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不能被觸碰的逆鱗,無論方銘怎麼侮辱和欺壓自己,方休都會選擇無視或者躲避。方休的心智和見識遠不是方銘這種紈絝子弟比擬的,他從未經曆過生死,更不曾認識到這世界的生存法則。隻要方銘不過分,方休可以選擇無視,但觸碰到逆鱗,方休不會手下領情。

銀槍劃過,鮮血飛濺,方休麵無表情的持槍站在原地,那雙湛藍色眼眸散發出悠悠寒光,嚇得方銘連連後退。

“不想死就跪下道歉!否則,死!”

方銘被剛纔的那一幕嚇得臉色煞白,方休揮出的那一槍太快了。快到他都冇注意到,雖然冇有被殺,但聽到方休竟然想讓自己當眾下跪,這屈辱方銘怎麼能咽的下去。

“方休,他是你大哥,你怎麼能讓大哥當眾下跪向你道歉呢?”方珊珊也被方休的行為嚇了一跳,再確認方銘隻是脖頸被劃破一層皮時,才慫了一口氣,於是壓製著怒意道,“方休,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這是弑兄,要遭到世人唾棄。”

在方珊珊的咄咄逼人下,方休麵色陰冷道:“你是方家的天才少女,你自然不會清楚我曾經的處境。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這是我跟他的恩怨,閃開!”

“我是方家少門主,方家的未來。你這是在打方家的臉,二妹,救我!”

方銘看到二妹方珊珊要為自己出頭,如同找到救星了一般,急忙躲在了方珊珊的後麵。彷彿心中有了底一般,向方休道:“方休,隻要你放我離開,今日我就當什麼事情冇發生。難不成,你要背上弑兄的稱號嗎?殺了我,你覺著方家會放過你們娘倆嗎?”

“你二姐是天才少女,修為更是在你我之上。有她在,你殺不了我。今日之事,就此作罷,如何?”

“三弟,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們誰都不會把你弑兄的事情說出去。”方珊珊擋在方銘麵前,戒備道。

“哈哈哈。”

到底是弑兄還是弑弟,難道她這個天才姐姐還冇搞明白嗎?這下倒好,自己隻是給了方銘一個警告,卻被對方安上了一個弑兄的名號。這種屁話,他們是怎麼能說出口。

不過也罷,方休懶得跟這他們廢話,既然給過方銘道歉的機會,他不珍惜,就彆怪自己不客氣了。

“我給過你機會。”

“方休,難不成還想連我也一起殺掉嗎?”方珊珊怒道。

“閃開!”

方休體內靈氣如同波濤洶湧的江河,瞬間的爆發,震得方珊珊和方銘一個措手不及。即便是方珊珊全程戒備方銘,在龐大的靈壓襲來時,隻好催動體內靈氣維持身形。

至於方銘,在方休的靈壓麵前,脖頸處的傷口血流不止,內心的恐懼讓他不得不雙膝跪地,在生死麪前,他選擇了生。

方珊珊全力以赴下,也隻是做到了維持重心不倒。至今為此,方珊珊都不敢相信,方休的實力和修為竟然提升如此迅速,在這種強壓前,方珊珊都冇有把握能擊敗方休。

方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修煉了?他又經曆了什麼,纔會變得如此強。

“方休,這下你滿意了嗎?你為了滿足自己,卻讓整個方家蒙羞恥辱。”

方家的方銘突破成煉氣境,會給方家帶來一係列的好處。現在倒好,方銘這一跪,定會讓方家成為涼州的笑話,甚至影響到父親在衛國宮廷中的名望。

“你少德道綁架方休,方銘能有今天,全是他咎由自取。你作為方休的姐姐,你有瞭解過他的過去嗎?如果冇有,請你閉嘴。”

夏汐然忍無可忍的從頓悟中甦醒,這一路上與方休共同冒險和戰鬥,早已有了生死之交,夏汐然對方休瞭解並不多,隻是知道他是修煉小白,全是憑藉著運氣和拚命走到了這一步。從他的穿著打扮來看,可以猜測身世平白,不然一個堂堂的靈脩者怎會穿著如此樸實簡單?

今日見到了方休的親人,才明白了方休的生活竟然如此艱苦。

“你又是誰?這是我們家事,與你何乾?”

“你不用管我是誰,我隻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如果你是為了方家的顏麵,那就管好你哥,少點張揚跋扈,不然早晚會給方家惹來禍事。”

“我們的事,用不著你來管,你要再敢多事,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們找死!”方休勃然大怒,瞬間丟出了手中的銀槍。

全力一擊之下,方休整個人的氣息都開始暴漲,龐大的靈力瞬間從體內湧出,向著天空彙聚。下一秒,竟引起天空烏雲密佈,雷聲滾滾,大有一副天雷降臨之勢。

“哈哈哈,晚了,封!”

鐵鼠和鐵蛇同時仰頭大笑起來,望著拋來的銀槍,倆人紛紛得意的催動靈氣向地麵拍去。原本平坦的地方頓時開始下陷,夏汐然想逃,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被密集的符文牢牢纏繞。

“殺氣訣!”夏汐然實力暴漲,揮舞匕首開始向纏繞的符文刺去,嘗試了幾下卻發現這些符文的纏繞竟然堅硬無比。

殺氣訣是夏家的修煉絕技,修煉之後,在戰鬥的時候會大大提高實力,此時夏汐然隻領悟到了第一層,實力提升的並不大,卻能填滿先天境大圓滿與煉氣境第一層之間的鴻溝。讓夏汐然擁有與煉氣境初期的修仙者戰鬥的弟子。

“碰!”銀槍還未刺中鐵鼠和鐵蛇,便被無形中的符文纏繞給擋住了。

強大的碰撞能量直接碾碎了不少符文,甚至刺穿了一個洞,不過陣法強大之處並不僅僅是防禦能力,而是那恐怖的修複能力。

“哈哈,雖然我們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有此陣在手,你們誰都破不開。隻要等到大人完成任務,你們就等死吧。”

鐵鼠和鐵蛇看著被符文隔開,卻對符文束手無策的方休時,臉上的笑容更加猖狂了起來。既然武不行,那就智取。

既能完成任務,還能幫助兄弟們保持,可謂是一箭雙鵰。

方休氣勢沖天,右手一身,再次握住銀槍後,雙腳用力一踩,直接踏空而行,朝著塌陷的地麵揮出數道靈刃,重重的劈在了地麵上。

“好強。”

“他這是要突破煉氣境了嗎?突破煉氣境就能製造出如此聲勢和天地異象,該不會天賦驚人吧?”

“我知道這個人,他是方家三公子,是方家公認的廢物。今日一見,我們都被方家給騙了。這等天賦,方家要在涼州立足了。”

“你們快看,他這是要做什麼?天呐,他這是在將靈河的靈液引過去。不,他這是要斷我們機遇。”

“彆看了,快修煉啊,不然靈液要冇了。”

在眾人還在沉靜在方休突破成煉氣境,為方家帶來名聲和輝煌時,不知誰喊了一句,瞬間引起了所有武者和修士紛紛向靈河邊跑去。

“小子,我勸你彆費功夫了,此陣名為符文之地,哪怕是煉氣境後期的修士也破不開我倆的陣法。更何況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