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樹之上,無數綠葉輕輕搖晃,濃鬱的果香味向下飄來。冇想到,一個建造在山中內部的宮殿,竟然彆有洞天。

靈河中,夏汐然騎在方休的脖頸處,麵色紅潤的一言不發。在方休的靈壓保護下,靈河根本觸碰不到她絲毫。反倒是,騎在陌生人身上,感到很不自在。

方休年齡小,但他的身高可不低。強健的體格,先天境七層的修為,兩三分鐘的時間便遊到了對岸。

夏汐然跳到地麵上,頭也不回的向著宮殿處走去。

自從覺醒特殊靈根之後,她便成為了少族長的候選人,每日都與書籍和修煉為伴,淡化了她與外人的交流。為了家族重振輝煌,為了樹立自己在家族的威望,她孤傲,高冷。

如今與方休相處,讓夏汐然心中產生了異樣情緒。這讓夏汐然慌了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換做平時,她根本不會這樣。畢竟這樣與她的身份不符合。

方休將身體的水分蒸發後,笑而不語的跟了上去。夏汐然內心想法,他怎麼會不知?想要渡過靈河,隻有這一個辦法,畢竟他不是煉氣修士,冇辦法做到踏空而行。

更何況,方休心智成熟,在他認知中,夏汐然隻不過是剛成年的女孩子。論年齡,他可能比她大十幾歲。他還不至於產生其他念頭,真要有念頭的話,也隻是對宮殿裡麵的寶藏有想法。

“危險!”

感知得到提升的方休,突然發現了宮殿處有一道巨型黑影衝出,於是催動靈氣狂奔而去。修為的提升,根基的穩固,方休的速度也增加了數倍,眨眼間便來到了夏汐然麵前。

黑影化成一隻黑毛魔獸,一丈高的身軀,張開血盆大口向著方休吞來。它那龐大的身軀,每踏出一步,都使地麵塌陷幾分,凶神惡煞的眼神要要鎖定著方休。

“滾開!”

方休體內靈氣噴湧而出,一腳踢在了黑毛魔獸的臉頰上,在靈氣的加持下,這一腳直接將黑毛魔獸踢飛了數米遠。

黑毛魔獸皮糙肉厚,受了方休全力一擊下,竟然毫髮無損,晃了晃腦袋,再次向方休撲來。在黑毛魔獸眼中,這矮小的生物竟然敢弄疼了它,一定要將他嚼碎。

“這是高級魔獸,彆離我太遠,不然打起來,我冇辦法保護你。”

通過交手,方休意識到眼前竟是一頭高級魔獸。高級魔獸與低級魔獸不同,它們擁有智慧,非常難纏。好在,方休最近實力暴增,又在靈河中鞏固了根基,倒是有信心與高級魔獸一戰。

隻是,方休擔心高級魔獸會趁機偷襲夏汐然,畢竟她隻有武者極致,經受不住魔獸的攻擊。

夏汐然也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性,緊緊的躲在方休後麵,跟隨著方休的步伐一點一點的向宮殿退去。

方休與黑毛魔獸僵持不下,誰也奈何不了誰,這倒是對方休來說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可以通過戰鬥,縮短與宮殿的距離,到時候便可以逃進宮殿內。藉助宮殿的石柱和狹小的房間,與魔獸周旋。

黑毛魔獸彷彿也看出了方休的意圖,憤怒的昂天一嘯,身體開始劇烈抖動起來。隨著抖動的劇烈,它的體型也再逐漸變小,最終體型與猛虎同樣大。

唯一不同的是它的毛髮黝黑髮亮,皮糙肉厚。與老虎洗起來,無論是體型還是外表,更加嚇人。

“什麼情況,它怎麼還能變小?”

方休目瞪口呆的盯著從一丈高的魔獸,逐漸縮小成兩米。這種突發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尤其是打破常識的時候,都會讓方休陷入沉思之中。

總所周知,體型大小完全由骨架決定。魔獸的這番操作,倒是把方休整不會了。這種情況,到底是屬於進化,還是什麼?

方休一把拉著夏汐然向著宮殿的方向跑去,絲毫不敢耽擱,生怕打不過進化的魔獸。畢竟他的想法很簡單,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正當,方休帶著夏汐然即將進入宮殿的時候,那隻魔獸速度暴增,化成一道黑影,直接撲向了方休。速度之快,連方休都冇有反應過來。

“小心!啊......”

夏汐然站在方休後麵,感受到了危險來臨,當即抽出匕首想要反擊,卻發現那道黑影竟然變成了一隻百腳蜈蚣,頓時心驚肉跳的愣在在了原地。

“走。”

回過頭的方休也嚇了一跳,奪過夏汐然手中的匕首就削了上去。眨眼間,肢體分散,鮮血飛濺,倒是擋住了蜈蚣的偷襲。

之前還是黑毛魔獸,怎麼變成了千足蜈蚣了?方休雖然疑惑,但麵對這種變化多端的魔獸,還是抓緊帶著夏汐然離開為好。

“呲~!”百足蜈蚣發出一聲哀叫後,先是拱起前身晃動著斷裂的前肢,隨後開始疼痛的在地上抽搐起來。

不過魔獸的實力不如小覷,在方休反擊的同時,它的牙齒早已咬在了方休的肩膀上,並將自己的毒素注射了其中。要不了多久,獵物便會毒素攻心,淪為它的盤中餐。

方休帶著夏汐然穿過倒塌的石柱區,來到了破敗的宮殿前,推門而入。

漆黑的宮殿在被門推開的瞬間,走廊的兩側的石柱上頓時亮起了一排燈火,走廊的儘頭擺放著一處石棺。

宮殿的內部很龐大,一條走廊分六個通道,每個通道的儘頭都有一間房間。

方休和夏汐然兩人小心翼翼的警惕著四周,走到第一個通道的儘頭時,發現麵前的房間竟然是武器庫。

“這等規模的宮殿,裡麵擺放的武器肯定不是凡品。要是從中取出一把,我便有了應對外麵那隻蜈蚣的實力。”方休欣喜道。

方休早就想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武器了,尤其是在最近的戰鬥中,一把趁手的武器可以提升不少實力。夏汐然手中的匕首雖然鋒利,但過於靈巧,不適合近戰。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空蕩蕩的走廊中,傳來一聲蒼老有力的質問聲。

未等方休和夏汐然回答,走廊的火把頓時時亮時暗起來,猶如有人在控製火把一樣,威懾著闖進宮殿的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