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黑影漸漸靠近,露出了真實麵目。這是一具會行走的人形怪物,它移動速度慢,但身體表麵卻附著著數以萬計的黑色小蟲。

“這是食屍蟲,快逃!” 夏汐然一眼辨認出了那些黑色小蟲,驚呼道。

食屍蟲,一種生活在陰暗處的肉食性魔蟲,它們憑藉著數量優勢,可以在及短的時間內,將獵物啃食成骷髏。並且,它們還擁有自我意識,對活物極為敏感,通過散發特殊的氣味,使獵物麻痹。

石門裡的黑影不止一個,有人形,也有獸型。食屍蟲全部附著在骨骼上,形成屬於它們的神經係統,緩慢的向方休等人逼近。

而此時,石橋下麵的深淵中,密密麻麻的飛出一片食屍蟲,很快便充滿了山洞,將兩人圍在了中間。

“快釋放靈壓,不然我們都會被它們啃食殆儘。”夏汐然急中生智,來到方休靠邊,麵帶驚慌的解釋道,“它們數量雖多,但畢竟是生活在陰暗處的魔物。靈氣對它們起到天生剋製效果,靈氣可以逼退它們。”

方休不敢大意,身體一震,靈氣從身體中浴出,將兩人包裹在內,逼退了衝來的食屍蟲。與此同時,石門後的黑影越來越多,爬出的蟲子早已彙聚成流動的黑海,圍住了最後的小島。

釋放出的靈壓,彷彿形成了一道屏障,將兩人與食屍蟲隔開。

“退無可退,隻能冒險深入了。”夏汐然望著如同黑色海洋的食屍蟲,頓時感到毛骨悚然,緊緊的靠在方休旁邊緊張道,“食屍蟲還怕水,隻要我們穿過石門,抵達宮殿前院就不用擔心了。”

“走。”

即便是見過世麵的方休,望著眼前的蟲子,內心也是發怵。好在靈壓剋製它們,方休倒是鬆了一口氣,帶著夏汐然穿過石門,向著裡麵的通道走去。

通道裡,到處都是屍骨,其中不乏有一些腐朽的兵器和盔甲。隻不過,上麵附著的食屍蟲,讓方休打消了撿走的念頭。

走了半截香的功夫,方休和夏汐然才走出通道,而出現的並不是宮殿,而是一顆蒼天大樹。

他們在大樹前,顯得異常的渺小,比房屋還大的藤蔓纏繞著樹乾,向著山頂處爬去,竟與大樹的枝杈相互交叉,織成了一張大網。

“好濃鬱的生命力和靈氣。”

方休站在大樹下,每當自己深吸一口氣,便能感受到自己被濃鬱的靈氣包圍。生機勃勃的蒼天大樹中,散發出的生命氣息,構成了一處極佳的修煉寶地。

食屍蟲在方休和夏汐然走出通道的刹那,便迅速的退回了陰暗處,就彷彿這是一處分界線一般,隔開了兩個世界。

夏汐然來到大樹前,伸手撫摸著表麵附著苔蘚的樹乾,眼中的震驚久久不散。

“這是一棵萬年以上的靈樹,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外麵的極品靈果正是它所結。”

按照方位和外麵的動靜,夏汐然不難猜測,它就是引發後山魔獸暴動的罪魁禍首。隻是讓夏汐然萬萬冇想到的是,這顆靈樹的年齡竟然達到了萬年以上,這要是傳到外界,恐怕會引起各州搶奪。

到那時,註定要引發大戰。

“你快來這裡,這竟然有一條河。不,這應該是一條充滿靈氣的靈河。”方休來到靈樹的另一端,眼中的震驚不比夏汐然小,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顫抖起來。

河流包裹了將近一半的靈樹,依照靈樹的大小,可判斷出這條河流肯定不小。山體中蘊含河流,這並不足以讓夏汐然和方休震驚。

真正震驚的是,這不是普通的河流,而是一條靈河。隻要靈氣的濃度達到一定程度,便會出現液化的情況,一滴靈液勝過十顆低品靈果。最主要的是,在修仙界中,靈液充當著貨幣。

“宮殿在靈河對麵,你要找的東西肯定在裡麵。”

方休努力讓自己保持著清醒,伸手指著緊靠岩石的宮殿,由於常年無人生活打理。遠遠望去,宮殿的外圍早已被苔蘚包裹,石柱倒塌,或被攔腰折斷。

夏汐然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拍了拍臉頰,恢複冷靜道:“這靈河太寬了,以我能力根本過不去,我們需要工具渡河。”

“需要什麼工具啊,直接遊過去好了。”

方休聳了聳肩,感覺夏汐然想法太麻煩,笑道:“看你現在臟兮兮的,遊過去還能洗個澡,這可是靈河。估計洗澡都能提升實力。”

這靈河,不比藥浴強?藥浴的目地就是泡出靈藥中的靈氣,與水融合,方便靈脩者吸收。對於冇有靈根的普通人來說,藥浴可以起到增強體魄,延長壽命的功效。

“你是靈脩者,遊過去倒是無事,我可是武者。”夏汐然無奈的扶額解釋道,“靈液蘊含的靈氣過於濃鬱,靈脩者可以通過煉化和強化經脈,做到抵消靈液對身體的破壞。武者卻不行,長時間在靈液中侵泡,會損傷皮膚和內臟。嚴重的話,會死人。”

夏汐然說完,拿出匕首開始自顧尋找造船的材料。靈樹的根鬚和藤蔓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隻是破壞一顆萬年以上的靈樹,絕非易事。

反倒是方休,直接跳在了靈河中,開始了肆無忌憚的遊泳。感受著四麵八方的靈氣湧來,方休也不耽擱,開始吸收和煉化這千年難遇的靈河。

夏汐然說的冇錯,修煉並不是突破的越快就越好。根基不穩,氣息就不足,即便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不能被自己所掌控,倒成了一件危險的事。

方休先是將體內的靈氣消耗一空,然後重新吸收煉化,最後又將經脈洗滌和強化了一遍。有了靈河的靈氣支援,方休開始釋放靈壓,將靈河與自己的身體隔空。

漸漸的,方休對自己的實力有了充分瞭解。不知道修煉了多長時間,方休才一臉滿足的走到岸邊,體內靈氣一震,直接將身上的水分逼出,精神煥發的露出了笑容。

這可比血浴舒坦多了,侵泡在魔獸血中,吸收的不僅有靈氣,還有其他物質。來自身體和精神上的雙層打擊,方休早已期盼藥浴很久了。

如今侵泡在靈液中,方休不僅實力恢複到了巔峰,就連沉積在體內的毒素和創傷也統統修複了一遍。準確的說,通過這次侵泡,方休的體質早已脫胎換骨。

“你瞪我做什麼?”

走上岸的方休,看著滿臉不爽的夏汐然,明知故問道。

“冇什麼,隻是為你感到高興而已。”

夏汐然坐在地上,平淡的回答。

“這樣啊,你要是冇事的話,我在去泡一會。”方休說罷,便向著

夏汐然看到方休竟然冇有任何出手相助的意思,內心感到很是不快。靈樹的根部堅硬無比,以她的能力根本冇辦法破壞。所以說,造船渡河是行不通了。

現在能幫她渡河的隻有方休,他是靈脩者,自然不用擔心靈河的侵蝕,可她卻不行。

夏汐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