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丹與靈果口感不同,靈果入口甘甜,果香濃鬱,吃下一顆還想吃第二顆。反倒是獸丹,入口苦澀,牙齒咬在上麵,感覺在嚼夾心軟糖般,Q彈有勁,咬破後,腥味如鼻。

靈果的靈氣還未及時煉化,方休便被獸丹中的狂暴靈力,刺激的大汗淋漓。

如果說,靈果的靈力像一隻溫順的貓咪;那麼獸丹的靈力就像一隻暴躁的雄獅。

方休自知不是鐵虎的對手,如果不拚命的話,等到鐵虎占據上風,到那時,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橫豎都是死,為何不放手一搏?

“你小子真的太瘋狂了!竟然敢直接服用獸丹,你可知獸丹蘊含的狂暴靈氣,哪怕是煉氣修士都不敢完全煉化為己用。瘋子,你小子簡直是找死。”

鐵虎冇想到方休竟然直接生吞獸丹,感受著正處於精神崩潰邊緣的方休,心中產生了忌憚和瘋狂。

好久冇遇到過,這麼瘋狂的對手了。

夏汐然想要靠近方休,冇走幾步卻被方休爆發出的靈氣波動,震得連連後退,眼中滿是震驚。

“為了生存,我甘願淪為彆人嘲諷的對象。為了證明自身價值,我忍辱負重,成為了靈脩者。可歎,這世間弱肉強食,哪怕我拚命修煉,不惹事端。即便這樣,你們依舊想將我置於死地。”

“這該死的生存法則和落後的家族製度,我要統統毀掉,建立屬於新時代的製度。”

方休眼眸散發出湛藍色光芒,狂暴的靈力開始蠶食著他的經脈。靈海之中,小樹苗瘋狂的生長,然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凋零。

反反覆覆,維持著靈海中的光點穩定。

“先天境六層了......”鐵虎被方休的氣勢驚得忘記了大腿正在緩慢出血,吞嚥了一下後,目光呆滯道,“不是說,先天境中期和後期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嗎?你突破成先天境七層怎麼會那麼簡單。這不可能。”

夏汐然擔憂的看著氣息和修為飆升的方休,心中暗歎他做事怎麼如此莽撞。突破的越快,根基就越不穩固,最後造成的影響不可估量。

先天境是煉氣境的固氣階段,講究的感悟靈氣,孕育靈根,鍛造經脈及靈海,達到鞏固根基的作用。

好比蓋樓一般,不打好地基,魯莽的追求速度和高度,最後隻能淪為倒塌的結局。

“今日,既分高下,又分生死!”

方休口中撥出一口濁氣,速度暴增,化身成一道黑影,一拳轟在了鐵虎的胸口處,隨後便是暴雨般的進攻。

修為大漲的方休,再次與鐵虎正麵戰鬥,全然冇有了之前的壓力。當兵時,學的拳擊在靈氣的加持下,竟出現了虛影。

“該死,你怎麼會突破的那麼快。”

鐵虎在麵對方休的攻擊時,隻能防守,無法反擊。可即便如此,鐵虎對於方休的拳道,防不勝防。

他從未遇到過這種詭異的出拳招式,明明是攻擊自己的麵部,可拳頭卻打在了肚子上。

方休越戰越勇,發泄著心中的不滿。曾經,因為戰爭,他舉起了手中的槍,殺掉了入侵的敵人,往日的平靜在戰爭中被打破。

如今,方休剛剛適應了異界的生活,可麵對強大的敵人時,再一次激起了心底中的血性。

“子彈可以打穿反彈衣,那麼我這充滿力量的拳頭,豈能打不穿你的胸膛?”

方休將鐵虎逼退到懸崖邊,眼眸中的藍色光芒異常閃耀,蓄力的同時,瞬息出拳。

“噗嗤!”

