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休找到一個偏僻的位置後,趁人不注意時將帶有皇級納戒的右手伸進了靈河中,用意念控製著靈液快速的向納戒中引去。

納戒中的天地很大,在方休的刻意改造下,在存放書籍物品的樓閣下挖出了一條長長的河渠,等到靈液填滿後,將樓閣團團圍住,形成了一座小島。

做完這些後,方休才緩慢的離開原地,此時的靈河比之前消失了大半。由於頓悟的修士眾多,再加上冇見過世麵的武者拚命的裝灌靈液,倒是冇有讓修士們察覺異常。

“接下來便是重鑄丹田和經脈了。”

古書記載,腦海是孕育和提升靈魂的地方;靈氣通過腦海流入經脈,最後彙聚丹田。實力的強弱取決於靈魂、身體和底蘊三者。靈魂越強,精神力就越強;體質越強,承受的靈力就越多,發揮出的實力就越強;底蘊雄厚,腦海中壓縮的靈氣越濃鬱。

方休與尋常的靈脩者不同,他是通過魔獸血液強行打開了腦海,邁入了先天境。這種投機取巧的修煉方法倒不是不行,隻不過對於自身的傷害過於嚴重。

正如槍星河所說,你運氣的時候,體內靈氣漂浮不定。縱然修煉到了煉氣境,不解決根基、腦海等問題,倒是跟花瓶一樣。

空有一番修為,卻冇有任何實質的戰鬥力。

腦海中,方休的望著一半星辰,一半烈日的環境,頓時陷入了沉思。

靈根古書上長成了大樹,將古書上的符文當成養分吸取,嫩葉又吸取星辰和烈日散發出的靈氣,這幅樣子像極了養老的老人,悠閒的不行。

“你這腦海的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複雜啊。”槍星河苦笑道,隨後化成老人的樣貌站在虛空中引導道,“這些星辰由精粹到極致的靈氣所化,先將它們擊碎並吸收。”

槍星河生活的時代正是修煉的黃金時代,見過的世麵自然不少,根據方休腦海的情況,很快便猜出了大概。

“在你吸收的時候,彆忘了默唸修煉口訣。”

“默唸什麼修煉口訣?”

“你冇有修煉口訣,怎麼突破到先天境中期呢?”

“我就吃了一些靈果、靈藥、獸丹,然後修為就突破到了先天境中期。”方休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難道修煉還需要口訣嗎?

這下槍星河震驚了,來到方休的身邊,打量了片刻才說道:“你小子屬實小刀劃屁股,讓我開了眼。”

武者跟靈脩者最大的區彆就是,前者是通過提升體質強度,增強實力。方休這種體質不行,靈氣還縹緲不定,如今還冇有修煉口訣的情況,倒是讓槍星河心累的不行。

“你今天從天機山河圖中領悟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一座滿是鎖鏈的城池,無數的鎖鏈將城和人鎖在了一起。城中央還有一座刑場,我在刑場上看到了一名白髮男子,他被鎖鏈束縛,朝著天空大喊天道不公。後麵我就醒了,倒是冇有領悟到什麼東西。”

方休回憶著從天機山河圖中看到的畫麵,心中倒是對後麵的事情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你這算哪門子的領悟,等於白說。算了,天機山河圖每日都可以領悟一次,明日在領悟一次看看情況。”槍星河歎了一口氣,開始想著接下來的策略。

不同的人觀看天機山河圖會有不同的感悟,天賦差的人觀看天機山河圖,領悟到了其中的奧秘,說不定會一步成仙。天賦極佳的人觀看天機山河圖,也有可能冇有任何感悟。

天機仙人講究是一個緣字。

“哎,可能這就是緣吧。”槍星河說完,眼睛一閉,口中默唸著方休聽不懂的話。

下一秒,槍星河雙手在星空中寫了一道口訣。

天道有情,萬物成靈。

天道無情,萬物皆亡。

神之鎖鏈,儘鎖天地。

滄海桑田,隻斬一劍!

“根據你從天機山河圖中的描述,我想起了一位逝世的摯友。正巧他後繼無人,托我尋找有緣人,你倒是可以先走他的道,等以後遇到合適的道時,再換也不遲。”

方休聚精會神的看著四句話,每讀完一句話,心靈彷彿遭受到了重擊一般,大為震撼。這四句話與天機山河圖中的情景,是何等的襯托。

笨重的鎖鏈給城中的人們套上了枷鎖,將他們囚禁在了裡麵。

如果想要離開,隻有斬開枷鎖。

隻可惜,說的容易,做時難。滄海桑田,隻斬一劍。這一劍斬的可以是枷鎖,也可以是不公。方休清楚一個人有多大的能耐,就能做出多大的事。身為軍人的他,或許斬不開枷鎖和不公,但他卻可以化身那把劍。

畢竟深處在戰火之中的黎民百姓,要為某些人的利益和錯誤外交,貢獻出了家園和性命,最終流離失所。

“咦?莫非這就是緣?”槍星河神色震驚,隨後微微一笑道,“好小子,冇想到你這麼快就領悟了其中的道。”

“多謝前輩!這口訣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方休深知這口訣的不凡,每一字組成的句子,都是先人領悟總結的智慧。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重鑄腦海吧。那丫頭能堅持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好!”

上一秒還在與方休說說笑笑的槍星河,在指導方休修行時,瞬間化身成一名嚴厲的導師。發現方休做出錯誤的引導時,便會大聲嗬斥。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最終方休也鼓足勇氣,使用精神力直接將其中的一顆星辰擊碎。破碎的星辰在夜空的襯托下,如同降臨世間的流星雨,拖著長長的銀輝,向著靈根的方向劃去。

方休開始默唸口訣,催動精神力開始吞噬那些流星雨,每一顆流星所蘊含的靈氣都要比靈液純淨,甚至還要多。

等到方休完全吸收了一顆星辰後,腦海中的靈氣開始壓縮彙聚。這一過程,靈根並冇有吸收,更冇有出現吃不消的情況。

於是方休開始擊碎第二顆,第三顆,直到所有星辰都被擊碎吸收後,腦海中的靈氣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存在。

“接下來的過程你可能會感受到痛苦,不過這是正常的現象,畢竟重鑄腦海是踏入先天境的重要一環。你雖然強行打開了腦海,但這種程度的腦海與真正先天境腦海差了很多。你放心的去重鑄,有我在,定回保你性命。”

修行的道路本就需要不斷摸索和完善,隻有不斷積累和探索,纔會走上一條適合自己的道。

壓縮的靈氣釋放的一瞬間,方休的氣息開始攀升,驚得旁邊頓悟的靈脩者彷彿感覺到了危險一般,急忙睜開眼睛,瘋狂撤退。

“那小子怎麼回事,氣息怎麼會變的如此恐怖。”

正當方休的氣息還在攀升時,方圓幾裡的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因為方休釋放的靈氣威壓太霸道了,不僅影響到了他們頓悟,還打亂了他們的心境。

距離近的武者更是被方休釋放出的靈壓,憋得滿臉通紅,如同受驚的壁虎,快速的向遠處爬去。

“方少,竟然是方休製造出的靈氣威壓。難不成他要突破先天境大圓滿,踏入煉氣境?他這是要與您搶奪方家少門主的位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