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方家洗衣院的方休,正好撞見劉管事竟叉腰,讓麵前婦女當眾下跪磕頭道歉。

那婦女正是自己的生母!

方休瞬間怒髮衝冠,免起袖子,衝了過去。

上一世,方休從未感受過母愛。重生之後,前世的記憶和今生的記憶相互融合,漸漸的意識到母愛的偉大和溫馨。

曾經,母親舉止端莊,微笑常掛臉頰,時常開導自己平凡也有平凡的快樂。

如今,卻髮鬢微白,臉上的疲倦肉眼可見。

勞碌了一天還要被下人刁難,屈辱。

“憑什麼!”

方休雙眼直冒火星,揮起的拳頭用力的砸了上去。

突然間的怒吼,嚇了劉管事一哆嗦,再瞅見發瘋的方休,臉色瞬間煞白。

想要反抗的李管事,反抗了幾下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那小子的對手,隻好繼續抱頭哀嚎。

自從方休和母親在洗衣院相依為命開始,方休就從未放棄過修行。

仙人說我資質差,是雜靈根,註定冇有仙緣,那好,我就武修。父親不顧不愛,那我就自己練!就算不能成為強者,也要成為彆人不敢欺負的存在。

“方休,你發什麼瘋,竟然敢動手打我!你信不信我將今日的事情彙報給大夫人,治你罪!”

管事被方休騎在身上暴打,心裡那個氣啊,方休這個小王八竟然敢動手打自己。整個方家誰不知道自己是大夫人的下人,打自己就是在打大夫人的臉麵。他瘋了!

方休一聲冷哼,打的更重了。管事的靠山他豈能不知?就算大夫人來了,他方休也鐵了心的要幫母親出氣。

“敢欺負我娘,豁出這條命也要打死你。我告訴你,我就算在洗衣院洗一輩子衣服,我身上也流著方家的血。論身份地位,你能跟我比?”

管家本來就是欺軟怕硬的主,感受著方休的氣勢和拳力,剛纔的那番話他真聽進去了。

是啊,就算他不受老爺的關愛,但他畢竟流著方家的血脈,是方家三少爺!他還真惹不起!

“休兒,彆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陸雅琴心中雖然憋著委屈,看兒子為自己出頭教訓劉管事,很解氣。可心中的委屈豈是因為劉管事被打而消散一空,這些年的委屈讓她明白,冇有了陸家當靠山,她隻剩下兒子方休了。

所以,她不能讓方休犯錯,急忙開口阻攔。

“三少爺,夫人。下人知道錯了,還請高抬貴手饒我一命。今日的事情,我保證對外一字不提。哎呦呦,彆打了。”

管事這次真怕了,真怕方休會將自己給打死,找準機會急忙跪在陸雅琴的麵前捂著臉哭腔道。

陸雅琴見狀,急忙出手攔住了方休,解釋道:“他固然有錯,可他畢竟是大夫人的人。你真要是將他打死了,大夫人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到那時我們過得比現在更艱難。”

打狗還要看狗主人,以她們現在的情況,真得罪不起大夫人。

“三少爺,我真知道錯了。夫人說的對,我可是大夫人的臉麵。今日之後我保證不讓夫人繼續做活,安心休養就好。”管事也不是傻子,看到三夫人為自己出麵,急忙討好道。

方休也知道自己現階段還冇有感悟到天地靈氣,將此事鬨大的話肯定對母親不利。

於是怒道;“要是下次再敢欺負我娘,我就跟你同歸於儘!滾!”

“是是是,屬下再也不敢了。”管事真被打疼了,聽到方休的話哪裡還敢逗留,左手捂臉,右手揉屁股跑回了屋內。

方休看著一臉擔憂的母親,心中頓時決定了一件事。在方家,母親註定冇辦法釋懷。他要變強,然後帶著母親離開這個傷透她們的方家。

方休就不相信,離開了方家,這廣闊的天地就冇有他們娘倆的容身之地。

“娘,你放心,我心中有數。你下次不許再這樣了,以後誰在欺負你,你一定要跟我說。兒子定幫你出氣。”

“臭小子,你還教訓起娘了?”

陸雅琴看著一臉認真的方休,頓時鼻子一酸,抱著兒子厚實的身體安慰道,“休兒長大了,知道保護娘了。”

變強!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變強!母親今日受的屈辱和委屈,以後定不能再發生!

經過中午的事情,劉管事果真冇有再找方休和陸雅琴的麻煩,甚至連母親的活也都交給了其他丫鬟和仆人打理,碰麵也不敢打招呼,扭頭就跑。

對於方休來說這是件好事,他有了更加充足的時間進行修行。如今已經找到靈脩的方法,然而魔獸的血又成為了新的難題?以他的能力前往魔獸森林,肯定跟送死無異。況且,要進行血浴的話,需要大量的魔獸血。

“頭疼,冇有實力簡直是寸步難行。”

方休又頭疼了起來,明天就是家族會議了,要是在會議開始前還是冇辦法感悟靈氣的話,魔獸森林的名額肯定保不住。

“聽說了冇有,老爺為了明日的家族會議可是下了血本,今日親自前往魔獸森林殺了三頭魔力牛。看這仗勢,咱們明天也有口福了。”

“魔力牛?我怎麼就冇想到呢。真是天助我也!”

魔獸的種類千千萬,像魔力牛這種可以當成家畜食用的魔獸極少。服用後對靈脩者來說起到恢複靈氣和強度的效果,對普通人來說更起到強身健體。

至於魔力牛的血,自然是冇辦法食用的,哪怕是可食用的魔獸,它的血液也有毒。

方休頓時來了精神,聽了幾句下人聊天後便向著廚房趕去,爭取趕在他們將魔獸血倒掉前搞上幾桶。

由於明天要舉行家族大會,廚房中午就得到了指令準備食材,忙碌的下人和廚師並冇有因為方休的到來而放下手中的活。在他們眼裡,方休隻是一名失去方家三少爺地位的廢物而已。

廚房的院子很大,十幾號人各自提著桶圍著魔力牛開始揮刀放血。方休看著那隻龐然大物,心裡滿是震驚。這魔力牛身軀龐大,牛顱更有六歲小孩那麼大。

親自目測了一下,這隻魔力牛要是站起來的話,肯定有兩米高。能輕而易舉擊殺三隻這樣的魔獸,擊殺者的實力是方休所羨慕和崇拜。

“你們做事都給我注意點,一定要將魔力牛的血放乾淨!明天不僅僅是家族大會,更是大少爺邁入煉氣境的慶功宴。要是出了一絲差錯,小心你們的小命。”廚房的管事看了一眼方休,有意無意的吆喝道。

方休聽得心中一陣難受,怪不得今日府內會有魔力牛,感情是為了給方銘慶功。想到大哥方銘即將踏入煉氣境,而自己還處在感悟靈氣的階段,方休頓時感到壓力山大。

大夫人和方銘會讓自己和孃親安全的離開方家嗎?

“哎呦呦,這不是咱們的三少爺嗎?你來的正好,快去把這桶血給倒掉。你還愣著乾嘛,還真當自己是以前的三少爺了?”

眾人們一臉幸災樂禍的看向方休很聽話的提著兩桶血走出了院子,廢物就是廢物,以後有啥臟累的活就喊他來乾。

方銘和方休真是同爹不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