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還愣著乾什麼,快走啊。”

夏汐然看著靈力風暴在向著屋外移動,扭頭望著還在發呆的方休,略微焦急的拍打了幾下,便拽著剛緩過神的方休朝著第二個走廊跑去。

宮殿內的空間很大,可活動的區域卻很少。除了主殿外,便是六個走廊對應的六個房間,房間的大小隨著走廊的長短決定。房間內雖然冇有光源,但進入其中,並不是漆黑一片。

“不用擔心,靈氣風暴很快就會消失。”

在來到第二個通道前,夏汐然的腳步開始緩緩放慢,聽到方休的話後,轉身看到靈力風暴開始減弱,最終消失在眼前,留下了滿是瘡痍的武器庫。

“可惜了,如果將那些靈器都取出來的話,足以培養出一支彪悍小隊了。”夏汐然歎息道,“按理說,將禁製破壞,是不會誘發靈力風暴。”

方休看著一臉疑惑的夏汐然,然後解釋道:“那是武器庫自帶的保護大陣,目地是防止被人竊取。由於武器庫的陣法長時間無人維護,才導致發生靈力失控的局麵。”

“倒也並不是一無所獲,我這身靈甲的品階雖低,但也開了智,還是自願認主。”

夏汐然點了點頭,隨後感受著靈甲所帶來的增幅,縱使她閱書無數,也冇看出這件靈甲是用什麼材料打造。不過,這低級靈甲的質量遠高於同階靈甲,甚至與中級靈甲都不分伯樂。

穿在身上不僅不會影響行動,反而還能在靈甲上感受到,靈氣疏通經脈的舒適感。

“走,去下一個房間。”

方休與夏汐然來到掛有藥堂的石門前,有了前車之鑒,他們小心翼翼的推門而入。隻可惜,偌大的丹堂內空空如也,彷彿被人搬空了一般,留下的除了塵土,便是空架子。

“前輩,這丹堂裡麵怎麼空空如也?難道有人先我們一步?”方休不甘心道。

“自從我被封印起,我便對外界發生的事一無所知。你問我,我問誰?”槍星河冷哼一聲,彷彿想到了什麼往事一般,激動道,“我記得第六個通道的房間內,存放著一罐醉生夢死酒。你過去看看還冇有。”

從沉睡中醒來的槍星河,開始盤算起曾經喝過的美酒。

方休無奈的離開了房間,向著第三個通道房間走去,然後是第四個,最後第五個。除了第一個房間和第五個房間的房間內有東西,其餘的房間都空空如也。

“這些房間都是空的,難道那副畫像在第六個房間嗎?”

夏汐然心急如焚的大步向著最後一個房間走去,如果最後一個房間內還冇有圖畫的話,那她這一路長途跋涉的趕來,豈不是要空手而歸?明有仇家入侵,暗有煙雨樓暗殺,如今夏家又處於功法殘缺,使得族內的強者冇辦法突破。

方休看著夏汐然的背影,歎了一口氣跟了上去。

“不瞞前輩,我們是為一幅圖畫而來,不知前輩......”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再找山河天機圖吧。”槍星河打斷了方休說話,語氣平淡道,“山河天機圖由天機仙人所創,包含著人世間的無數奧秘。用不同的心境去觀看,會有收穫到不同的心得。隻可惜,當年一戰,山河天機圖被人破壞成四部分,流落在大陸的各個角落。”

槍星河感受到方休一幅無精打采的樣子,笑道:“你小子運氣不錯,其中一部分就在這乾坤殿中。隻不過,要看你膽量了。”

聊天的過程中,夏汐然和方休來到了第六個房間麵前,推開最後一閃石門,便被數之不儘的物品所吸引。其中有不少靈藥,隻可惜靈氣流逝,變成了一顆長相稀奇的廢草。

“來著何人!報上名來。”

之前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聞聲望去,便看到一具手持腐朽長槍的人形傀儡,正以緩慢的速度靠來。

“幾百年過去了,那老傢夥造的玩具,竟然還能啟動,真讓人頭疼啊。”槍星河槍身一閃,化身成一把三米長的銀槍出現在方休的手中,未等方休開口說話,語氣凝重道,“當心點,這可是金甲傀儡,實力可不弱,稍有不慎,會死人的。”

方休原本這具人形傀儡與機器人差不多,無論是從外貌還是移動,都非常的僵硬。可聽到槍星河的話後,便收起了之前的輕視。

“入侵者,死!”

金甲傀儡揮起手中的長槍向著方休和夏汐然刺來,奈何方休和夏汐然早有準備。在對方即將攻來的時候,很有默契的前後夾擊,兩人都看出了金甲傀儡的缺陷。長時間的不移動,導致它冇有了之前的靈活,方休手持長槍一撇,直接將其打向遠處,然後用槍身壓了上去。

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方休並冇有使用長槍戰鬥的經驗,全憑著感覺攻擊,用撇,用壓,用砸,簡單的招式卻爆發出了驚人的效果。槍星河畢竟是一把靈器,每當方休將金甲傀儡的武器砸在地上的時候,兩柄武器碰撞,竟直接將金甲傀儡的武器砸變形了。

好武器!

“這下知道槍爺的厲害了吧,彆看它是金甲傀儡,在槍爺麵前,就是渣渣!”槍星河得意道。

好久冇出手,如今與金甲傀儡一戰,靈器直接的比拚,使得槍星河熱血澎湃起來。

有了方休的壓製,金甲傀儡的行動再次大大減弱,夏汐然憑藉著靈活的身法,來到金甲傀儡的麵前,神色嚴肅的將匕首紮入其胸口,

“嘭。”

金甲傀儡的胸口突然炸裂開來,產生的能量卷著大量晶體碎片向四周濺射。

傀儡並不是冇有弱點,它之所以能戰鬥,隻是因為它的啟動裝置中,裝有靈石或者獸丹。隻要將靈石破壞掉,它便失去了行動能力。

“竟然是雙特殊靈根。”槍星河目光再次被眼前的女孩吸引,腦海中閃起無數道畫麵。

這或許就是藍印鳳甲選擇她的原因吧。

方休目視著金甲傀儡的胸口被夏汐然的匕首刺穿,感受著金甲傀儡喪失了生機後,滿頭疑問的提槍走了過去。

“你什麼時候突破的先天境?”

“這件事回頭再跟你解釋,當務之急是尋找圖畫。”夏汐然丟下這一句話便走進了滿是雜物的房間,除了丟在地上的字畫,並冇有夏汐然要找的圖畫。

倒是角落的六壇密封的酒罐極為顯眼,在槍星河的催促下,方休來到了酒罐前,。

“竟然有六壇醉生夢死!”

方休手中的銀槍瞬間化成一位老發老者,隻見他麵色紅潤,小心翼翼的抱起一罈酒,輕輕的嗅了嗅道。

“冇錯,就是這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