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炳鴻的離場,讓楚驚雲等四個世家之主都愣了一下。

“淩家主這該不會……”

呂躍雲眼睛眯起,最後半句冇能說出口的話已是不言而喻。

“應該不會。”

楚驚雲搖了搖頭,道:“淩家和墨家之間,也發生過幾次大沖突。”

“或許,他是有著另外的想法吧。”

“但倘若他真的如呂家主所說的那樣,我們又該當如何應對?”

於東奎開口道。

這的確是不得不防的一道難題。

“放心,即便他真的那樣做了,也仍舊撼動不了我們。”

楚驚雲淡淡地道:“這三年時間,我們楚家的那位老祖……已然有了些許突破的跡象。”

“!!”

這話一出,於東奎等另外三個世家之主皆是驚了一下。

他們各自的老祖目前都還冇有任何一絲突破的跡象。

然而,楚驚雲卻在這時候告訴他們,楚家的老祖已然有了一絲突破的跡象?!

這訊息若是屬實,可是一場驚天大事!

而楚驚雲放出這個訊息,不光是為了穩定他們的心情,更是在藉此震懾他們,好讓他們跟楚家之間繼續保持緊密 的關係

在場的於東奎等人都心知肚明。

“算了,既然這件事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那就都散了吧。”

楚驚雲起身,雙手負後,站在那裡自有一股宛若頂天立地的氣勢散發出來。

“反正等到‘天罰’降臨之日,墨家一個都跑不掉!”

天罰之日!

於東奎等人都不禁開始等待這個時刻的到來了。

翌日。

今天於家依舊是座無虛席,人頭攢動。

因為任誰都知道,今天的第一場對決,便是百裡鳴和楚斬仙之間的對決!

這兩個頂級天驕之間的勝負,可一直都是界心域內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的大事!

葉輕塵也不擴音起了精神。

畢竟這場對決的勝負,將會決定他在最後一輪決賽的對手將會是誰!

此時,族比台上。

楚斬仙和百裡鳴兩相對立。

楚斬仙和百裡鳴的身上,皆是散發著淩然可怖的氣場。

在空氣中隱隱對碰比拚著。

而一些感知敏銳的人能夠感覺得到,在氣場的對拚中,百裡鳴是明顯處於下風的。

還未開打,雙方就已然過招了。

“百裡鳴,在還未進行秘境傳承修煉之前,你我修為相當,卻屢次敗在我的手下。”

楚斬仙淡淡開口,道:

“現如今,你我的修為相差一個小境界,我楚家的傳承更是要強於你百裡家的傳承。”

“這一場對決,你豈有半點勝的可能?”

“不如早點認輸,這樣我們還能交個朋友。”

楚斬仙的意思和想法都說得很清楚。

他想要不費吹灰之力,便贏下這場對決。

畢竟明天就是最終的決賽。

他想要儲存體力,也屬實正常。

然而,百裡鳴卻絲毫不給他這個臉麵。

他也同樣冷淡開口,道:

“即便如今我的修為要低於你,可這並不代表我就一定會輸掉這場對決。”

“相反,我一定要贏過你!”

轟!!百裡鳴身上的氣場陡然爆發,原本垂下的雙臂衣袖頓時猛然鼓盪而起,彰顯著他此刻已是火力全開!

“哼,給你一次機會,卻還要這般不識好歹。”

楚斬仙冷哼一聲,顯然覺得麵子上有些掛不住。

他身上的氣場緩緩鋪開,如同海波平緩擴散,和百裡鳴的氣場爆發形成鮮明對比。

可百裡鳴的氣場卻像是受到壓製一般,被層層推退回去。

站在台上的於允明也冇再耽擱,一聲令下之後,兩人的對決便立刻開始!

轟!

百裡鳴首先出動。

他一身氣機轟鳴流轉,氣衝四方。

他抬起手臂,一拳砸向楚斬仙的麵門,如同萬仞山嶽般轟砸而出!

楚斬仙腳下未動,雙手依舊負後,一對眼眸陡然閃過一道蒼茫銳利的劍芒。

一道劍氣陡然穿刺而出,直迎百裡鳴轟砸而出的鐵拳!

砰!!!

劍氣崩裂碎散。

百裡鳴整個人也被震飛出去。

他毫髮未傷,但這一擊未能得果讓他皺了皺眉頭。

旋即他再次出動,身上氣機宛若長河,傾蕩天地。

“天蕩傾塵拳!”

他再次轟出一拳。

拳勁如芒轟出,覆著一層塵芒,彷彿破開天地凡塵一般,朝著楚斬仙的方向轟殺而去!

若說之前的一拳僅僅隻是試探,那麼這一拳,便已然用上了百裡鳴的八成力量!

似是感受到了這一拳蘊含的威能,楚斬仙眉毛微挑,終於抽出了揹負在身後的左手。

隻見他雙指駢劍,無儘劍氣頃刻間斜掠而起,如同挽起一道劍氣長河,橫貫在前方!

轟!!!!

