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經武作為方家的老爺,說的話具有權威性,自然冇人敢違逆,侍衛紛紛退去。

至於老嬤和劉管事自然被方家侍衛拖去黑屋關了起來,臨走之前方銘和大夫人倒是對方休和陸雅琴拋來惡毒的眼神,對於老爺的決定感到極度不滿,但又不敢造次。

恢複了三夫人的身份又如何,冇有陸家給不你們撐腰,你能鬥得過我?

方休攙扶著陸雅琴便回了房間,自始至終從未跟方經武講過一句話。冇有方經武重視的這些年,雖然過得艱苦,但並不是離開他就無法生存。

今日的事情,相信以大夫人的脾氣,肯定不算結束。

定然會在某個陰暗的角落,繼續在背後使壞。

方經武看著方休母子倆人一言不語的離開視線,氣的差點冇忍住踹他,敢甩臉給老子看。

“方伍、方六。七日之內,將此事調查清楚。無論誰從中阻攔,我隻要最後的結果。”

雖然心中猜到了大概,但方經武還是想知道調查出來的真相。

“是!”

......

明日便是家族大會召開的日子,洗衣院今日又發生了那麼大的事,今後註定不會安逸。

劉管事走了之後又來了一位新管事繼續搭理洗衣院,畢竟今晚要準備的新衣物有很多,少了管事管理,洗衣院肯定會亂成一鍋粥。有了前車之鑒,新來的管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陸雅琴和方休請安,閒聊之後便開始重新給洗衣院製定規矩。

“休兒,今晚的事情是娘讓你受委屈了。可你剛剛成為靈脩者,日後更需要資源和人脈。這些娘給不了,可方家卻可以。明日家族大會必定是商討前往魔獸森林試煉的家族成員名額,如果能給你爭取到一個試煉名額,娘受點委屈又算什麼呢!”

陸雅琴跟外麵的風塵女子不同,陸家自古都是靈脩世家。如果陸家的修煉功法不適合女子,陸雅琴也是行走江湖的高手。雖然不是靈脩者,但從小在這樣的世家中熏陶成長,自然對靈脩者有著獨特的理解。

決定靈脩者未來能走多遠的不隻是資質和毅力,資質和毅力隻是決定了你能吃上老天賞的這碗飯。最後能走多遠,還是依仗資源和人脈,不然隻能緩慢前進,甚至止步於此。人脈也是如此,你修為在高,實力再強,孤軍奮戰肯定不行。

這也是陸雅琴為何這些年一直默默承受其他人的欺壓,她在為兒子維持方家這座靠山。

“娘,我知道了。等我強大了,我定幫您討回公道。”方休信誓旦旦道,眼中的神色極為認真。

現在受到的屈辱隻是暫時的,等到他試煉回來,定要讓方家給母親一個說法。這些年受到的委屈肯定就不能這麼算了,他要讓大夫人和整個方家知道,誰都不能欺負他們娘倆。

陸雅琴一臉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方休能成為靈脩者她並不吃驚。隻是她經曆了陸家的遭遇,見識到了靈脩者之間的資源爭奪。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的話,她隻想讓方休當一名普通人,起碼能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

“休兒,你成為靈脩者的事情肯定會讓方家不少人嫉妒。我有種預感,明日的家族大會肯定會詢問你成為靈脩者的事情。事關方家崛起的大事,如果不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會成為眾矢之的,定不能在在方家老祖麵前撒謊。”陸雅琴想到明日的家族大會,極為嚴肅的提醒道。

曾經,方家老祖特意請來仙人為方家子嗣檢查靈根,輪到方休時,便告知不能成為靈脩者。可今日方休卻暴露了靈脩者的身份,必定會引起方家高層的注意力,到時候肯定會詢問方休,一個偽靈根的廢人是如何成為靈脩者,如果這種修行方法可行的話,定會在修仙界引起軒然大波。

方家老祖到時也在場,任何謊言在他麵前形同虛設。所以,方休隻能實話實說。

陸雅琴知道自己的父親在臨終前見過方休一麵,至於他們之間說了什麼,估計也隻有他倆知道。

方休點了點頭,回想起與姥爺見麵的時候,姥爺也隻是囑咐過讓自己今後好好保護娘。至於古書的事情,方休根本就不在意。在血浴結束之後,古書上的符號和字體早已靈海中成了靈根的泥土。

即便是將古書交出去,也隻是一本無字古書罷了。

陸雅琴勞累了一天,又經曆了剛纔的事情,一臉疲倦的讓方休回去準備明日的家族大會。

方休回到自己的屋子便迫不及待的坐在床上開始頓悟,意念來到靈海中,看著爛樹根正一點一點的吸收著光點。吸收完之後,方休急忙開始吸納靈氣並將其煉化,當缺少的光點重新出現時,才鬆了一口氣。

果然跟之前一樣,他的靈海中隻能存納九道光點。這一現象並不難解釋,根據古書描述,靈根分為好多種,其中最基本的便是五行靈根。金木水火土,每一種靈根都擁有獨特的屬性,比如擁有火靈根的靈脩者,他會與火焰產生莫名的熟悉感,最後加以訓練便可操控火焰戰鬥。

水靈根也是如此,通過控製水來完成自己的戰鬥。

五行靈根之外,便是特殊靈根和偽靈根。古書隻記載了偽靈根不易修行外,並冇過多解釋。特殊靈根在古書上也是空白的存在,方休估摸著特殊靈根並不常見,隻是傳說。

不過古書上卻記載著,靈根冇有等級劃分,隻分普通、稀有和特殊三種類型。普通型靈根,吸納的靈氣如同吸氣和吐氣;稀有靈根則是一道水柱。

“偽靈根就隻能吸收芝麻粒大小的靈氣唄!”

方休越看越生氣,本來就充滿希望的他突然被這一段記載來了當頭一棒。睜開眼的方休突然聽到了外麵的打更聲,從爛樹根吸收靈氣到自己完成存儲靈氣也隻不過是一會功夫,冇想到外麵時間過得那麼快,竟然到了五更。

靈脩者果然都是怪物。

方休並冇有因為修煉而感到疲倦,相反,在爛樹根吸收靈氣轉變成精神力的時候,方休在變強的同時,精氣神也在變強。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可以通過氣勢也嚇唬普通人。

“該選擇比魔力牛更高級的魔獸進行第二次血浴了。”

不然單靠吸納靈氣修煉,想要突破先天二層,起碼要一個月的時間。

這就是天賦上的缺陷,隻能另辟其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