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道仙門掌門白友星見多識廣,各州遊曆多年,像方休這種修煉方式,倒還是第一次遇見。

靈根分為很多種,像偽靈根這種倒不是不能修煉,隻是修煉時,需要莫大的機緣,或者是服用奇珍異寶,可方休這種一清二白的人真的很難想象他是如何踏入靈脩者的行列。

不可否認的是,偽靈根確實可以修煉,隻是耗時耗力罷了。

“你叫方休是吧,”白友星說完,起身走到台下來到方休麵前,語氣平淡道,“老朽當年曆練的時候,偶然學過八卦,雖然不精通,但也勝過無。今日為你算上一卦,算是給你的見麵禮了。”

擁有現代思想的方休,雖然不是很迷信,但重生到異界成為靈脩者的那一刻起,有些朝現實的事情,方休不得不快速消化,並接受。

“感謝天師。”

方休感激完便看著走到跟前的白友星雙眼緊閉,雙手掐指,模樣倒是跟前世的算卦騙子相似,同樣的,他們嘴裡都唸叨著聽不清楚的咒語。

雖然聽不懂,但方休心中很是淨重對方。

“看不透!唉,你的人生被層層迷霧遮蓋,以我現在的道行無法看透迷霧後麵的真相。不過以老道之見,日後你在修行方麵必定與妖獸有莫大的關聯。”白友星眼睛像渾濁的水一般,嚴肅的神色配合著語氣的神道竟讓方休不自覺的認真聽講。

不僅如此,包括方家老祖在內的方家高層紛紛湊了過來。

在方經武看來,這些年對方休的關注並不是很多,但好歹也是自己的親兒子,聽到白掌門看不透方休的未來時,頓時感到很疑惑。白掌門作為道仙門的掌門,在修仙界頗有聲望。

如果不是依靠著方珊珊的關係,方家根本冇有機會與道仙門攀關係。連如此大能都看不透自己的三兒子,莫非他的未來真的讓人捉摸不透?

“白前輩,您是不是看錯了?我弟弟以前可被您檢查過,是偽靈根,根本冇辦法踏入仙途。即是他走了狗屎運,成了靈脩者,可他的資質限製了未來的發展,能不能突破煉氣境都是難題。”方銘雖然不是很懂八卦,可身為修仙者,自然還是聽說過不少傳聞,如今聽到白掌門竟然看不透方休的未來,心裡頓時有些好笑。

一個偽靈根的廢物罷了,他能有什麼未來。

未來跟妖獸有關係?以他的修為,這次能不能參加魔獸森林試煉都是個問題,家族已經規定了,先天境後期纔有機會進入。

就他這種情況,肯定趕不上這次家族試煉了。如此的話,他這個弟弟與自己的差距隻會越來越大,畢竟是廢物嘛。

“方銘,你作為哥哥,怎麼能如此貶低弟弟。”方經武怒斥道,隨後望向方休道,“既然白掌門說了你未來註定與妖獸有關係,你便參加這次的魔獸森林試煉吧。”

方休一聽,內心頓時一陣暗喜。不管白掌門八卦的事情是真是假,倒是解決了試煉的難題,方休心中倒是挺感激。且不說他與白掌門隻是見過兩次麵,單輪這次,方休是打心底的佩服。

“謝白前輩的占仆,謝父親。”

方銘一聽頓時不樂意了,大會說好規定先天後期一下不得參與試煉的,怎麼因為方休的情況,走後門呢?

“爹,大會不是規定先天境後期纔可以參與試煉的嗎?您這特意照顧三弟,對其他人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眾人本來就對這次魔獸試煉無比上心,聽到比自己修為還低的方家三公子都能參加試煉,心裡頓時有些不平衡。

憑什麼一個廢物就能參加試煉,難道就憑他是方家的三公子嗎?

“將軍,您可不能因為方休是您的兒子而照顧他啊。論修為和經驗,在座的各位那個不比三少爺強?”

方經武看著場麵快要失控了,麵色平靜的開始維持秩序道:“我知道論實力和生存能力都比老三強,可這次試煉過於危險,這也是考慮到了大家的安全。白掌門也說了,我這三兒子未來可能與妖獸有關係,哪怕這次試煉丟掉了性命,那是他的命就該如此。為此我願意讓他一試,可在座的各位卻不同,你們是方家的精銳和底蘊,方家不能冇有你們。”

方家老祖點了點頭接道:“不是我們不讓諸位參加這次試煉,的確是這些年方家在外樹敵無數,如果試煉在損失了各位的戰力。從此,方家隻能走下坡路。”

“不如這樣吧,凡是這次冇能參加試煉的靈脩者,都可以來藏寶閣領取三棵靈藥,一塊中品靈石。算是給大家的補償了。”

中品靈石,這可是花錢都買不到的東西。聽到老祖的話,原本躁動的眾人紛紛平靜了下來,比起危險重重的試煉,安穩的領取中品靈石倒也不虧。

白掌門對於這種場麵早已見怪不怪了,涼州城的靈脩者極為稀少,方家能在涼州城成為一流實力,自然離不開這群招募而來的靈脩者。

“既然爹和老祖都如此說了,那試煉的時候,我就多照顧弟弟一番好了。”方銘看了一眼方休後,向方經武和老祖誠懇的提議道。

“這纔是做哥哥該有的樣子,你身為方家的少門主,個人恩怨跟家族複興相比,自然後者最為重要。”

方經武點了點頭,算是平息了這件事。

家族大會一直召開到晌午才結束,方休渾渾噩噩的聽了一下午,對於家族的發展,自然跟他無關。倒是方銘成為煉氣境修士,在本次大會大放異彩,不僅擁有了少門主的地位,還得到了老祖和白友星的賞識。

比起可憐的方休,隻是保住了魔神森林的試煉名額,算是因禍得福了。

大會結束後,接下來便是午宴時刻了,眾人坐在宴席上,看著下人將熱氣騰騰的魔力牛肉端上了桌,紛紛忍不住吞嚥起來。

魔力牛對於靈脩者來說可是大補之物,先天境初期的實力都未必能擊殺一隻成年的魔力牛,倒是身為武修的方經武,卻是連續擊殺了三隻。

可謂是震驚了各位的所有人。

“三弟,魔獸森林危險重重,稍有不慎便會丟了性命,聽哥哥一句勸,彆參加了。”

方銘很不爽方休能被父親如此照顧,尤其是本次大會,竟然當著眾人的麵允許廢材弟弟參與本次試煉。

自己突破煉氣境的時候,都未聽到父親一句誇獎。

既然你想參加試煉,那就彆怪到時候我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