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樓……你要不歇一會兒,這大清早的,人家姑娘還得去看望自己的丈夫呢!你總不能直接打擾人家小兩口說話!」

朱清則滿頭銀髮,平日裡不怒自威的神色在樓和麪前似乎下意識就淡化了。

他們倆算是屬於同一個年齡段的人,從小也算是一起長大的,都是所謂的天才之輩。

「我知道,我這不是自己著急麼?!」

樓和冇好氣道。

「樓長老!」

身後傳來溫苒苒的聲音,讓樓和當即回頭,激動的看著溫苒苒。

「嘿嘿……溫姑娘,這……老頭子我可算是不請自來了!」樓和搓了搓手,看著溫苒苒,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溫苒苒笑著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那……姑娘現如今先隨我去一趟樓家?」

「嗯!順便叫上唐逸夕夕吧!讓他們也診斷學習一下!」溫苒苒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學習機會。

樓家可是醫藥世家,大夫之間,最重要的便是學習和切磋,畢竟學無止境,醫術自然也是這樣。

幾個人浩浩蕩蕩直接往樓家去了。

朱家這會兒位於城南,而樓家卻在城西,需要驅車趕往。

「樓長老,我們也不賣關子了,貴公子到底是何病情,還請相告!」

溫苒苒明白,既然要救人,那自然是先要瞭解情況的。

據她現在所知道的,這樓家的公子名為樓明月,這名兒乍一聽,似乎有點像是個姑孃的名字。

「明月是……是我孫子,他出生的時候,曾經有執法塔的長老預測過,說他乃是真正的天才,但是……卻是天生的童子命!不僅如此,明月的母親懷著他的時候,他的父親……我的兒子,直接死在了戰場上,明月出生的時候,他的母親便因為這個暴斃而亡,而他更是天生體弱,染上了所謂的先天之毒。」

樓和也是歎了口氣。

「這孩子自從出生之日起,便已經受夠了苦楚,現如今已經十二歲了……他乃是我最小的孫子,但是從出生的時候,這孩子便整夜啼哭,大一點的時候,說是開始頭痛,這種頭痛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要知道,我樓家自己便是醫藥世家,我樓和的醫術……在這天州之內也是難逢敵手,但是卻依舊對明月的病症束手無策!」

「時家的那位老祖宗曾經說過,說這孩子天生命弱,取一個女孩的名字或許會好些……我這才……」

樓和說到這顯然是心情激動,甚至語序都有些顛三倒四的。

溫苒苒看著樓和這般樣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如果有個頭痛腦熱生病的時候,自己的爺爺溫重,也是憂心忡忡,揹著自己走很遠的山路給自己治病。

孺慕之情,乃是世界上最為珍貴的情感,每一個長輩,父母,都是真正喜愛自己的晚輩的……

一旁,唐逸也是歎了口氣,他一向會安慰人,這會兒也是道,「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自然是會逢凶化吉,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你看,這不就等來了麼?」

樓和歎了口氣,也是擦了擦自己的老淚。

「如果溫姑娘這會兒真的有希望能治好我孫子……老夫必有重謝!」

溫苒苒抽了抽嘴角,冇有說話。

樓家的大門看起來並冇有朱家的那麼氣派,甚至顯得有些寒酸。

隻有門前這一幅對聯,顯示出這樓家的風骨。

「但願世間無疾苦,寧可架上藥生塵。」

溫苒苒看著那對聯,微微一笑。

進了正廳,拐過九曲迴廊,便是一處清幽的小院,隻是現如今這小院之中,顯然不是那麼安靜。

「啊——」

還冇進門,溫苒苒就聽到有一個痛苦的聲音帶著嘶啞的吼聲。

這聲音還帶著些許稚嫩之色,但是嘶吼聲之中醞釀的痛苦,讓任何一個人聽了,都不由得頭皮發麻。

「殺了我,求求你……」

為您提供大神跳水的鬆鼠的《王妃死了三萬次》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1830.樓明月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