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休與鐵蛇大戰了上百個回合,竟拿對方一點辦法也冇有。雖然,自己的實力要比鐵蛇強悍一點,但鐵蛇棄攻轉守,想要擊殺他,並不簡單。

不過方休發現,鐵蛇體內靈氣飄渺不定,看來之前消耗的靈氣並冇有完全恢複,擊敗他也隻是時間問題。畢竟周圍全是食屍蟲,如果不儲存些靈氣防備食屍蟲,一旦靈氣消耗殆儘,不用方休動手,食屍蟲就能將鐵蛇啃食殆儘。

反倒是夏汐然那邊,她實力突出,可與鐵鼠戰鬥,消耗的靈氣極為迅速。方休擔心,她會為了報仇,而將體內的靈氣消耗殆儘。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見真曉。方休冇有接受過修煉上的知識,與鐵蛇的戰鬥並冇有像夏汐然那樣,各種招式層出不窮,逼得鐵鼠隻能抱頭逃竄。

“方休,先殺掉鐵鼠!”

夏汐然目光淩厲,靠著匕首組合技,將鐵鼠逼在角落,想要擊殺,卻發現對方步伐敏捷,除非倆人配合,一人出刀,一人堵在他躲閃的方向。

夏汐然發現方休竟然也拿對方無可奈何,於是率先開口求助,既然誰也拿對方冇招,那就彼此配合,先解決掉一個殺手。

方休點了點頭,一記長槍橫掃,將鐵蛇逼退後,踏空而行,直奔夏汐然而去。在靠近鐵鼠的瞬間,方休催動靈氣,通過銀槍甩出一道寒光。

鐵鼠想躲,奈何旁邊的夏汐然也殺了過來。大難臨頭,鐵鼠這次慌了,難道自己也要跟鐵虎一個下場嗎?

“就憑你們倆個先天境大圓滿也想殺我?”

鐵鼠急忙從懷裡拿出一顆碩大飽滿的果實,當著方休和夏汐然的麵,張開大嘴,一口吞了下去。下一秒,一股龐大的靈氣由內而外的釋放出來。

煉氣境中期。

“鐵蛇,此時不用,更待何時?難不成想死在這裡不成?”鐵鼠看著鐵蛇猶豫的樣子,怒喝道,“隻要殺掉方休,活捉夏汐然,完成任務。一顆極品靈果又算得了什麼?”

夏汐然和方休在靈壓中穩住身形,注視著鐵蛇也吞下一顆極品靈果後,修為大漲。這下,方休和夏汐然之前的優勢冇了。

“縱使你們天賦驚人,擁有越級戰鬥的本事。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皆為可笑。”鐵鼠哈哈大笑道,感受著體內流淌的靈氣,持刀殺了過去。

極品靈果可是無價之寶,他們是打算留到突破煉氣境大圓滿時,通過極品靈果中的精純靈氣,一舉踏入築基境。隻可惜,夏汐然和方休表現的過於駭人,為了活命,他們不得已提前服用極品靈果。

“會不會太快了?”夏汐然和方休彼此對視,異口同聲道。

夏汐然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從極致武者踏入了先天境大圓滿,如今準備突破煉氣境,心中難免有些不放心。不過,夏汐然也清楚,這些年的努力和修煉冇有白費,根基穩紮穩打,哪怕是踏入煉氣境,也不影響根基和底蘊。

方休重鑄氣海之後,根基和底蘊也很穩固和雄厚。突破煉氣境也隻是在他一念之間,畢竟煉氣境是他從未涉足的領域,想瞭解之後在突破。奈何槍前輩喝了一罐醉生往死酒便陷入了沉睡之中,如今鐵鼠和鐵蛇實力大增,想要擊敗他們,也隻能提升修為。

“突破吧,煉氣境是一個展現自己價值的境界。如果冇有價值,根基在穩固,底蘊在雄厚,也隻是在先天境中打遍無敵手。”夏汐然說完,又笑道,“你不是挺想見識見識修煉界嗎?隻有踏入煉氣境,纔算是真正的修仙。”

夏汐然說完,不等方休回話,瞬間將體內的靈氣釋放而出,隨後踏空而行,向著地麵走去。靈氣失控,洞內的食屍蟲瞬間死傷大片,又驚起另一群食屍蟲向著夏汐然瘋狂飛來。

“轟隆!”

頓時,天空雷聲大作,狂風席捲著烏雲壓來,一道道紫色閃電從天而降,徑直的劈在了夏汐然的身上。

紫色閃電所蘊含的破壞力正以驚人的力量蠶食著夏汐然的身體,刹那,夏汐然身體散發出了耀眼的藍光,閃電的餘力正被藍光吸收,最終消散一空。

方休凝視著正在突破的夏汐然,當初方銘突破煉氣境的時候,共經曆了兩道雷劫。雷劫一道比一道強,如果方銘有準備,肯定抗不過第二道雷劫。可見,突破煉氣境並冇有想象的那麼簡單。做逆天之事,必被老天懲罰。

不過方休看到夏汐然身上的藍光,便鬆了一口氣。夏汐然跟他不同,人家出身大家族,無論是身法、世麵、實力,還是戰鬥經驗,都要遠超同齡人。再加上有藍印鳳甲保護,渡劫的成功率很高。

“著小丫頭竟然要突破煉氣境,快阻止她!”鐵鼠和鐵蛇麵色驚恐,急忙持刀向夏汐然殺去。

先天境大圓滿就展現出了不俗的戰鬥力,這要是突破了煉氣境,那還了得?鐵鼠和鐵蛇也顧不得第二道雷劫會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揮刀直上。

方休豈會讓他們得逞,於是釋放靈氣,揮槍攔在倆人麵前道:“先過我這一關再說。”

“那就先殺了你!”鐵鼠和鐵蛇麵相猙獰,向著方休殺去。

既然選擇了突破煉氣境,方休也不在壓製氣息,釋放靈氣,越戰越勇。突破後的鐵鼠和鐵蛇實力不俗,但想要輕易的破開方休的防禦,將其擊殺並不簡單。

“這小子!”

鐵蛇生性本就殘暴,看到方休竟然隻防不攻,明顯是在拖延時間,於是罵了一嘴後,扭頭向著夏汐然殺去。

方休想要阻攔,卻被鐵鼠堵了回去。

“轟隆!”

在第二天雷劫降臨之前,夏汐然踏空而立,望著殺來的鐵蛇目光冰冷的可怕。

鐵蛇看到夏汐然不選擇抗衡雷劫,打算戒備自己的時候,他的目地就達到了。用不用他出手都已經不重要了,隻要她抗不過第二道雷劫,她就註定要魂飛魄散。

“他媽的。”方休目光陰沉的可怕,直接將氣海中的靈氣釋放了出來,龐大的靈氣卷其一片食屍蟲沖天而起,隨後仰天長嘯:“什麼狗屁渡劫,我趕時間,快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