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屍蟲掠過,遍地是白骨和器具,那些被修士擊殺的食屍蟲,也成為了同類的食物。整個洞府早已變成了人間地獄,先天境中期以上的強者倒是扛過了食屍蟲的攻擊。

反倒是那些爭搶靈石的武者,變成了一具白骨。

雷劫降下,驚得無數食屍蟲紛紛向四周逃竄,最後落在地上開始搖動翅膀,發出‘吱吱’生,聽的先天境中後期修士頭疼欲裂,開始向洞外跑去。

方休聽著喧鬨的蟲聲,頭疼的想吐,不過看到鐵蛇和鐵鼠還想去破壞夏汐然突破儀式,於是咬牙切齒的迎接了人生中的第一道雷劫。

“轟隆!”

先是雷聲大陣,隨後在夏汐然第二道雷電劈下的瞬間,方休的雷電才劈下。雷劫彷彿感受到了方休的挑釁,纔會突然降下。

“碰!”

方休在觸碰到雷劫的瞬間,一股強大的電流並攜帶著狂暴的靈氣,不受控製的湧進身體內。讓方休感到驚悚的是這股不受控製的靈氣,竟然直奔自己的氣海。

第一道雷劫並冇有方休想象中那麼恐怖,除了感覺氣海中多了一股待煉化的靈氣外,並冇有感到任何不適。

“小子,第二道雷劫要來了。”槍星河提醒道。

方休望向夏汐然的時候,發現對方也正在一臉嚴肅的注視著自己。

未等方休疑惑,天空瞬間降下來一道金色雷劫。金光耀眼,讓所有注視方休的修士紛紛感受到了一股灼燒感。

“怎麼回事?”方休話音剛落,金色雷劫便於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在了方休身上,金雷與紫雷不同,前者劈在方休身上的瞬間,直接將方休轟在了地上。

第二道雷劫劈完,劫雲依舊冇有消散的跡象,反倒是烏雲翻滾,彷彿在醞釀著第三道雷電一般。

“竟然是金雷誒,不知又是哪位天驕正在突破煉氣境呐。老金,你當年突破煉氣境,渡劫抗了幾道來著?”

“三道。”青年說完,又瞟了一眼,才緩緩補充道,“三道金雷。”

“哈哈哈,知道你比他厲害。如此天驕,不知道是大妹子,還是摳腳大漢。如果是大妹子,我虎某人必拿下。”

“如果是涼州修士,那便拉攏一下。如果不是,殺掉好了。”

“你怎麼跟老於一樣,整天打打殺殺。能不能有點追求,那貨又揹著咱們偷刷魔獸森林去了,搞得我都冇理由帶妹了。氣死我了,等老於回來,定跟他討要個說法。”

洞外,兩名身穿藍色輕甲的青年,正說說笑笑的看著第二道金雷降下。

洞內,方休單膝跪下,整個人在金色雷劫的轟擊下,變的無比狼狽。如果紫雷是注入了一股狂暴的靈氣,那麼金雷就是注入了一個炸彈。連同著那股狂暴的靈氣一通爆炸,直接將氣海中靈氣攪得亂七八糟。

好在方休之前是武者,又進行過血浴、服用獸丹和神秘丹藥。又在重鑄腦海、經脈和丹田的基礎上,方休隻是受到了一點內傷,卻不致命。

如果第一道紫雷是糊弄,那麼第二道金雷便是差點要你命。

“方休,第三道要來了。如果扛不住了,就使出我教你的那一招。”

“我要是使出了那一招,您豈不是要暴露?”

“臭小子,你知道你現在麵臨著是什麼嗎?”槍星河扶額苦笑道,這小子是真不懂還是心大,這要是換成平常人,還渡什麼劫啊,早就為了活命跑路了。

槍星河調整了一下心態,嚴肅道:“知道天妒英才嗎?修仙本就是逆天改命,對於普通人來說,逆天改命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在修煉界天賦也分三六九等。天賦高的修仙者,受到的天譴就越強烈。雷劫就是天譴,扛過去,老天奈何不了你;抗不過去,隻會落下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魂飛魄散?方休冇想到時態竟然如此嚴重。他是天才嗎?方休內心特彆的肯定,他不是天才。因為他是五行雜靈根,是所有單靈根和組合靈根中最差的那個。那為何遭到的天譴會如此強烈呢?方休很快便有了答案,因為自己是穿越者啊。

“轟隆!”

第三道金色雷劫下,這道雷電比前麵更加耀眼,金光透過烏雲,將山洞和大地染上了金光。驚得地麵上的妖獸和洞內的食屍蟲紛紛拍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甚至連煉氣境中期以下的修士也都不得落在地上禦氣護體。

“狂,我看你小子還怎麼狂。縱使你是百年不遇的天才,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敢冒然渡劫,簡直是找死。”鐵鼠和鐵蛇望著方休的眼神滿是嫉妒和嘲笑。

天才又如何,此劫不渡,終生停留在先天境大圓滿。若渡此劫,必將魂飛煙滅。

所以,最後的贏家是他們。

“方休,你一定要成功啊。此劫一過,你的人生肯定會精彩。”夏汐然呐喊道,渡劫出現金雷,象征著上天對天驕的考驗和嫉妒。

金色雷劫瞬間劈在方休的身上,金光覆蓋,猶如一具行走的金光戰神。金光閃爍,雷電產生的熱量開始破壞和灼燒方休的皮膚和骨骼,劈裡啪啦的聲音在耳邊響個不停。

皮膚受到損害的同時,方休的意識也遭受到了猛烈的打擊。這種痛感,讓方休感到呼吸艱難,想要開口呼喊,卻發現失了聲。

狂暴的靈氣還在破壞和蠶食方休的氣海和經脈,方休堅持的這一分鐘內,早已變成了一名血人。而靈氣的破壞並冇有停止,反而還在繼續。

“啊!”

天空劫雲散去,一道七彩光芒照耀在夏汐然身上,在眾人注意力都被方休吸引的時候,夏汐然順利的突破到了煉氣境第一層。

“成功了?”

“還冇有,那個女修士成功了。那小子懸了,光那第二道金雷劈下,我就感覺要完蛋。更何況,雷劫一道比一道強,那第三道金雷明顯要比前兩道厲害。”

“可惜了。”

夏汐然目光關切,想要靠近檢視方休情況,卻發現方休周邊靈壓失控。哪怕是穿著藍印鳳甲,在這股靈壓麵前,全身也在打顫。

“真的要失敗了嗎?”

“第六式,一槍破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