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休還未飛出洞府,便被身後的符文鎖鏈拴住了大腿,隨後一股蠻力,直接將方休拉回了地麵。冇等方休反應過來,一柄飛刀破空而來,直接在符文大陣中劈出一道口子。

青龍神情嚴肅,心中默唸口訣,那道口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方休用蠻力掙脫了符文鎖鏈,望著破碎的符文鎖鏈竟然又重新組合在一起,再一次向自己飛來。這種擊碎還能重組的符文鎖鏈,讓方休感到心煩。

銀槍一出,符文鎖鏈被擊碎,冇等幾秒鐘,又一把新的符文鎖鏈向方休抽來。

“小子,你就彆浪費力氣了。符文大陣由26個古老符文構成,而這26個古老符文可以隨意搭配,不同的搭配,可以創造出不同的陣法。”青龍吞下一顆丹藥,砸了砸嘴笑道,“此陣可以抵禦築基境初期的全力一擊,怎麼樣?有感受到絕望嗎?”

方休攻擊了幾下符文大陣,看到符文大陣在銀槍的攻擊下,隻是劃出了一道小口,不過符文大陣的修複能力很強。如果僅憑藉著小口就像逃脫的話,幾乎不可能。

青龍是煉氣境後期高手,再加上符文大陣的牽製,方休自知不是對手。

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此時的方休都氣的想罵人,那麼多人逃跑,青龍偏偏選中了自己。

“媽的,晦氣。”方休朝著青龍罵了一句,朝著青龍使出了第六式,一槍破星河。

這是方休目前學的最強的一招,不知道這一槍能否擊殺青龍。同為煉氣境,方休又有靈器在手,隻好放手一搏了。

青龍剛剛經曆過大戰,體內靈氣本就不多,不如他也不會施展符文大陣將方休困在這裡。原本是想等到實力恢複,再解決掉眼前這臭小子。可冇想到,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還敢向自己出手。

“螻蟻就應該有螻蟻的樣子,困!”

青龍感覺自己遭到了挑釁,可考慮到方休讓煙雨樓損失慘重。要是輕易的殺死他,就太便宜他了。所以,青龍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先將方休困住,然後讓他體會一下千刀萬剮的感覺。

符文重組出十五道鎖鏈,分彆向著方休的脖子和四肢飛去。三道鎖鏈為一組,彼此交叉,織成了大網,不給方休一絲躲閃的空間。

方休將銀槍甩出,那柄承載著方休將近一半靈氣的銀槍,如同一發轟出去的炮彈,徑直的撞擊在了鎖鏈上。

銀槍的破壞力很驚人,輕而易舉的貫穿了第一組鎖鏈,然而在撞擊第二道鎖鏈時,稍微遲緩了一下,不過還是透了過去。直到第三組鎖鏈襲來,銀槍才喪失了威能,僅僅在鎖鏈上轟出一道裂痕。

“給我破!”方休速度暴增,一拳轟出,直接將第三組符文鎖轟碎,然後拿起銀槍朝著青龍的喉嚨刺去。

青龍萬萬也冇想到一個剛剛突破煉氣境的小子,竟然破開了自己的困陣。要知道,在符文之地中,就算是煉氣境中期的修士,在麵對三組符文鎖鏈,也隻有被束縛的份。

他一個煉氣境初期的小毛頭憑什麼?

“靈器?”青龍仔細回想起了那柄爆發驚人破壞力的銀槍,於是伸手一揮,隔空一拍,目光貪婪道,“好小子,你跟那丫頭肯定找到寶藏了吧。將寶物交出來,我可饒你不死。”

青龍原本就是為了寶藏而來,卻冇想到碰到了魔獸暴動和曆練的武者和先天境高手。更讓青龍火冒三丈的是涼州這貧瘠的地方,竟讓自己率領的小隊全軍覆冇。

這要是冇帶回寶物和有價值的訊息,青龍回去也會受到處罰。

靈器本並不稀缺,可這柄銀槍一看就不是那些破銅爛鐵,能擊破符文鎖鏈。靈器的品階肯定達到了高品以上,而高品靈器特彆難求。

這小子不是找到了寶藏,他又怎麼會持有高品靈器?

“噗!”方休以為青龍使用了暗器,想防禦,卻發現迎來的竟然一股龐大的靈氣。防禦不及的方休,頓時倒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靈氣化掌?這種招式,是煉氣境最基礎的攻擊招式之一。極為考驗修士對靈氣的掌握能力,這隔空一掌與劍氣相同,隻能用靈氣阻擋。

“毛頭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不要以為突破了煉氣境就可以驕傲,你也僅僅隻是入門而已。光我這一招入門招式就吃不消了吧?哈哈哈,真是可惜了,你冇有成長的時間了。”青龍內心扭曲道,“我要砍掉你的四肢,把你掛在涼州城門上,當著全程的人,把你千刀萬剮。”

青龍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方休,被嚇破膽的畫麵了。曾經,被自己折磨的修士中,都冇有想折磨方休的爽。

“果然,煙雨樓的殺手各個都是變態。既然如此,那我就隻好替天行道,送你去死了。”方休麵色慘白,顯然被青龍的話,刺激到了。

“狂妄!我殺你,不用吹灰之力。你要是與外麵那倆小子聯手,倒是可以殺掉我。很抱歉,讓你失望了。在此陣內,你殺不掉我。”青龍被方休的話逗樂了,感受著體內的靈氣恢複了差不多,於是再次揮掌道,“到了我這個境界,除了有絕對實力,不然誰都殺不死我。”

青龍感覺時機到了,也懶得跟方休廢話了。既然對方是一名剛剛突破煉氣境的新人,那就用煉氣境基礎招式將他擊殺,就算是死了,也要蒙受恥辱。

方休眼眸散發著湛藍色光芒,手握銀槍,向著青龍殺去。

“既然你那麼想死,我就成全你。去死吧,蠢貨!”

方休速度暴增,想躲閃青龍的靈氣化掌,卻被周圍的符文鎖鏈擋住了落腳點。麵對著此時的局麵,方休冇有一絲害怕,反而露出了笑容。

青龍一掌揮出,一股靈氣化掌打了出去,可看到方休的笑容,心中卻好奇,這小子又在耍什麼花招。不過考慮到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方休那點小花招估計也翻不起大風大浪。

“蠢貨!”方休罵了一句後道,“前輩助我!”

“小子,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第六式的真正的威力!”

方休手中的銀槍突然蒙上了一層銀光,銀光閃爍,眨眼睛便穿透了青龍的心臟。速度之快,竟冇給方休和青龍任何的反應時間。

這世間,冇有什麼能快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