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懸空的強者還在爭執不休時,在看到地靈龜即將啃咬萬年靈樹的時候,他們還是很有默契的展開了反擊,想藉此逼退地靈龜。短短的十幾秒內,淩厲的攻擊便在地靈龜的身上,劃出千道裂痕。

隻可惜在場的所有強者都忽略了地靈龜的防禦力,這般驚天動天地的靈力爆炸,在地靈龜的身上起到的效果顯得微不足道。

反倒是激怒了地靈龜,隻見它抬起滿是岩石覆蓋的頭顱,綠寶石般的眼睛,瞬間發射出一道驚天虹光,使懸空的強者紛紛不受控製的墜了下來,在地麵上砸出一個又一個巨坑。

槍星河和方休觀望了一會後,便摸清楚了一些人的身份和實力。

與地靈龜戰鬥的強者多達有十九人,煙雨樓就占了七人,其中青龍最強。剩餘的強者中,方休隻認出了道仙們的掌門白友星的身影。

隻見白友星與地靈龜四目對視,右手夾著一遝黃色符紙,嘴唇微動,手中的符紙瞬間燃了起來,隨後凝聚成火鞭,開始抽打著地靈龜的頭顱。

這些人分彆來自四大州,為了保住萬年靈樹不被地靈龜啃食,也使出了渾身解數,將地靈龜打的隻好縮進龜殼中規避傷害。

於此同時,從後山殺過來的一眾武者和修士們,紛紛被眼前的景色所震驚。

“竟然是靈河!天呐,竟然還有一顆靈樹,如此參天大樹,年份起碼有千年了吧?”

“這種千年不遇的機遇,冇想到我竟然能碰到。擁有如此機遇,我定能踏入先天境!”

能闖到這裡的武者,實力幾乎達到了極致,在看到靈河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熱血沸騰了起來。不要命的向著靈河的方向跑去,這是他們唯一能踏入先天境的機會。

他們很清楚,踏入先天境,也就意味著他們能站在新的高度,獲取更多的資源。

“鐵鼠、鐵牛、鐵蛇聽令。根據諦聽鳥的指引,捉拿夏汐然。無論生死,都要帶到我麵前來。”青龍聽著諦聽鳥的敘述,麵色凝重的向旁邊的三名煙雨樓殺手下達命令。

鐵虎作為得力的手下之一,雖然修為不高,但擁有著極強的戰鬥天賦。憑藉著他那雙刀技巧,即便是麵對先天大圓滿的高手也能做到全身而退。

隻是冇想到最後竟然死在了一個先天境中期的小子手裡。不過也好,正因為鐵虎的不懈追殺,那丫頭才暴露了這裡,望著縮進龜殼裡的地靈龜和遠處的宮殿,嘴角微微上揚。

“白老頭,快施展出你最拿手的困陣。我們好速戰速決,不然拖到涼州強者趕來,你們覺得會他們讓我們帶走這些靈果嗎?”

“青龍,老夫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道仙門最出名的便是符紙和困陣,青龍話音剛落,白友星雙目微怒,嘴中喃喃自語。眨眼間,天空開始湧現出無數個金色符文,最終形成了一道金色牢籠,將所有人罩在了其中。

“切,我這是為大家著想,你這老頭還不領情。”

等到槍星河感應不到裡麵的情況後,抬手一揮,直接將夏汐然和方休放在了地上。

“以地靈龜的實力和防禦,這群人一時半會是出不來了。”槍星河望向靈河的方向,伸手指了指正在瘋狂灌溉靈液的一眾人提醒道,“靈液是鍛體鍛魂的好東西,也是你重鑄腦海和靈根的必備品。如今冇了地靈龜的壓製,這些靈液很快就會被萬年靈樹吸收一空。你如今擁有皇級納戒,倒是可以趕在萬年靈樹吸收之前,將其占為己有。”

方休聽到靈液可以幫助自己重鑄腦海和靈根,心中頓時一喜。

古書的修煉之法,有弊也有利。

通過領悟山河天機圖,方休發現修煉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它需要提前打好基礎。古書記載的血浴修煉法雖然能幫助武者踏入先天境,但魔獸血液中的狂暴能量和毒素會侵蝕身體,破壞根基。

如果利用靈液洗滌丹田、靜脈、氣海,彌補古書修煉的弊端。兩者互補,血浴確實是一種快速提升實力的辦法。

隻不過,這天地間,誰會用靈液洗滌丹田和氣海呢?

“方休,你快走!煙雨樓的殺手來了。”

未等方休開口搭話,身旁的夏汐然早已全身武裝,手持匕首衝了上去。

踏空而立的三名黑衣男子如同天空中徘徊的獵鷹,向著夏汐然的方向直奔而來,身上所爆發出的氣息驚得下方的武者紛紛退讓,生怕丟掉性命一般。

“你不要命了?那可都是煉氣境的修士!”

方休剛說完,便看到夏汐然與對方三位修士站成了一團,憑藉著矯健的步伐和藍印鳳甲的保護,竟然絲毫不輸給三人。

“嘖嘖嘖,這丫頭果然不一般。”槍星河砸了砸嘴,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道,“跟我當年有的比。”

方休目光注視著夏汐然的每一招每一式,看似簡單的攻擊招式,但配合著她那靈活的步伐,竟顯得的天衣無縫。

身為軍人的方休,自知夏汐然家事顯赫,不然她也不會帶著藏寶圖被煙雨樓殺手追殺。不過,方休也明白,他與夏汐然隻不過是萍水相逢,各有各的目地,等到強者接管這裡之後,他們便會分道揚鑣,自然冇有深交的打算。

如今看到夏汐然從一名武者成為與三名煉氣境的修士打的不分上下時,方休才恍然大悟,夏汐然踏入先天境大圓滿的時間纔不過一天。

這就是槍前輩嘴中的天驕嗎?

“槍前輩,你如此欣賞那丫頭,為何不出手?”

“臭小子,你真當我無所不能啊。”槍星河看著還是一頭霧水的方休,無奈的解釋道,“靈器的作用就是提升宿主的戰鬥力,可你彆忘了,我是很強大,但這份強大的力量能發揮出多少,全看你能掌握多少。”

“以你的實力,隻能發揮出我百分之一的實力。可要憑藉著百分之一的實力去跟那三名煉氣境戰鬥,無異於以卵擊石。依我看呐,那丫頭遲遲不逃走,肯定憋著大招呢。你還是趁此機會將丹田、靜脈和腦海重鑄一下。不然等到萬年靈樹將靈河全部吸走,有你哭的時候。”

方休自然明白的槍星河的意思,於是向著靈河的方向跑去。

此時的靈河邊早已沾滿了武者,他們拿著瓶子小口小口的喝著靈液,隨後開始盤地而坐修煉了起來。與他們不同的是,靈脩者們直接盤膝而坐,通過頓悟,直接在靈河中提取靈氣修煉,效率快又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