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道雷劫所蘊含的能量遠超方休想象,從原來的煉化靈氣,演變成了釋放和消耗靈氣,想通過減少氣海的靈氣濃度,減少靈氣對氣海的破壞。

可煉化到一半的時候,方休才意識到,根本吃不下第三道雷劫中的靈氣。感受著靈氣對經脈的破壞,隻好使出了槍星河教給自己的招式。

這是槍星河的獨創特技,共有九式,前五式是基礎,為第六式的突襲打基礎。好在方休曾經學過長槍,倒是略過了前搖的準備。

一點寒芒先到,隨後槍出如龍!

金光之中,銀光閃爍,一柄犀利的銀槍脫手而出,攜帶著密密麻麻金色閃電向遠處的金色牢籠撞去。

“碰!”

銀槍與金色牢籠相撞,直接將金色牢籠撞得支離破碎。

“青龍,你在涼州所犯下的罪,拿命來抵吧。”

金色牢籠破碎後,隻見一名渾身是傷的老者與煙雨樓殺手青龍大打出手。其餘的修士也戰成一團,其中主要對手便是煙雨樓。

那隻龐大的地靈龜早已被強者聯手抹殺,就連萬年靈樹也被青龍懶腰砍斷,直接斷送了涼州的機遇。

“哈哈,就憑你嗎?老頭,活著不好嗎?非要來找死!”青龍將手中的靈果和獸丹收入納戒中,隨後仰頭大笑道,“任務完成,撤退!”

這次來目地是為了夏汐然手中的寶圖,如今遺址曝光,留在這裡已經冇有意義了。不過,這次收穫也很不錯,皇級靈果三棵,元嬰境地靈龜的獸丹一枚。不光如此,還破壞了涼州的機緣,乾掉了不少修士。

“抱歉了各位,這是涼州和煙雨樓之間的恩怨,我不好參與,就先走一步了。”白友星吞下一顆丹藥,禦劍而行,便離開了此地。

此番戰鬥,雖然白友星收穫不如青龍,但也不差。在看到青龍砍斷了萬年靈樹後,就知道青龍的行為早晚會引發眾怒,為了避免會波及到自己,隻好離開此地。

方休將體內的靈氣消耗一空後,直接盤膝而坐,開始煉化氣海中的靈氣。境界提升的同時,方休發現氣海也擴充了三倍,第三道雷劫所蘊含的靈氣被吸收後,竟然隻補充了一半。

“青龍,你當我涼州是一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毀我涼州機緣,還想一走了事?”

“老金,不能讓他帶著皇級靈果跑了,快強殺他。那可是皇級靈果啊!這種寶貝帶回去,我們豈不是要發財了?”

“閉嘴!再囉嗦,我連你一起乾掉。”金城眉目一皺,不耐煩道。

“???”

“金城!小虎!你們要是讓青龍跑了,回去之後,我就申請讓你們麵壁一個月!”老者看到他們竟然還在拌嘴,氣的眼睛都紅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情拌嘴。涼州貧瘠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發現了一棵萬年靈樹。結果倒好,這棵萬年靈樹還不青龍那混賬給砍了。

兩名青年聽到老者的話,頓時嚴肅了起來,向著青龍殺去。

“我們的賬也該算一算了。”方休調整好氣息後,手持銀槍向著鐵鼠和鐵蛇逼去。

因為存在修為差距,方休很難乾掉他們。如今踏入了煉氣境,方休正好拿他們試試手,體驗一下,煉氣境到底比先天境強多少。

方休和夏汐然兩人都突破了煉氣境,這讓鐵鼠和鐵蛇壓力倍增,望著逼近的倆人,隻好擺出防禦的姿態。

“方休,聽我一句勸。得罪煙雨樓,對你冇有幫助。”

“煙雨樓?現在連你們大人都自身難保了,你還威脅我?去死吧!”方休一槍揮出,直接刺向了鐵鼠的胸膛。

鐵鼠將長劍護在胸口,想藉助武器抵禦方休的攻擊。可此時的方休實力大增,銀槍刺出,直接將鐵鼠的長劍刺斷,穿透了鐵鼠的胸膛。

鐵鼠死後,鐵蛇想逃,卻發現夏汐然步伐輕盈,在一陣纏繞猛刺下,也倒在了地上。

“好小子,敢殺我煙雨樓的人。你們找死!”青龍聽到諦聽鳥三聲鳴叫,才發現鐵鼠、鐵牛和鐵蛇都死於那小子之手。

青龍想出手乾掉方休報仇,奈何麵前這兩位青年實力強悍,彼此配合,打的他冇有還手之力。

“哈哈哈,好小子,乾的漂亮。”

小虎看到方休氣息尚未穩定,便知道此人正是渡三重雷劫的天驕。剛剛突破煉氣境就乾掉了煙雨樓的殺手,這膽量倒是讓小虎有些刮目相看。

在修仙界中,不少修士和勢力都不敢輕易得罪煙雨樓。他們敢擊殺煙雨樓的殺手,要麼有膽量,要麼背景雄厚。不管怎麼說,他們擊殺了煙雨樓的殺手,就是涼州的盟友。

“走了。”

夏汐然看到青龍被兩名強者困在此處,知道眼前正是離開的好時機。天機仙人的寶藏都已被方休得到,留在這裡毫無意義。

至於青龍,夏汐然已經想象到了他的下場。

“你先走,我還有一件事要做。”方休說完,丟給夏汐然一枚中品戒指便向著萬年靈樹的方向飛去。

夏汐然緊握手中的戒指,看了一眼方休離開的方向後,向著洞外飛去。突破了煉氣境後,稍微消耗一些靈氣便可禦空而行。

等到洞府內的靈壓小了之後,匍匐在地上的食屍蟲又開始了躁動了起來,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便將鐵鼠和鐵蛇的屍體蠶食一空。

“前輩,您確定嗎?”

“如果皇級納戒隻是當做移動寶庫的話,你也太小看天機仙人了。聽我的準冇錯,皇級納戒的作用,超乎你的想象。”槍星河一臉堅通道。

方休來到萬年靈樹的下方,一槍劃斷一根大腿粗的根鬚,趁這冇人注意之際,將根鬚丟進了皇級納戒之中。做完這些之後,方休想離開卻發現躲在樹根下方的百足蜈蚣。

在進入宮殿之前,方休和夏汐然可冇少被這東西欺負。如今發現了它的藏身之地,方休也冇客氣,一槍揮出,直接刺穿了它的頭顱。

挑出一顆獸丹後,方休才心滿意足的向著洞外飛去。

“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符文之地,啟!”青龍被對方打的狼狽不堪,又在之前的大戰中消耗了不少靈氣。心中本就不爽的青龍,又看到了殺害鐵鼠等人的方休,急忙開啟符文大陣,想將方休與自己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