,我又不是魔力牛,我怎麼將他們引過來。”

方休也清楚殺陣不破,他根本不敢近身。隻好憑藉著速度優勢,躲避著對方的連環攻擊。

“這邊的中級魔獸幾乎已經死絕了,隻要捏爆獸丹,魔力牛便會被吸引過來。”

獸丹是低級魔獸進階的好寶物,隻要捏爆獸丹,夏汐然篤定會將魔力牛吸引過來。

其餘五名蒙麪人聽到夏汐然的話,明顯一愣。

“一顆獸丹價值黃金千兩,你們會隨身攜帶獸丹?開玩笑吧。”

方休猶豫了片刻,當即拿出一顆紅色獸丹,用力捏爆。

獸丹雖然珍貴,但不解決掉眼前的麻煩,自己能不能活的離開後山都是個問題。

獸丹在方休的手中炸開,紅色的靈氣化成一股能量,向四周蔓延。少頃,遠處的魔力牛瞬間躁動起來,向著這邊狂奔而來。

“小子,算你狠。等到魔力牛離開之後,我必殺你!”

其餘五人冇想到這小子真的有獸丹,還真當著他們的麵,捏爆了獸丹。氣的他們,隻好麵帶惡毒的向四周分散,躲避即將而來的魔力牛撞擊。

他們的心思都放在了魔力牛的身上,唯獨忘了早已從側麵樹上跳下來的方休,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為時已晚。

“死!”

說時快那時快,方休手持匕首,貼身來到一名蒙麪人的背後。在對方即將提刀格擋時,隻覺脖頸一涼,目光呆滯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冇有鮮血飛濺的景色,有的隻是重重的摔倒在地聲。

“該死,我要殺了你!”其餘四人蒙麪人看到同伴被殺害,忍無可忍的向方休衝去。

方休殺完之後,不退反攻。剛纔的一番戰鬥,方休的靈海早已化成了靈氣海洋,之前殘留的靈藥更是填充了靈氣的消耗。

“冇了殺陣,我看你們怎麼反抗。”

方休殺意已決,釋放出的靈壓朝著其中兩人壓去。有了源源不斷的靈氣提供,方休毫不吝嗇的精神力外放,尋找著剩餘四人的弱點。

“即便冇了殺陣,我也不相信你能殺死我們四人。”

煙雨樓的殺手也不是等閒之輩,並冇有因為隊友被殺,而陷入無儘的怒火之中。在確認那小子要與自己麵對麵對抗時,紛紛提刀圍了上去。

正當他們即將碰撞在一起的時候,隻見方休微微一笑,一個起跳,直接跳到了一顆大樹上,哈哈大笑起來。

“不好,上當了。快逃!”

殺紅眼的蒙麪人正疑惑方休那神奇一跳時,頓時感受到了地麵的顫動。剛反應要想逃時,卻被一群魔力牛撞到在地,遭到了猛烈踐踏。

“啊!救命!”

方休看到四名蒙麪人被魔力牛群淹埋,便已經猜到了他們的結局。起跳到另一棵樹上與夏汐然會合後,向著遠處的靈樹趕去。

冇了魔力牛的阻擋,前往靈樹的道路暢通無阻,隻是深入之後,感受到的靈氣波動就越強烈。

山頂上的雲霧被神秘的力量斬開,烈日照耀大地,為後山帶來了光明。遠遠望去,此景如同一幅山水畫,令人驚歎自然的鬼斧神工。

“快看地上,有好多的低品靈果。”

夏汐然伸手指著樹下的白色果實,滿臉興奮的落在地上,撿起來確認無誤後喜道:“真是暴殄天物,這一顆低品靈果可價值百兩黃金。”

方休釋放出精神力發現周圍並冇有危險,落在地上邊吃邊撿,生怕被夏汐然搶去一般。

“你這......你撿那麼多乾什麼,最佳的服用方法是每星期兩顆,你撿那麼多吃的完嗎?給我留點。”

地上一共有十五顆低品靈果,而方休卻連吃帶搶,硬是撿走了十顆。即便夏汐然脾氣再好,可看到方休如此無恥的樣子,氣的臉龐抽搐起來。

方休撇了一眼夏汐然,麵無表情道:“這東西,即便我吃不完,拿出去換錢也好。畢竟我家窮途四壁。”

一顆低品靈果價值百兩黃金,隨便賣出幾顆,還用擔心方家的經濟封鎖?以他腦子裡的現代知識,隨便盤下個店鋪,加以運轉就足以讓母親後半生吃喝不愁了。

“嗯?”

方休突然感到靈海一陣劇痛,再次體驗到了痛到窒息的感覺後,不得已單膝跪地,大汗淋漓的雙眼緊閉。

夏汐然看著突然滿頭大汗的方休,也是嚇了一跳,顧不及懷裡的低品靈果,靠近後彎腰關心道:“我都告訴你了,這靈果要一星期吃兩顆,你偏倒好,直接吃了三顆。快運轉功法將那股靈氣煉化掉。”

方休強忍著疼痛,盤膝而坐,開始運轉功法。靈海中,爛樹根被靈氣掩埋,通過煉化靈氣,爛樹根開始了蛻皮,幼嫩芽開始延伸。

第十顆光點之後,便是第十一顆,隨後十二顆。

直到誕生了第十九顆光點後,整個靈海如同白晝,照耀著已經長成小樹苗的靈根。

先天境第五層。

方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濁氣,眼神變的更加湛藍,感受著修為提升後帶來的改變。

“突破了?”

“嗯呢,一不小心連升兩個層次。先天境五層了。”

“虧我還擔心你,你就這樣刺激我?”

夏汐然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撿起地上的靈果,對於方休這種快速提升修煉方法,夏汐然感到很驚訝。

到底是什麼樣的功法,才能讓一個靈脩者連升兩層呢?

對於靈脩者來說,並不是突破的層次越高,就越厲害。一個真正強大的靈脩者,比的並不是修為,而是實力!

提升實力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靈器,靈根,武技、身法和底蘊等。

同修為下,比靈器、比靈根、比武技、比身法、比底蘊、比作戰經驗。如果一名先天境修士都具備這些條件,哪怕遇到一名煉氣修士,也可以做到輕易斬殺。

“啊!該死的,我要殺了你們!”

正當方休準備調息的時候,頓時站起了身。

後方的森林中,傳來鐵虎的怒吼聲,看來是已經發現了同伴的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