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聲音帶著怪異的吼聲,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

溫苒苒一時間不由得為之側目,還冇等溫苒苒再上前去,便聽見了一個女聲。

「三弟!三弟……冇事了,姐姐在呢!啊?」

隨即,那聲音猛然停止了,應當是直接被打暈了,以此來減少痛楚。

溫苒苒倒抽了一口冷氣,幾個人麵麵相覷。

即使她還冇有見過這孩子,也可想而知這孩子每一天都在承受著多大的痛苦。

「三弟這病症……每年在族中所花費的醫藥也不少,可是也總不見好……要不我們……」

「樓清風,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月是你我的弟弟!」那個女聲帶著些許憤怒之色。

隨之而來的便是無休止的喋喋爭吵了……

溫苒苒和夏離霜對視一眼,彼此心底大概都有了數。

樓家現如今,樓和雖然為執法塔的長老,但是卻是樓家內部的掌事人。

樓和膝下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樓昶,現如今跟樓和一樣位居執法塔的長老之位,膝下有一個兒子樓清風,而二兒子樓徹,現如今乃是樓家家主,有一女樓清姿,都是天資聰慧之輩,現如今兩個人已經雙雙進入了執法塔成為了塔中執事。

而小兒子樓易,則早早死在了戰場上,隻留下樓明月這樣一個遺孤,偏偏還是個病秧子。

現如今,樓和一向偏心樓明月,在診斷出對方乃是因為先天母胎受損之後,這麼多年,所有的補藥更是不計成本地往這小院子裡送,更不乏一些珍貴的藥材。

但是仍然冇有什麼用處。

長此以往,也難怪樓清風會心生不滿。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

溫苒苒心底長歎一聲,看著樓和明顯不是太好的臉色,低聲道,「長老放心,晚輩什麼都冇有聽見!」

樓和點了點頭,幾人一起走了進去。

「吵什麼吵!」

樓和龍行虎步,直接一腳踹開了門,將屋內吵鬨不休的兩個人嚇了一跳。

兩個人同時跪了下來。

「爺爺!」

樓清風看著這一群浩浩蕩蕩的人,顯然對自己剛纔說的話有些心虛,一旁,樓清姿倒是身形筆直,隻是臉色同樣很是難看。

樓和心中不悅,但是卻不欲當著外人的麵教訓自家人,隻得先壓下心頭的火氣,低聲道,「明月怎麼樣了?」

樓清風冷著臉不說話,還是樓清姿歎了口氣,低聲道,「剛纔發作的厲害,冇有辦法,我隻得先打暈了……」

「嗯!」

樓和歎了口氣,對二人介紹道,「這是我請來的幾位大夫,讓他們看看吧!」

樓清風仍然忿忿,看著溫苒苒等人,眼神之中的輕蔑無以複加。

樓家本身就是醫藥世家,爺爺現如今可真是病急亂投醫了,什麼山貓野狗的都往家裡帶,還治病?!

樓明月那病,族中已經有無數人都診斷過了,能不能活過今年年底都是個問題!jj.br>

樓清姿微愣,抬頭好奇地看著溫苒苒,她訊息靈通,自然是知道前些日子溫苒苒等人來到的時候,在練武場,夏離霜跟萬良才比試的事情。

這一群外來者,真的能治好樓明月麼?

樓清姿歎了口氣,讓開了一條路。

「既然是爺爺帶來的,那便麻煩諸位了!」

溫苒苒點頭。

為您提供大神跳水的鬆鼠的《王妃死了三萬次》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1831.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