精神有些癲狂的方休,一拳將鐵虎的胸膛打穿,體內的磅礴靈氣彷彿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化成一柄無形的氣刃,直接將鐵虎攔腰截斷,炸下了懸崖。

夏汐然望著陷入癲狂的方休,急忙打開另一個錦囊,從中取出了一瓶玉瓶。打開之後,便是一顆金燦燦的藥丸,在夏汐然的手掌上,金光四射。

“快走,我有些控製不住自己了。”

方休雙眼開始模糊起來,冇想到獸丹中蘊含的狂暴靈氣會這麼難以駕馭。

這種感覺如同打了一針腎上腺素,激發了潛能,充滿了力量。隻不過**開始反抗理智的控製,想要將麵前的一切,統統毀滅。

“你快把這顆丹藥服下,然後靜養調息試試。”

夏汐然跑到方休的麵前,感受著他周圍的靈氣威亞,強忍著身體打顫,將手掌中的丹藥喂進了方休的口中。

這已經是她最後的保命藥了,這次被煙雨樓追殺,她以為服用了這些極品靈藥、丹藥會一舉成為靈脩者。隻是冇想到,最後這些天材地寶都用在了這位少年上。

夏汐然看著氣息開始逐漸穩固的方休,頓時鬆了一口氣,扭頭望著空空如也的錦囊,她的心彷彿也空了一般,愣起了神。

靈海之中,一股金色光芒緩緩出現在虛空之中,最後化成了一輪烈日,將靈海一分為二。

烈日的那邊,懸掛著十九顆光點,與其說是光點,倒不如說是十九顆星辰更加準確。

經曆過不計其數的生長和凋零,靈根的莖乾變的更加粗獷,尤其是吸收了金光之後,開始散發出濃鬱的生命力。

方休將煉化的靈氣緩緩輸送到經脈中,感受著經脈在緩慢的強化。精神力的增強,使得方休的耳朵聽得更加遠而清晰。

一刻鐘後,方休可謂是又一次因禍得福,不僅提升了修為,在金光的照耀下,根基也得到了鞏固。

“那東西價值不菲吧。”

方休印象中,夏汐然餵給自己一顆金燦燦的藥丸,他能擺脫危險,全靠了那顆藥丸。

恢複正常的方休,一臉歉意的回道:“這次多虧了你,不然落到那傢夥手中,估計會生不如死。”

如果夏汐然冇有提供援手,他必死無疑。

這份恩情,方休將銘記於心,並打算日後報答她。

方家規定,參與魔獸森林的試煉的靈脩者,必須擁有先天境後期的修為。而他,碰巧的突破了第七層先天境修為,此行的目地算是達到了。

“啊......冇事,如果不是你拚命反抗的話,到最後鐵虎也不會放過我。倒不如說,是你救了自己,也救了我。”

夏汐然回過神,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方休後,才撿起來地上的匕首,開口道。

“走吧,寶藏的入口就建在懸崖峭壁上。”

“我此行的目的已達到,寶藏就留給你吧。”

方休是一個自足的人,從第二層先天境突破到第七層先天境,也經曆了一場生死戰,積累到了戰鬥經驗。這些功勞大部分歸咎於夏汐然,如果不是她,方休可能早就撤離後山了。

不會遇到這般機遇。

所以,方休已經放棄了寶藏,看看回去的路上能否尋幾顆靈藥,留著藥浴用。

“那麼痛快?不後悔?”夏汐然略顯吃驚道。

在她的印象裡,方休簡直就是一名無恥的強盜,什麼東西都跟自己搶。如今,寶藏近在咫尺,他卻要放棄?這倒是重新整理了夏汐然對方休的認知。

“這有什麼後悔的,知足常樂嘛。”方休大方道。

不後悔?我怎麼可能不後悔,我要是能得到全部寶藏,便有了脫離方家的資本。方休後悔歸後悔,但還是理智戰勝了貪念,打算將寶藏留給她。

“你現在跟之前簡直是辯若兩人。”夏汐然說完,撇了一眼無動於衷的方休又道,“難不成接下來的冒險,讓我一個人闖?保護我拿到畫冊後,裡麵的寶藏你隨便取,算是傭金了。”

“嘿!瞧你這話說的,我真對寶藏冇有任何興趣,我隻是想助你拿到圖畫而已。”

夏汐然:“......”

這傢夥的臉皮,倒是絕了!虧我剛纔還為他那一席話改變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