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之中,往日的平靜早已被打破,純淨的靈氣化身成狂暴的野獸,將方休的腦海攪得混亂不堪。

生長在古書上的靈根的正在快速枯萎,凋零的嫩葉幻化成靈氣,最終融入了腦海。

等到靈根蛻變成原來的爛樹根時,下方的古書卻動了,幻化出的無數個金色符文,形成一把鎖鏈將爛樹根牢牢纏住。

不讓其掙脫。

“這些符文是我之前修煉時用到的口訣。”

此時的方休才意識到這些符文有多麼的可怕,幸虧聽取了槍星河的意見,重鑄腦海。不然等到自己與古書和符文產生了依賴,再想掙脫可就冇那麼簡單了。

“既然決定重鑄腦海,那便把過去的聯絡和枷鎖統統斬斷。”槍星河也被那些古老的符文所吸引,縱使他閱曆無數,也看不出這些符文來源於何處。

不過,這些符文卻非常的霸道,竟然還想反噬宿主。

修士通過靈根感應天地靈氣,如果靈根遭到了反噬和破壞,那仙途就斷了。

槍星河神色嚴肅,觀察著方休的腦海正以預料的方向重鑄,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根本冇有捷徑可言。資質差,沒關係,那就用靈丹妙藥填。如果還不行,那就去尋找機緣。

可要是誤入歧途,遭罪的還是自己。

方休麵色痛苦,攀升的氣息正以恐怖的威亞向外釋放,而此時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重鑄腦海。

“方少,不能再等了。如果讓他成功邁入煉氣境,回族之後,你讓老祖和族長怎麼看待你和他?靈脩者畢竟是靈脩者,哪怕他能力多出眾,跟修仙者比起來,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紫袍少年注視著氣息還在攀升的方休,心中頓時感到非常的不悅和嫉妒。

以方休的資質,他能成為靈脩者,簡直是走了狗屎運。如今看到方休即將突破到煉氣境,方銘就感覺很不自在。

我的天賦比方休差嗎?不,仙人親口告訴了方家所有人,方休今生註定與仙途無緣。我卻不一樣,在突破煉氣境當日,就得到了白掌門的器重。等到魔獸森林試煉結束,便可與白掌門和二妹方珊珊一同返回道仙門。

“方少主!您可彆忘了前幾日老嬤和劉管事的事,老爺已經對大夫人起了疑心。如果今日方休突破煉氣境的訊息傳回族內,您覺著以後再對付他娘倆還會輕鬆嗎?”

方銘麵帶怒氣,心中暗罵,那群廢物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過,牛隊長說的有道理,如果讓方休成為煉氣境,他在家族的地位絕對會如日中天,到那時候在對付他,肯定冇有現在簡單。

“我畢竟是他大哥,眾目睽睽下對付他肯定行不通。既然如此,那就找人去做。正巧,黑虎幫的大虎也在此處修煉,你告訴他,隻要他能解決掉方休。方家後山的那塊地,就不是問題。”方銘冷笑道,“至於劉管事和老嬤,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少主放心,定不會留下絲毫足跡。”牛隊長恭敬的說完後,惡毒的看了一眼方休才匆匆退去。

重鑄腦海絕非易事,方休消耗了大量的精力,才吸收了一大半靈氣。此時的修為也從剛開始的先天境中期攀升到了先天境後期,在槍星河的提醒下,冇有繼續選擇突破。

夏汐然和槍星河不止一次的告誡自己,修煉講究個循環往複,莫不能著急。修為高,未必強,打好根基,纔是修行的正確方式。

方休開始利用剩餘的靈氣開始沉澱,穩固修為。

“臭小子,殺人償命,你賠我兄弟的命!”

不遠處的人群中,湧出一群身穿麻布大衣的壯漢,隻見他們手持刀具,正一副凶神惡煞的向著方休的方向走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頓悟的方休嚇了一跳。可想到重鑄腦海的過程,絕不能受到打擾,不讓之前的努力就會付諸於東水。

“你還有仇人?”槍星河眉頭一皺,看著正在靠近的地痞流氓,安慰道,“你放心重鑄腦海,我先幫你頂一會。”

槍星河可以親自出手解決掉這群人,但解決掉他們的後果,就是暴露自己的身份,讓自己和方休都陷入危險之中。

方銘看著大虎帶著人正在慢慢接近方休,心中頓時樂開了花。方休啊方休,這可不要怪大哥,誰讓你突破的時候,如此高調。

“虎哥,那小子以後可是煉氣境的修士啊,我們這麼做好嗎?”

“怕什麼,那小子不是還冇有突破煉氣境嗎?等會下手狠點,爭取乾掉他。”大虎目視著還在修煉的方休,目光凶狠道。

同樣都是修行,為何他年紀輕輕卻能踏入煉氣境?無論自己如何努力,至今還停留在先天境後期。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活著就是跟我們搶奪修煉資源。

方休感應著靠近的地痞流氓,內心憤怒不已。自己與他們無冤無仇,卻在自己突破時,搞破壞。媽的,大意了!

正當方休煩悶的時候,槍星河突然釋放出強大的靈力威壓,考慮到看熱鬨的人多,於是將靈壓僅僅鎖定在了那群地痞流氓的身上。

靈壓隻會讓這群人感受到痛苦,並不會致命。當然,槍星河的目地隻是想唬住他們,如果他們真要靠近的話,槍星河不介意親自動手。

“怎麼回事,那小子的靈壓怎麼會如此強烈。”

大虎行動開始變的緩慢起來,感受著強烈的靈壓,大吸一口氣,怒斥道:“兄弟們,一起上,為黃泉下的兄弟報仇。”

“頑固不靈!”槍星河顯然低估了這群人的決心,頓時化身成銀槍,勃然大怒道。

“不想死就滾開!”

正當槍星河打算親自動手時,遠處傳來一聲嬌喝,隻見一名柳眉踢豎的女子,握著匕首站在了方休的跟前,一臉疲倦道:“我來幫你護法。”

“我看找死的是你!”大虎看到擋在麵前的竟然是一名嬌弱的女子,勃然大怒道,“黑虎幫做事,還怕你丫頭片子不成?”

夏汐然此時早已殺紅了眼,目光並未在這群地痞流氓身上有過多的停留,反而是被追來的煙雨樓殺手起了警惕心。

煙雨樓的殺手很強,尤其是三人的絕密配合,讓她找不到絲毫的進攻弱點。不過對方想要擊敗她,也並不容易。

“那小子也是擊殺鐵虎的凶手之一,一起殺了。”

隨著煙雨樓的殺手加入,方休和夏汐然此時的情況變的更加被動和糟糕。

“想殺他,就先過我這一關。拚了!”夏汐然雙目緊閉,隨後氣息大漲。

考慮到此時局勢對她和方休都不利,隻好使出最後的壓底箱。那就是從天機山河圖中尋到的答案,這個答案卻難住了夏家百年。

“殺氣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