彷彿可破開天地的一拳轟在楚斬仙麵前的劍氣長河上。

刹那間,劍氣長河劇烈顫蕩,隱隱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楚斬仙見狀,輕喝一聲。

“開!”

轟!!

劍氣長河崩散而開,拳勁也被瞬間削減去大半威能。

然而拳勁轟砸在楚斬仙身上的時候,百裡鳴也同樣在動!

隻見他從側方殺出,朝著楚斬仙的側身要害襲擊而去!

楚斬仙不驚不慌,先是一道劍氣將那道拳勁一分為二,隨後抽身迴轉,抬手拍出一掌,與百裡鳴硬撼在一起!

轟——!!!

纔剛剛修覆沒多久的族比台瞬間又崩裂出無數裂痕。

兩人之間所引發的破壞讓眾人都不禁大為驚歎。

“這兩個傢夥……不愧為當代界心域的絕世天驕!”

“傳承世家到底還是強……尤其這倆還分彆隸屬於排名第一第二的傳承世家!簡直太強大了!”

“我在他們這般年紀的時候,本就遠遠不如他們……然而今天的這場對決卻讓我意識到,我和他們相比,根本給他們二人提鞋都不配!”

“未來估計還會是百裡家和楚家爭鋒了,其他傳承世家根本冇有半點機會!”

不少人心裡都在感慨。

雖然這場對決纔剛剛開始冇多久。

僅僅隻是開頭這幾個回合之間的碰撞,便已然讓眾人都知道接下來的對決將會有多麼精彩。

而結果,也的確冇有出乎他們的意料。

接下來的幾十個回合,雙方都在以拳腳對拚。

這兩人在拳腳方麵的對拚,似乎無法明顯區分出到底是誰站在上風,亦或者是兩人都在真正地僵持著。

但有不少眼尖的人發現,即便是拳腳對拚,百裡鳴也仍舊略微落後於楚斬仙。

光是看他身上的傷勢比楚斬仙都要多,就能夠明白了。

終於,在幾十個回合之後,百裡鳴率先按捺不住,開始動用了武器。

“千裂碎岩殺!!”

百裡鳴掏出了一把岩槍,凝聚起無比恐怖的霸烈槍威,朝著楚斬仙穿刺而去!

極近的距離之下,楚斬仙來不及喚出武器,神情瞬間變得極為凝重。

隻見刹那之間,楚斬仙雙拳砸出,兩道巨劍之影憑空出現,共同合力,朝著百裡鳴施展而出的這一記“千裂碎岩殺”迎擊而去!

轟!!!!!!

這一下,頓時引起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

不少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但眼睛依舊一眨不眨地看著族比台。

族比台上碎石紛飛,塵沙飛揚。

楚斬仙的身影倒飛而出,但卻冇有絲毫重傷之態,反而藉著百裡鳴這一槍爆發出來的力量和百裡鳴拉開了距離。

隨後,他也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一柄冇有任何顏色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看上去顯得極為低調和平凡。

但站在他對麵的百裡鳴卻冇有絲毫輕視,臉上的神情反而變得更加凝重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論層次,楚斬仙手裡的這把武器,甚至還要超過他手裡的“仞岩槍”。

此劍名為——不敗劍!

意味著無論遇到誰,都能立於不敗之地!

楚斬仙也是帶著它,開啟了這一屆八大傳承世家年輕一輩當中的傳奇曆程!

“也是一名劍修啊……”

葉輕塵手撐著下巴,若有所思。

“不敗劍一出,你將再也冇有與我爭奪勝利的機會。”

不敗劍在手,楚斬仙那一身原本隱隱間被百裡鳴壓製的氣場頓時如破開桎梏一般,衝盪開來!

氣衝鬥雲,橫貫十方!

宛若一尊不敗劍神!

“哼,我今天偏要讓你手中的這把不敗劍嘗一嘗失敗的滋味!”

百裡鳴顯然鬥誌十足,冇有因為氣場被反壓製而露出怯態,反而手持仞岩槍,再次淩空殺去!

仞岩槍對戰不敗劍。

武器上的比拚,顯然為這場對決又增添了一粉驚險十足的刺激感。

有仞岩槍在手,百裡鳴施展出的攻擊也變得更加霸烈了起來。

然而楚斬仙當真宛若不敗劍神一般,一劍一式,次次都能夠將百裡鳴爆發而出的可怕槍威化解開來!

百裡鳴空有一身可怕力量,卻根本無法找到機會轟砸在楚斬仙身上!

葉輕塵看了一眼,發現這不敗劍在層次上,的確要高出百裡鳴手裡的仞岩槍兩個檔次!

武器之間層麵上的壓製,顯然讓百裡鳴極為地不好受。

然而他仍舊還是戰到了最後!

長達兩刻鐘的精彩對決之後,雙方的真氣修為顯然都已被消耗掉大半。

他們二人都明顯不能再戰下去。

最終,某一個時刻,楚斬仙抓住一絲機會,一道銳利無比的劍氣破開百裡鳴的防禦,劍帶人走,閃爍著寒光的劍鋒直接停在了百裡鳴的下巴!

隻差一點,便能徹底要了百裡鳴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