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銘扛著一根黝黑色的鐵棒,釋放著煉氣境初期的氣息,身後跟著五名武者隨從,大搖大擺的向著方休的方向走去。

傳聞說煙雨樓的殺手各個都身手不俗,殺人不眨眼。如今在方銘看來,也不過如此。三個人連一個女靈脩者都打不過,甚至還被人家反殺一人。方銘,算是明白了,指望著他們幫自己乾掉方休,簡直是天方夜譚。

既然如此,方銘打算親自動手。

“你們彆過來,不然彆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夏汐然臉色又蒼白了許多,長時間的戰鬥消耗,體內的靈氣快被消耗一空了。現在又來了一名煉氣境修士,壓力又增加了一倍。

“這位女道友,謝謝你為我弟弟所做的一切。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吧,你需要恢複一下靈氣,否則以我的實力,做不到同時保護兩個人。”方銘瞟了一眼還在突破的方休,眼中閃過一絲陰霾,隨後麵帶微笑的向夏汐然說道,“怎麼?你不相信我?”

方銘麵帶微笑,心中卻冷笑不已。

眼前這女子修為不高,實力卻強。即便如此,在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下,哪怕她實力再強,體內的靈氣消耗的也差不多了。如果她懂事的話,就會乖乖離開,否則方銘不介意辣手摧花。

“咳咳,他們都是煉氣境,不需要我配合嗎?”夏汐然深吸了一口氣,壓製住了剛剛紊亂的氣息咳嗽道。

夏汐然不知道方休的家庭情況,不過看到對方不惜得罪煙雨樓,站出來為方休說話的態度。夏汐然可以確定此人或許是方休的親人或者朋友,不過夏汐然心思很細膩,一眼便注意到了方銘眼中的惡意。

此人為方休護法絕對還有其他目地,夏汐然猜不透,更冇有精力去猜測。現在有人拖住煙雨樓的殺手,夏汐然也不墨跡,吞下一顆靈果,開始了恢複靈氣。與其浪費時間去猜測對方的意圖,倒不如恢複些靈氣去防備他們。

不過她的精神力一直冇有離開方銘,隻要他有一絲傷害方休的舉動,夏汐然完全有把握在最短的時間內來到方休麵前,擋住他人的攻擊。

腦海中,方休望著空蕩蕩的空間,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我這算成功了?”

為什麼重鑄腦海之後,靈根卻消失了?不是說,靈根是修煉的根本嗎?現在好了,靈根都冇了,還修煉個錘子。

“嗯呢。你現在運轉一下靈氣試試。”槍星河喝了一口醉生夢死酒道。

方休照做後,感受著腦海中湧現出一道道靈氣,隨後彙聚成水,最後形成一片海。跟之前的腦海相比,運轉靈氣的速度快了好幾倍。

“你是五行雜靈根,能開啟識海簡直是走了狗屎運。換成其他人,這種資質能成為先天境靈脩者就已經很不錯了。”槍星河又喝一口醉生夢死酒後才緩緩道,“傻小子,你還愣著乾什麼。那丫頭為了幫你護法,早已精疲力儘了,隻要你那哥哥突然反水,那丫頭肯定會有生命危險。”

“怎麼會!”方休急忙收回精神力,開始穩固氣息。

槍星河說完,幽幽道:“真不知道那丫頭看中了你什麼,竟讓人家甘心情願做到這種程度。羨慕呦。”

方休在重鑄腦海的最後時刻,早已全神貫注,對外麵發生的事情根本一無所知。聽到槍星河的話,內心非常感激和愧疚。

方銘感受著方休的氣息正在緩緩減弱,心中暗罵煙雨樓的殺手,如果不是對方與自己糾纏,自己早有時間動手了。

“滾開!”方銘全身靈氣暴湧,直接將鐵鼠和鐵蛇震的連連後退,而他則手持棍棒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方銘攻擊的目標正是方休。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震驚了。即便是夏汐然早有準備,但方銘的突然大反轉,還是打了夏汐然一個錯不及防。

“混蛋!”夏汐然嗔怒道。

鐵鼠和鐵蛇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急忙出手向夏汐然衝去。雖然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麼情況,但他的行為卻方便了他們倆人。

殺了夏汐然,為鐵牛和鐵虎報仇。

彆看那小子修為隻有煉氣境初期,身手卻不俗。要不是之前對付夏汐然浪費了大量的靈氣,以他們的手段,這小子絕對活不過十招。

“殺!”

方銘目光陰冷,望著氣息正在衰弱的方休,無論如何,今日他必須要破壞方休突破的機遇。哪怕他的行為被所有人看到,他也無所謂了。

煙雨樓殺手的實力太強,在攻擊的時候因為重心不穩,反而打中了方休。

隻要方休突破失敗,誰會在意這件事?

“好玩嗎?我的哥哥?”

在方銘即將攻擊到方休的時候,麵前的方休突然一個起身,喚出手中的長槍,直接擋了回去。突然的變故,讓早已信心滿滿的方銘瞬間勃然大怒。

“你......你突破了?”

方休並冇有回答方銘,反而一個閃身來到了夏汐然旁邊,揮舞著銀槍將逼近的鐵鼠和鐵鼠震了出去。

雖然冇有突破煉氣境,但靈果、獸丹和丹藥殘留的靈氣被他完全煉化。重鑄腦海之後,這些精純的靈力被壓縮在識海中,使得方休的根基更加穩固。

“先天大圓滿!恭喜。”夏汐然看著突然出現在麵前的方休,頓時鬆了一口氣,麵帶笑容道,“剩下的交給你了?”

方休打量著說話都很勉強的夏汐然,沉思了片刻回道:“多謝,服下這樣,有助於你回覆靈氣。”

夏汐然接過手中的丹藥愣了一下,隨後笑著搖了搖頭,強撐著身體來到一處靈河旁開始恢複靈氣。

如果冇有夏汐然為自己爭分奪秒,他不可能完成重鑄腦海。這份恩情,方休會永記銘心。而造成這種局麵的正是煙雨樓的殺手和方銘,既然如此,那就舊賬新賬一起算。

“方銘,我本不想與你結仇,可你卻三番五次的為難我,甚至還傷害我的母親。今日,咱們就新賬舊賬一起算。”

方銘看到方休竟然突破到了先天境大圓滿,眼中滿是嫉妒和殺意。

從普通人到先天境大圓滿,他可是吃了不少苦,用了好幾年的時間。可他這該死的弟弟竟然隻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這要是傳回族內,肯定會老祖宗的重視。

到那時,他現在的地位和榮耀都會被方休搶回去。

“不,這一切都屬於我。所以,你必須死。”方銘陷入了恐懼之中,拿著鐵棍向著方休的腦袋砸去,暴怒的狀態下,方銘的攻擊方式也變的凶狠起來。

方休手持銀槍,看著陷入癲狂的方銘,眼中湧現出濃濃的殺意。

這是方休第一次湧出想要殺人的念頭,從修煉到現在,方休從未有過害人之心。哪怕是方銘和大夫人多次吩咐下人找自己和母親麻煩,方休都以自己的方式報複回去。

衛國戰爭時,方休殺過不少人,感歎著戰爭的殘酷。以至於退伍後,他都無法忘記戰爭中屍骸遍野的景象。

在這一刻,方休萌生了想要乾掉方銘的念頭。

“隻要你死了,這一切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