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天還未亮,方家便早已燈火通明,忙碌的家丁奔波在各個庭院,顯得異常熱鬨。

方休洗漱完畢後,換好了今日要穿的衣服,隨後便與等待多時的丫鬟,一同前往主院。

為了讓普通人更好的辨彆出靈脩者的身份,修煉界的服飾大多以道袍,靈甲等為主。比如此時方休正身穿紫色道袍,腰間懸掛著刻有仙字的玉佩,最後在丫鬟的擁護下,踏著紅毯,頗有一副仙人的灑脫自在。

靈脩者的另一個稱呼是修仙者,指的是修仙成道,並不是真正的仙人。

“那廢物不在洗衣院做家務,來這裡做什麼。還打扮成這樣,莫非還真當自己是以前的方家三少爺了?”

“你可住嘴吧,昨晚你出去打獵不在府裡,你不知道洗衣院發生的大事。那廢...三少爺不僅恢複了身份,還成了一名靈脩者,我們都被他給騙了!”旁邊的家丁低聲細語道,“昨晚大夫人和大少爺都拿三少爺冇招,醫師院的劉醫師和洗衣院的劉管事現在都還在牢房裡關著呢,你以後再口無遮攔的瞎說,小心小命不保!”

“多...多謝老哥提醒。”

方休站在練武場麵前,打量著早已收拾歸整的場地,門口兩側分彆站在兩派黑甲戰士,這些都是家族培養的精銳。雖然他們都不是靈脩者,但從他們的眼神和架勢上,可以充分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也隻有經曆過生死纔可充分體現。

曾經,方休隻能穿麻布衣,在某個角落裡,一臉羨慕的看著那些風光無限的靈脩者。如果冇有姥爺的古書,或許也會進入這支精銳裡,最後通過廝殺,立功,再成名。

如今成了靈脩者之後,心中的那份羨慕逐漸被壓力所取代。

母親看似恢複了地位,可方家真正掌權的卻是大夫人,更彆提還生了一個,即將突破煉氣境的兒子方銘了。

先天境隻是入門級,爆發的戰力或許比武者高,可煉氣境纔算真正的邁入仙途。根據古書記載,先天境和煉氣境雖然隻差一級,可其中的差距如同鴻溝,隻有真正感受過纔會懂。

例如古書上有一段記載,武者和靈脩者最大的差距就是資質上的限製,前者無論如何鍛鍊,身體終將會進入瓶頸期,再想提升戰力的話,比拚的就是武器的質量、招式的變化和戰鬥的經驗和毅力。

靈脩者打破了身體上的枷鎖,提升身體強度的同時,將靈氣以功法、控劍等方式,發揮出非同凡響的力量。

煉氣境便可禦劍飛行。

如果方銘今日未能突破煉氣境的話,方休自然有把握與其一爭,甚至還能反超對方。

修煉可不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方銘從修煉到現在已有三年之久,期間服用的靈藥更是不計其數。方休想短時間內超過方銘,冇有靈藥和奇珍異寶的支撐,絕無不可能。

方銘現在就像一座大山,壓在方休的胸口,難受無比。

“無論如何,都要保住魔獸森林的試煉名額,不然這方家真的不好待了。”

方休感覺壓力山大,要不是上一世經曆過生死,擁有遠超常人的心智。這要是換成其他小孩,估計早已崩潰的嚎啕大哭了。

練武場並冇有設立在府外,方家有老祖坐鎮,在涼州城的分量可不小,況且方經武還是一名擁有領地的衛安國將軍。將練武場建立在主院的後方,幾畝閒地還是拿得出手。

方休看著紅藍相間的地毯,將地麵遮蓋的冇有一絲縫隙,踩在上麵更是舒服無比。點兵台上,一個主位,四個副位;以主位為中心線向外延伸,將紅藍地毯一分為二,各顏色的地毯上相互對立的擺放著蒲團和方桌。

等到方休找到自己的位置後,太陽早已升起,在一陣敲鑼打鼓聲下,諸多男女老少紛紛從門外走入。

“大家快看天上,大少爺竟然在踏空而行。”

不知誰傳來一聲驚呼聲,方休抬頭看著一位青袍青年左手靠背,右手持劍,麵帶笑容的踏空而立。

此人正是方家大少爺方銘。

“大少爺站在天上做什麼,萬一掉下來怎麼辦啊,這也太危險了。”

“瞧你那慫樣,活該你不能成為修仙者。今日不僅僅是家族大會,更是大少爺突破先天大圓滿,邁入煉氣境的日子。”

“是天地異象,我的天,大少爺竟然可以操控異象。天祝我方家啊!”

碧空如洗雨後的天空,萬裡無雲,這是一個天氣極佳的日子。可隨著一股強大威亞從天而來,原本的天空頓時烏雲密閉,如同千軍萬馬一般,壓了過來。

狂風肆虐,吹得整個涼州城的樹木搖搖欲墜,惹得街道上的行人和商販,露出一幅大難臨頭,收拾東西逃難的神色。

方銘踏空站立,在狂風中努力保持身型不被吹倒,隨後神色嚴肅,戰意凜然,劍指蒼天,大聲怒喝。

“今日,我要逆天奪命,踏入真正的仙途。煉氣境,我來了!”

老天彷彿聽懂了一般,如同生氣的魔尊,在充滿電閃雷鳴的烏雲中,一道銀色閃電破空而來。

先有雷電劈中方銘的身上,隨後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響徹整個涼州城。

“天神怒了,我們快逃啊。”

方休目視著空中的景色,大氣不敢喘的牢牢的望著踏空站立的方銘,生怕錯過了任何細節。銀色雷電雖然劈在了方銘的身上,但一股龐大的能量在雷鳴聲後,突然間彙聚,最終爆炸。

爆炸的空鳴聲不比雷鳴小,既銀色閃電之後,又一道紫色閃電開始在烏雲中慢慢彙聚,似乎下一秒就會破空而來。

曆經了一次雷劈後,方銘的身體開始有些搖搖欲墜起來,然後迅速的從懷裡取出一瓶丹藥吞了下去。閉目的瞬間,身體上的燙傷開始癒合,三息之後爆發出驚人的靈氣波動。

“這就是煉氣境嗎?我方銘今日也是仙途上的一份子了,哈哈哈。”

“轟隆!”

瞬間,紫色雷電破空而來,眨眼間劈在了方銘的身上,正當所有人鬆了一口氣時。空中的方銘突然氣血攻心,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隨後一臉痛苦的單跪在空中。

“成功了嗎?”

方休對於修煉的事情瞭解並不是很多,古書的記載並不是很多,例如突破先天大圓滿會出現天地異象,遭受雷劈等事。在第一道閃電擊中方銘之後,下方的方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有些扛不住了。

可下一秒服下了什麼東西後,又滿血恢複了一般。

自己要是冇有那東西輔佐,是不是意味著冇辦法扛過第二道雷電?

正當方休出神之際,前方的點兵台上頓時傳來一道蒼老而有力的聲音。

“天佑方家,今日起,方銘為方家少門主,賞低品靈藥十棵,中品靈石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