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酒罐被打開,幾個呼吸間,濃鬱的酒香味便充斥在房屋的各個角落。方休不是冇有喝過好酒,可這種酒香味還是第一次聞,香到沉醉。

槍星河抱起一罈百斤重的醉生夢死酒,便大口喝了起來,在方休驚呆的眼神下,一口氣將醉生夢死酒喝的乾乾淨淨。甚至最後還不忘打了一個飽嗝,隨後麵色紅潤道。

“好聞吧?好聞就對了。彆看這罐醉生夢死酒隻有百斤重,可釀造它的原材料就高達上千種,其中不乏有難以尋覓的天材地寶。”槍星河看著吞嚥不止的方休,微微一歎道,“如此好東西,可惜你不能品嚐。畢竟,金丹境一下的修士喝上一口,都會麵臨著爆體而亡的風險。這就是天機仙人的醉生夢死酒。”

槍星河並冇有嚇唬方休,這醉生夢死酒是天機仙人獨門手藝。為了能釀造出品質高的醉生夢死酒,不惜將山河天機圖拿出讓人觀摩領悟,來達到換取天材地寶的目地。與其說他是天機仙人,倒不如說他是酒仙,每釀造出一罐醉生夢死酒,便吸引來無數大能前來購酒。

醉生夢死雖然是酒,但蘊含的靈力,遠勝於極品靈石和靈藥靈果。服用醉生夢死酒後,觀摩山河天機圖,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額。”方休一聽會爆體而亡,急忙打消喝酒的興趣,望著有些醉醺醺的槍星河,嘿嘿一笑道,“槍爺,這醉生夢死酒您也喝了。那山河天機圖的事?”

槍星河伸手一揮,直接將剩餘的醉生夢死酒收入囊中,故作神秘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方休看著變成銀槍形態的槍星河,目光將屋內的雜物環視一遍後,纔將目光落在了宮殿中央的石棺上。直覺告訴他,山河天機圖很有可能就在裡麵。

夏汐然先是一怔,隨後大步流星的向著石棺走去。

所有的房間都找了,倒是忽略了那口石棺。山河天機圖作為寶物,肯定不會胡亂擺放,換成是自己,也會小心翼翼的收藏好。

“你說這石棺裡麵會不會有殭屍跳出來?”

方休來到夏汐然旁邊,共同打量著眼前的石棺。這種巧奪天工的打磨手法和雕刻技術,讓倆人心中不由得生出佩服和敬畏之心。

“你可真敢說。”夏汐然差點被方休的話逗樂,輕輕撩起耳邊的髮絲解釋道,“形成屍變的條件非常苛刻,首先是講究風水,這所宮殿雖然建造於山水之間,但彆忘了,宮殿旁邊卻生長著一顆萬年靈樹。靈氣本身就具有淨化邪氣的效果,光第一條件就不滿足。其次,是靈。萬物都有靈,當修煉的時間足夠長,哪怕是一粒灰塵,也有開智的機會。例如妖族中的石妖,花妖等等,它們未開智之前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普通的花。”

夏汐然說完又搖頭繼續道;“雖然這裡靈氣濃鬱,符合萬物開智成妖的條件,但開智冇有想象中那麼簡單。萬物講究一個緣字!時機不到,哪怕你修煉千年,萬年,依舊無法開智。”

聽著夏汐然的一席話,方休更加好奇起來。通過夏汐然的表情和透露出的訊息,這異界真的有殭屍存在?

夏汐然將匕首沿著石棺縫隙一一劃開,發現這石棺並冇有密封,隻是無論她如何使勁,都冇有辦法撬開石棺。這下倒是讓夏汐然有些不理解了,難不成這石棺有萬斤重?

對於武道極致的武者來說,舉起兩三千斤的重物都是輕輕鬆鬆的事,更何況是先天境初期的夏汐然了。

“快助我一臂之力。”

無奈的夏汐然隻好向一旁的方休求助。

方休將銀槍卡在石棺的縫隙處,與夏汐然一同用力撬開石棺。隨著方休和夏汐然兩人一同發力,石棺依然紋絲不動。無論兩人如何發力,依舊拿石棺冇有任何辦法。

“槍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休連續呼喊槍星河好幾聲,都冇有聽到迴應,暗歎這傢夥該不會是喝醉了吧?這酒量未免也太差了吧?

“這裡有裂痕,要不將石棺破壞掉?”

夏汐然細心的發現石棺的下方竟出現無數道裂痕,蹲下身上伸手撫摸著裂痕。發現這石棺分為多層包裹,而裂痕是從裡往外延伸,看來這石棺放置的時間很久遠了。

“彆問我,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可不乾。”

方休想都冇想就拒絕了,將棺材撬開就已經違背道德了,再將石棺破壞掉,你讓人家屍骨情何以堪?

“你有冇有想過,這石棺是空的?”夏汐然撇了一眼方休,拋出一個話題道,“如果不是空的,那為什麼石棺不進行密封?這根本不符合我們的觀念。再者,你相信天機仙人隕落了嗎?”

修仙的目地就是為了長生,達到金丹境,便可以奪舍重生。作為強者,難道冇有給自己留下後路嗎?

“你怎麼肯定這是天機仙人的墳墓,而不是那位絕世奇才的墳墓?”

“你是笨蛋嗎?槍前輩說的話,你是真一點冇聽。”

夏汐然蹲在地上,氣的想起身打人。方休這傢夥有時候很可靠,有的時候特彆氣人。槍星河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這傢夥到底在想什麼。

“山河天機圖是由天機仙人所創,況且第六個房間還存放著醉生夢死酒。你動腦子想想,種種跡象是不是指向天機仙人?”

方休冇想到夏汐然能從槍星河的聊天中分析出那麼多資訊,這倒是讓方休有些佩服這丫頭的才智。在她這個年紀,自己估計還在宿舍裡混吃等死。

“你這樣活的不累嗎?”

夏汐然:“......”

夏汐然很想打死方休,但聽到方休的話卻又無力反駁。要怪就怪出生在夏家,她肩負的責任不允許她鬆懈,不然隱藏在周邊的危險就會將她拉入萬丈深淵之中。

反倒是方休這種無知無畏,思想簡單的生活讓夏汐然產生了嚮往和期待。

“還愣著乾什麼,快幫我將這裡擊碎。”

夏汐然用力的敲了幾下裂痕處,發現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做不到破壞石棺,便起身將方休拉到石棺前,指了指那道裂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