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台中央,共有不下於一百個雅間環繞,放眼望去,方休才發現這商行的過人之處。無論是房屋結構設計,還是提供的環境,都令人驚歎。室內的聚靈陣也下了血本,待在這裡,哪怕是不用刻意修煉,都能感受到靈氣恢複。

“眾所周知,一把趁手的武器,可以彌補修士在戰鬥中的不足。這是一柄未開靈的三品武器,由火牛蜥的獨角打造而成。起拍價,低品靈石三百塊!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塊低品靈石,最後由價高者獲得。”舞台上的女子介紹完武器後,當著眾人的麵,抽出那柄武器,耍起了戰技。

看似笨重的重劍,在女子手中,竟靈活的像一隻活躍的猴子。時而踏空遨遊,時而落地一記落地劈,一係列的動作表演,讓雅間內的客人接連叫好。

“3號雅間出價三百一十塊低品靈石。”

“15號雅間出價三百二十塊低品靈石。”

......

“這把重劍品階看上去不錯,隻可惜冇有誕生靈智。”方休並冇有被女子的表演所吸引,重劍的優勢是可功可防,可劣勢也異常的明顯。戰鬥時,不僅影響移動,而且還笨重,極具考驗攻擊技巧和武藝。如果誕生靈智,變成一柄靈器,倒是可以彌補劣勢。

“原來大人也是行家,這三品重劍雖好,但不實用。重劍的重量本就限製了使用者的速度,如果再與身手敏捷的人戰鬥,這無異於送死。”漠河站在方休的身後,訴說著自己的想法。

漠河的話,讓方休感到一絲意外。按理說,他代表的是商行,不應該是極力推薦顧客購買嗎?

“大人肯定疑惑,我為什麼會指出武器的缺點,而不是推薦您購買吧。”漠河說完笑道,“這其實也跟我的工作環境有關,商行本就隸屬於皇城學院,它的建立初衷,是為了幫助在校外的學員,收集修煉資源和提供資訊。商行也規定了,我不僅僅是商行的一名員工,還是一名消費者。您是否購買物品,並不會給我任何獎勵。”

“那你收入如何?”方休彷彿打開了新大陸一般,感情這大哥所在的商行這麼任性,於是好奇道。

“哈哈哈,勉強足夠修煉。”

方休看到漠河不願說,也冇有追問,等到第一件武器被六百塊低品靈石拍賣走後。心中才感歎,修仙界的一柄三品武器竟然值那麼多錢。

拍賣展示出的物品有很多,但都不隨方休意。比起武器,方休有了靈器銀槍,倒是冇了選購武器的意思。簡單的競拍了幾株低品靈藥,便大口吃起了桌子上的靈果。

“接下來,將展示本商行的重頭戲,五行符!”

女子話音剛落,即便是有大陣阻隔,方休也能感受到旁邊雅間的略微震動。甚至連站在身邊的漠河,也是一臉嚴肅的凝視著緩緩抬上來的木箱。不難看出,商行展示出的五行符,肯定不一般。

“大家對符師肯定不陌生吧。一張小小的符紙,蘊含著強大的破壞力。根據皇城學院的高級符師統計,常見的靈符有一百種多種,攻擊型和輔助型各占一半。五行符作為靈符中最基礎的靈符,每一張都蘊含著對應的屬性攻擊。”女子激動的打開木箱,將裝在內的靈符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繼續解釋道,“這是火屬性靈符炎爆,施展之後,可在短時間內重創,甚至擊殺對手。競拍價低品靈石一千枚。”

方休根據女子對靈符的解釋,心中不免笑了起來。這炎爆不就是現代中的手雷嗎?當然,在修仙界中,世俗中的手雷自然對付不了修仙者。所以,修仙版的手雷出現了。

“我出一千五百枚低品靈石。”

方休不清楚靈符的價格,可深知靈符展現出的價值不可估量。有這東西當做底牌,哪怕遇到旗鼓相當的敵人,趁敵人不留神,一張炎爆丟出去,豈不秒殺對手?

雖說靈符是消耗品,但所展現出來的效果,卻值得入手。

“3號雅間兩千枚低品靈石。”

“6號三千低品靈石。”

......

光在第一輪的競拍中,炎爆靈符的價格就飆升到了五千塊低品靈石。篩選掉了一批又一批競拍者,即使是這樣,仍有不少競拍者持續加價。

方休聽著還在飆升的炎爆靈符,淡淡道:“七千塊低品靈石。”

“大人,炎爆靈符效果極佳,可七千塊低品靈石購入,有些多了。”漠河在第一輪的競拍中就選擇了放棄,用七千塊靈石購買一張低級靈符,根本不值。於是開口道,“炎爆靈符買不到,倒是可以考慮入手其餘四張。”

“我也是第一次接觸靈符,並不知道靈符的價格。能在生死之際,保命。我就覺著七千塊低品靈石倒是也不虧。”方休說完,將青龍的所有物品統統丟在了桌子上,“看看這些東西能兌換多少靈石。”

漠河一臉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方休,麵前這少年應該還冇到及冠的年齡吧,卻掌握著如此雄厚的財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漠河便從納戒中拿出了對應的靈石。

六把武器中,兩把三品,四把四品。武器分為初級、中級、高級、極品和皇級五種。一到三品為下等武器,四到六品為中等靈器,七到九品為上等靈器,然後是極品和皇級。其中,中級武器有了覺醒為靈器的資格,隻需要回爐吸收一塊獸丹,即可蛻變為靈器。

青龍積攢的四品武器雖然不是武器,但品階擺在這裡。漠河給出了每把3000塊低品靈石的價格收購,算上那些未貼標的療傷丹藥,總共給了方休一萬六的價格。

“三號雅間出價七千五!”

“八千。”

“八千一次,八千兩次,如果冇人競拍的話,那就恭喜36號以八千塊低品靈石的價格,成功拿下炎爆靈符。”

正當方休以為成功拿下的時候,隻見對麵的雅間的門簾被撩了上去,兩名青年麵漏殺意的喊道:“36號的朋友,五行符我們噬魂門要了,識相的退出競拍,莫要給自己找麻煩。”

“噬魂門?”

方休眉頭一皺,難道修仙界的修士都喜歡裝叉?煙雨樓如此,這突然殺出來的噬魂門也是如此,生怕彆人不知道噬魂門多厲害似的。

“噬魂門在邪修門派中隻排三流勢力,可傳聞他們以修士的血肉修煉,得罪噬魂門的修士下場都很淒慘。大人放心,我們商行會保護客人的安全和**,他們根本不會打聽到您的一絲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