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道紫色雷電結束之後,天空恢複了平靜,幾縷七彩光穿透雲層,包裹住了整個涼州城,使人們產生一種祥瑞加身的感覺。少頃,烏雲消散,歸還了原本屬於人們的安寧和藍天白雲。

“方家真是人才濟濟,人才輩出啊。看來今日我又要大出血了,哈哈哈。”

天空之上,兩柄靈劍朝著練武場直奔而來,聲音先到,未見其人。頃刻,一名身穿白色道袍,麵色紅潤的老人從天而降,落在地上未捲起一顆塵土。

反倒是旁邊的貌美女子,落地的時候,未能掌控力道,踩著靈劍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小坑。

老人雖然已年逾古稀,卻仍是鶴髮童顏,神采奕奕,走起路來自帶清風。

“哈哈,白掌門說的哪裡話。小輩方姍姍能拜入道仙門,那是方家的榮幸,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今日的事情我也很吃驚,或許後輩們都想在我們這些老傢夥麵前秀一下天賦。”方家老祖起身來到白友星麵前,邊笑邊為其安排位置。

雖說白友星參加家族大會不合適,但誰讓方家出了名天賦驚人的方珊珊呢?有了這層師徒關係,方家老祖自然不會放過拉攏關係的好機會。

彆看方家在涼州城很有影響力,可在衛國中,連三流勢力都不算。方家這些年一直都在建功立業,置辦修煉資源,自然得罪了不少勢力。

如果能與道仙門攀上關係,不僅能威懾住敵對勢力,還可以解決家族子弟的修煉問題,總體上好處

“這枚丹藥名為洗髓丹,服用後可以清除體內的毒素和暗瘡,對以後的修煉有莫大的好處,今日當便做賀禮贈晚輩方銘了。”

白友星右手一抬,如同變戲法似的將洗髓丹變了出來,驚得一眾人紛紛走來靠近。

身為修煉小白的方休也忍不住湊了過來,倒想看看這洗髓丹,真如白掌門說的那麼神嗎。

“好了,大家都各回其位,丹藥的事情,等到結束後,自會讓方銘拿給你們看,現在開始舉行家族大會。”

方家老祖看著中高層人都到齊了,作為方家的德高望重的前輩,自然要維持大會的秩序,將眾人安排回位置後,示意長子方經武,次子方玉堂坐在自己的身邊。

方休掃視了一圈後,便看到坐在對麵的二姐方珊珊正盯著自己,眼中滿是好奇和驚訝。

不僅如此,坐在斜對麵的方銘一臉得意的目視著方休,眼中的不屑冇有絲毫隱藏,好像在告訴方休。廢柴就是廢柴,哪怕你成為了靈脩者,跟我相比,依舊是我的踏腳石。

方休歎了一口氣,將目光集中在了方經武身上,這次參加家族大會的目地是為了保住試煉的名額,不然以現在的困境,猴年馬月也突破不了煉氣大圓滿。

冇辦法,方休太需要這次試煉了。

“魔獸森林試煉將在下個月開始,根據可靠訊息,這次進入魔獸森林的通道不止一個,可能在其他州也有通道。可以說,今年的試煉難度會比往年高出許多,本次大會決定,取消家族先天境後期以下的靈脩者參與本次試煉。這也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犧牲。”方經武將早已就協商過的決定宣佈了出來,對於這個結果,方經武也深表遺憾。

培養出一個靈脩者所消耗的資源非常龐大,而且對於家族來說,資源可以花錢購買,但擁有修煉天賦的人卻非常少見。

“作為補償,方家願意提供兩顆低品靈藥和兩顆低品靈石。當然,誰要是能在試煉開始前,邁入先天境後期,方家絕不阻攔參與試煉。”

方經武看著點兵台下的子弟交頭接耳起來,補充道。

現場中,除了方銘和方珊珊兩人滿足試煉條件,其餘人均不滿足,如果他們真的很不甘心錯過這次試煉機會,方經武還是很樂意看見,在試煉開始前,方家又多了幾位先天境後期精銳。

“一個月便提升四五個層數,這幾乎是無人能做到。”白友星打量了現場的所有靈脩者,發現這些靈脩者的修為普遍卡在先天境第三層,即便是天賦優異的方珊珊,也是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纔打破初期的瓶頸。

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突破至先天境後期,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如果不惜一切代價服用靈藥、靈丹的話,倒是可以嘗試一番。

可這樣的代價太大了。

“不錯,本次能參加試煉的人,也隻有方銘和方珊珊兩人了。”方家老祖滿意看向方銘和方珊珊,隨後目光又瞥向了方修,語氣略有些意外道,“你身為經武的三兒子,在冇有任何資源的供給下,能成為靈脩者,倒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

方休的資質特彆差,平時也冇有靈藥滋養,這樣的條件下也能成為靈脩者,簡直是打破了他對修煉的認知。對此,方家老祖有很多的疑問想要詢問方休。

“告訴我,你是如何成為靈脩者。”

自方休出生到現在,見老祖的次數,一把手都能數的清楚。第一次與方家老祖見麵時,還是白掌門為自己檢驗靈根的時候;第二次是在外敵襲擊方家,老祖出關將其擊敗。

所以,方休對老祖冇有的感情波動,就如同見普通人一般。

老祖詢問了,方休自然需要回答。

“回老祖的話,前幾日我在廚房幫忙清理魔力牛血液時,不小心摔進了血池中,在死裡逃生的時候覺醒了靈根。”

對於方休的回答,所有人都露出一幅相信你就有鬼的表情。

摔一跤就能成為靈脩者?真如你說的那般簡單的話,這涼州城的大街上,那天冇有人摔倒?

摔傻摔瘸的倒是有不少,摔成靈脩者的,目前就你一例。

“我的好弟弟呀!你是不是把我們當成小孩哄?誰不知道成為靈脩者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真如你說的那麼容易,這涼州城遍地都是靈脩者了。”

方銘嗤鼻一笑,方休越是選擇隱瞞真相,身上的嫌疑就越大。老祖本就不待見他,這樣下去遲早會將他逐出方家,到那時定要報複昨晚發生的事。

因為他,讓自己和母親在眾人麵前丟了臉,這口氣決不能忍。

隻是可惜,方休修為不夠,冇辦法參加魔獸試煉。不然的話,方銘定讓他後悔那日得罪了自己。

“你運轉一下靈氣給我瞧瞧。”白友星遊曆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頓時來了興趣道。

方休也冇墨跡,當眾運轉起了體內的靈氣,從吸納到煉化,再從煉化到控製遊曆整個經脈,冇有絲毫的隱秘。

當著老祖和仙人的麵,冇必要自找麻煩。

不然得罪了老祖等人,彆說試煉的事情不給解決,到時候那兩顆靈藥也保不住了。

比起血浴,方休倒是有些期待藥浴的效果會如何。

“奇怪,你這靈氣的運轉太過於縹緲。如果真要形容的話,你的靈氣就好比從瓶中擠出的水,而你的身體像一個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