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汐然對槍星河瞭解並不多,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槍星河絕非一般靈器。論輩分的話,或許比老祖宗還要高,隻是迫於天機仙人的封印和禁製,使他不得不成為方休的伴生靈器,休養生息。

隻要槍星河實力恢複巔峰,註定會成為叱吒風雲的大人物。

“那人做事講話囂張跋扈,不懂低調,丟掉性命也隻是時間問題。”槍星河解釋道:“我雖恢複了一些實力,乾掉他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但以我現在的身份還不能拋頭露麵,不然殺掉青龍是小,給你們招來災害是大。”

當萬年靈樹現世後,這裡註定會吸引來一堆強者,他本就是靈器顯身,很容易招來麻煩。畢竟這大陸上,隻有天機老人纔有能力培育萬年靈樹。槍星河可不想因為一個螞蟻,而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槍星河露出一幅愛莫能助的樣子,語氣平淡道:“你不是要找山河天機圖嗎?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應該就存放在納戒中,你讓那小子找找看。”

以夏家的底蘊,殺掉青龍,其實並不難,可難就難在,青龍是煙雨樓的殺手。他們不能親自出手,隻能找人,而且還是找一些與自己毫無關係的強者出手。

方休拿出戒指,聽著槍星河的指揮,向納戒內輸送靈氣,隨後意識一探,大為所驚。如此小的戒指裡,卻開辟出了一片天地,這裡的天地與外麵不同。這裡麵的時間流逝緩慢,成堆成堆的書籍和藥品擺在貨架上,放眼望去,無窮無儘。

在方休愣神的時候,納戒中突然又多了兩道身影,其中一道便是槍星河本人。

“皇級納戒,你小子運氣可真是絕了。”槍星河撫摸著鬍鬚,麵帶笑容道,“納戒一共有六種品階,不同品階擁有不同作用。低品,中品,高品和極品納戒隻能當成移動倉庫,品階的高低決定納戒能否儲存多少東西。極品之上便是王級和皇級,不同的是,王級和皇級不僅空間大,而且還可以在裡麵修煉,種植靈藥靈樹。”

方休一聽,頓時樂壞了,如獲珍寶似的,愛不釋手的擦了擦納戒上的塵土,嘿嘿一笑。

皇級納戒果然是好東西,瞬間解決了方休諸多麻煩。這一路上攜帶的獸丹和靈果倒是可以扔到納戒裡,還打消了方休在修煉上的顧慮。自從成為靈脩者開始,他就已經成為了大夫人和方銘的眼中釘。甚至在家族大會上,老祖看他的眼神都很怪異。

可以肯定的是,老祖的眼神不懷好意。

另一道球狀虛影向懸浮在半空的圖畫飄去,注視著兩丈長的圖畫,眼神中包含著激動之色。

“山河天機圖。”

家族一直尋找的寶物就在眼前,夏家埋藏的秘密,即將真相大白。

方休聞聲望去,注視著那幅山河天機圖,眼神開始漸漸模糊起來。

山河天機圖彷彿有種魔力一般,讓注視它的人,陷入一種頓悟狀態。方休隻是注視了兩秒,便一發不可收拾,漸漸的沉醉在其中。

“小子,快醒醒。頓悟非常消耗精神力,依你的靈魂狀態,繼續頓悟的話,會傷及靈魂。”

槍星河望著靈魂力正在減弱的虛影,伸手在方休的肩膀輕輕一拍,麵色凝重道。

下一秒,方休渾身一顫,如夢初醒的露出驚慌之色。

“前輩,過去多久了?”

“剛過去三秒。”

“才三秒?我怎麼感覺過了好久。”方休搖了搖頭,麵色蒼白道。

觀摩山河天機圖非常的費神費力,其程度絲毫不亞於瀏覽古書。不過,觀摩山河天機圖卻帶來了諸多好處,讓初出茅廬的方休彌補了修煉上的不足。

槍星河看到方休結束了頓悟,鬆了一口氣,剛想繼續詢問觀摩山河天機圖如何時,便被另一道虛影吸引。

夏汐然的虛影彷彿被注入了靈魂力一般,隨著時間的流逝,靈魂力逐漸增強,隨後又在頓悟中,快速消耗。這種交替的變化,讓夏汐然的虛影逐漸變大,最後凝聚成了人形。

“這丫頭來曆不凡呐。”

縱使槍星河曆經無數,再看到夏汐然的變化時,語氣也變的有些驚訝,於是開口向還處於懵逼的方休解釋道。

“這丫頭是我今生碰到的第二名天驕,雖然我不清楚她覺醒的是何等特殊靈根,但藍印鳳甲願意與她結為伴生靈器。想必,她覺醒了器靈根。”槍星河說完又道,“器靈根,可以讓修仙者更加熟悉法寶和靈器的運用。當然,她還可以從事煉器師,為強者打造專屬法寶和靈器。”

方休錯愕的望著還處於頓悟的夏汐然,眼神中滿是羨慕。修煉講究天賦和毅力,自己能成為靈脩者就已經知足了。可聽到槍前輩對夏汐然的高度評價,倒是讓方休對夏汐然產生了一絲嚮往和畏懼。

這樣的人物,未來註定會成為修仙界的中流砥柱。方休非常嚮往能與天驕一同成長,一起站在山之巔,看儘天下無數繁華。當然,方休很快就將這些想法踢出了大腦,這種虛幻的念頭不過是白日做夢。

眼下還是保命比較好。

正如槍星河說的那樣,自己的靈海亂七八糟,之前是不懂,方休隻能乾著急。如今在山河天機圖中,方休才明白靈海和靈根對於修煉是多麼的重要。

有槍星河和山河天機圖在,方休也冇必要繼續瀏覽古書了,畢竟方休也不知道是誰在用古書向自己下套。

“原來如此,困惑夏家多年的秘密終於有了答案。”

夏汐然緩緩睜開了眼睛,露出了星空般的眼眸。

通過山河天機圖,她解開了家族身上的秘密,整個人的氣質在藍印鳳甲的作用下,變的冷若冰霜。

隨後便是修為大漲,從先天境直逼大圓滿,正當修為繼續攀升時,硬是被夏汐然壓了回去。在夏汐然看來,提升修為固然好,但考慮到根基和渡劫,夏汐然還是放棄了這次晉升的機會。

“恭喜。”方休望著凝聚成靈魂體的夏汐然,語氣酸酸道,“我要是有你一半天賦就好了,我也不至於被人欺負成這樣。”

夏汐然白了一眼方休道:“你要是把皇級納戒給我,我就分你一半天賦。”

皇級納戒作為稀有法寶,這片大陸上估計僅此一枚。況且這納戒中還有諸多書籍和丹藥,光那貨架上的幾百瓶凝氣丸就已經價值連城了。就算是她的家族,也拿不出幾百瓶凝氣丸,更何況還有旁邊貨架上的兩品丹藥。

“哈哈,剛纔聊到那了?哦哦。我想起來了,咱倆要不要聯手把那隻蜈蚣乾掉?早看它不爽了。”方休搓了搓手道。

夏汐然哪裡不知道方休在打什麼算盤,於是拒絕道:“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