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上千斤重的魔力牛放出的鮮血竟足足百斤重,方休拚命的提了十五桶纔將院內的獸血搬完。由於處理魔力牛的步驟過於複雜,今晚便處理一隻。不過這對於方休來說,這百斤獸血足夠他沐浴五六次了。

至於旁人的冷譏熱嘲,方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如果他們觸碰到了自己的底線,方休肯定會千倍百倍的討還回來。

眼下有了魔獸血,最大的麻煩的階段已解決,接下來就是最後的血浴階段了。雖然方休早已有了心裡準備,可一想到自己要侵泡在血池,內心還是有些發毛。

方家後山上,原本湧來沐浴的木桶被方休倒滿了獸血,粘稠的鮮紅色血浴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在攪拌的同時,還有一些未處理乾淨的毛髮和細微骨骼。

這再次讓方休的心理防線遭受到了衝擊。

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方休知道不能在拖了,這是他遲早要邁出的一步。於是解開衣服,深吸一口氣跳了進去。

粘稠的鮮血伴隨著血腥味緊貼在方休的身體,按照古書記載,用魔獸血進行血浴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魔獸血本身就自帶著魔氣和毒氣,它會一點一點的灼燒皮膚,這種感覺就如同墜入蟻穴,遭受蟲蟻啃食。

“姥爺留給自己的這本古書該不會是個坑吧。”

“接下來便是默唸口訣了。”

靈脩跟武修不一樣,武修注重的是身體強度和兵器的招式,這些隻需要長時間訓練便可。靈脩則需要感受天地靈氣,並將其吸納入靈海中進行磨合和駕馭。

靈氣就好比一道氣,將這道氣從無形變成有形。一名強大的靈脩者光憑藉著威亞就足以壓迫一名武者動彈不得,甚至還可以禦劍飛行,遨遊九州。

方休對古書上的描述極為著魔,怪不得人人都想成為靈脩著。

口訣並不複雜,隻有短短六句話,卻需要身體和口訣相互配合。

方休強忍著魔獸血對自己身體的灼燒感,心中默唸口訣,一遍不行就兩遍,直到第六遍的時候,木桶中的獸血開始沸騰起來。如果方休睜開眼睛的話,一定會發現原本粘稠的獸血竟然變的跟水一樣流順。

“啊!”

下一秒方休頓時發出一聲哀嚎聲,身體上的灼燒感更加嚴重了。

這種痛感遠勝於被仆人打的遍體鱗傷,渾身是血。

眉心處彷彿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在拚命的穿透自己。疼的方休麵部扭曲起來,雙手緊扣木桶邊緣,想藉此轉移注意力。

口訣化成的符文吸收著魔獸血中的能量,化成一柄鋒利的能量小刀瘋狂的在方休眉心處旋轉刺入。

“嘭!”

隻聽到一聲極小的悶響,那柄能量小刀瞬間崩潰,化成一道能量向四周分散,颳得樹枝搖搖欲墜。

此時的方休雙眼猩紅一片,強大的精神力從通過眼睛向前方蔓延,視野竟然比之前足足遠了三倍。不僅如此,方休還感到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力量,想必自己是成功了。

“這就是仙人口中的靈根吧,怎麼跟爛樹根一樣。”

方休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控製著精神力在虛無的靈海中遊蕩,最終落在了滿是金色符文的爛樹根上。詭異的是,這爛樹根竟然生長在古書上,每當靈海中出現幾道星辰般的光點時,它都會異常的興奮起來。

在方休的細緻觀察下,吸收光點的爛樹根彷彿施了肥一樣,增加了一絲生機。

那些光點就是自己將外界的靈氣吸納進靈海中,再被爛樹根吸收轉為成自己的精神力。

“這就是靈脩的修煉方法!”

我的天,靈脩者果然變態!方休從未踏足過這一領域,如今細細一品頓時發現了驚天大秘密。

武者是有極限的,那怕他鍛鍊一輩子,將兵器耍的爐火純青,他能劈開大山嗎?答案很明顯,根本不能!因為人體的結構決定他的承受能力,再怎麼練,終究是普通人。

靈脩卻不一樣,天地間的靈氣無窮無儘,將爛樹根培育成蒼天大樹。這就意味著自己可以一直變強,強到他都不知道的境界。靈脩者簡直就是在逆天!

隻可惜自己的爛樹根實在不爭氣,吸收了三道光點就進入了飽滿的狀態。最讓方休感到吐血的是,他的極限竟然隻有九個光點。

“明明是無儘蒼穹,卻隻能存納九道光點。氣死我了。”

方休跳出水桶,然後用提前準備的清水可以為自己清理身上的血漬和氣味。

按照古書記載,靈脩者是有等級劃分的,感悟靈氣的階段名為先天境,然後便是煉氣、築基和金丹。每個境界分為十個層次,其中每三層又可劃分爲,初期、中期和後期,第十層為大圓滿。

現階段的方休屬於先天境,倒是跟武者的鍛體境相似。

方休不是一個多慮的人,相反,前世經曆過衛國戰爭,心境自然要比平常人謹慎許多。憑藉著古書的記載,邁入了先天境,這未免也太順利了。

彷彿這本古書專門為自己的資質情況,撰寫一般。

“汗,高高在上的仙人哪有時間給廢物撰寫古書,肯定是我多慮了。”

等到方休將剩餘的十桶魔獸血重新倒入洗浴桶裡後便到了飯點,便簡單的收拾了一番後朝著方家的方向趕去。達到了先天境的方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比以前更加輕盈,不僅如此,聽覺和嗅覺也得到了顯著提升。

人還未進洗衣院便聽到了屋內仆人的細語聲,甚至連飯菜的香味也能聞到。

“明日就要召開家族大會了,大夫人的意思很明確,決不能讓陸雅琴和方休離開洗衣院。劉管家做事就不用姐教了吧。”

“表姐,你是大夫人身邊的紅人,可我不是啊。方休那小子最近也不知道受什麼刺激了,簡直吃了熊心豹子膽,我躲他還來不及呢。明日那麼重要的事,他們要是鐵了心去,我可不敢阻攔啊。”

洗衣院的管事與麵前的老嬤是姐弟,而且還都是大夫人的人。可劉管事是真的被方休給打怕了,可一想到這邊是大夫人的指示,他又不敢不從。

老嬤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劉管事道:“你身後是大夫人,一家之主,你怕什麼!據我所知,大少爺方銘可是靈脩者,前途一片光明。你怕那混蛋小子做什麼,聽姐的話,明天你就讓那賤人去後山采木材,然後......”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在背地裡謀害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