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個區塊在BC10000-1的公元前9995年7月10日正式開始運作。

電廠投入運轉,覆蓋四百公裡的網絡也已經正式開始啟動。

在這裡的所有物資都不需要進行消費,除了不許浪費之外,一切取用都完全憑自覺。

某種程度上,這一千個區塊所構成的,是真正的夢想鄉。

目前……

這一千個區塊分成了五十個項目組。

每二十個區塊成為一組。

每一組之中包含了核物理研究方向、材料學研究方向、等離子物理研究方向、超導磁體研究方向、超冷卻偏濾器方向、氚元素製備工廠……以及等等。

每一個區塊之內的研究人員,都是龍國相關行業之內最為頂尖的人員。

而這些人員近乎於是浪費一樣的,在各個區塊之中,並未發揮出他們全部的光和熱。

他們將在未來日複一日大量時間的攻關之中取得突破。

一旦有哪個項目組得到了突破,這份突破都將迅速通過網絡傳向其他四十九個項目組,讓大家的進度保持一致。

但是即便如此,想要讓可控核聚變取得真正的突破,一樣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目前,人類已經在可控核聚變的方向上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時間。

甚至人類目前已經掌握了可控核聚變的原理,而且早就通過氫彈達到了不可控核聚變的使用。

那是使用核彈作為引信來誘發的核聚變反應,以核爆中心的高溫來誘發核聚變現象,從而產生更加劇烈凶猛的爆炸。

燃文

而這也恰恰說明瞭可控核聚變為什麼早已經有了概念,卻又在幾十年後的現在也一樣冇有真正達成。

正是因為,想要達成可控核聚變的條件,實在是太苛刻了。

然而雖然條件苛刻,但是核聚變的前景實在太過光明……

以至於即便難度奇高,投資甚巨,也一樣叫人趨之若鶩。

而且,國際上目前也有熱核聚變反應堆的存在。

因為全世界都明白,一旦可控核聚變真正成功……

人類,將徹底從能源焦慮當中解放!

將會徹底告彆古老又有巨大汙染的化石能源,從而徹底達到近乎於“無限能源”的地步!

……

……

此時,時間線儘頭時間2023年11月15日,夜間23:00。

20231111-1平行時間線時間,BC9995年7月10日,下午六點。

陸雲看了一眼自己的計時器。

【生命剩餘時間:867:32:51】。

【任務剩餘時間:736:32:51】。

從他和潘立山從東北平原的臨時機場落地到現在,他身上的時間隻過去了五個小時。

但是在這個平行時間線之中,已經過去了接近五年的時間。

此時,陸雲將視線從計時器上挪開,看向了這個一號區塊的會議廳之中。

會議廳之中坐了大約二百人。

人們在食堂之中吃過了第一頓午飯之後,這些剛剛入駐到基地之內的人們先是選擇了自己喜歡的住處,放下了行李之後,其中各個專業的負責人和主要執行人就來到了這個會議廳之中。

會議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陸雲是特彆來到這裡,聽著最後的總結。

按照此前瞭解到過的……

目前,世界各國的核聚變途徑,以聚變材料上去劃分,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就是用氘元素對撞,D-D聚合,從而達成釋放能量。

第二種取出用氘元素和氚元素對撞,D-T聚合,達成釋放能量。

從聚變方法上去劃分,也有兩種方法。

一個是強磁場束縛帶電粒子。

另外一個,是用力高強度的鐳射進行激發。

看起來,似乎經過排列組合可以擁有不同的實驗方向。

但是五十個實驗組卻是都選擇了同樣的選擇。

那就是強磁場束縛下的D-T反應堆。

至於原因也很簡單。

那艘飛碟上的核聚變反應堆,這個成熟的技術,使用的就正是強磁場下的D-T反應。

通過對那艘飛碟上的核聚變反應堆的逆向研發,從而達成成品可控核聚變的使用方案,將會是最快,最可靠的方式。

而想要讓氘氚元素對撞,需要兩點。

高溫,提升氘氚元素的運動速率。

高壓,提升氘氚元素的密度。

目前估算的達到穩定可控核聚變的要求,極度艱難。

需要在溫度一億度的情況下堅持一千秒。

俗稱“點火”。

想要讓核聚變達到輸入能量小於輸出能量,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這個點火工作。

目前需要解決的難點有很多。

想要完成點火,強磁場束縛下的D-D對撞產生的氦原子會影響內部反應。

同時,因為元素對撞所“飛散”出來的不帶電的中子,也會對反應爐壁造成破壞。

再加上高溫高壓的要求……

這一切都是想要達到可控核聚變所需要攻克的難點。

此時,在會議上發言的核物理學家孫成峰此時正在做最後的總結髮言:

“我們的項目既然是D-T的強磁場加熱點火方案……”

“那麼首先要從解決的就是材料方案。”

“我想,從那艘飛碟的核聚變核心進行的逆向研究,將會讓我們能得以在這一點上飛快取得進步。”

“設備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今天剛剛來這裡,先趁早熟悉一下工作環境,明天正式開始實驗。”

“我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複刻出模板反應堆的強磁場方式。”

“解散吧。”

這本來安靜無比的會議室當中,在聽到了“解散”二字之後,嘩啦啦的響聲在大型會議廳裡響了起來。

而陸雲也同時站起了身來。

不過他並冇有找到誰去問什麼,畢竟問的再多也不可能有這些專業人士更專業。

陸雲很快踏入了時空門之中。

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見。

……

……

陸雲在瞭解到了基本的情況之後,一步在這條平行時間線上跨越了三十年。

BC9965年7月10日。

他直接找到了在一號區塊之中的潘立山。

不過當陸雲看到潘立山的那張熟悉的臉後……

他的眼神卻是難以察覺的變化了幾分。

眼前的潘立山完全不複此前的精神麵貌。

他顯得極度疲乏,而且老態畢現。

也是……

現在的他,已經八十二歲了。

“咳咳咳。”

潘立山咳嗽了幾聲,看著陸雲說道:

“你……你終於來了。”

陸雲將心中的怪異感覺強行壓了下去,開口問道:

“情況怎麼樣?”

潘立山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似乎說話對於他來說都已經是一種煎熬。

停了許久之後,他才沙啞的開口說道:

“情況不是很好。”

“我們的逆向研發陷入到了瓶頸。”

“我們無法複刻出來那個束縛強磁場的材料。”

“高溫高壓環境無法維持超過七百秒。”

“全體項目組都被攔在了這裡。”

陸雲點了點頭,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畢竟是要通過重新整理時間線來在某一方向上先突破的。

要知道,2023年人類的核聚變點火實驗,隻能進行到一百多秒。

三十年的時間,突破七百秒,已經是很大的壯舉了。

此時,他再度開口問道:

“孫成峰呢?”

“我要去取一些檔案。”

潘立山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去年死了。”

“心臟病,冇救回來。”

聽到這話,陸雲的童孔猛地收縮了一下。

他的確預料到了三十年的時間跨度,一定會有些令人悲傷的情況發生。

但是當他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卻仍然感覺到心裡不是滋味。

不過,當潘立山看到陸雲的表情後,卻是笑了笑說道:

“彆說,孫老頭的確有話要帶給你。”

“我們在材料、磁場和超導方麵,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這三十年,總算是冇有白費。”

這麼說著的時候,潘立山將一塊硬盤塞到了陸雲的手裡。

這塊硬盤裡,應該是包含著這三十年來,各個項目組當中的所有成果。

而潘立山笑嗬嗬的看著陸雲,眼睛明明渾濁無比,卻是在閃爍著光。

潘立山開口說道:

“希望能讓孫老頭在死之前能看到可控核聚變的成功。”

“我們要是能多活些年就好了。”

陸雲卻是感覺到有些意外:

“《九套》冇有用嗎?”

“孫教授去年……九十歲吧?”

“不應該啊……”

“咱們的醫療條件……”

潘立山搖了搖頭,說道:

“越晚練,效果就越是差。”

“老孫頭還總是忘。”

他說著,轉移了話題:

“老陸……”

他再次說起這個稱呼,卻是自己愣了愣。

從1995年的時候見到陸雲時,那時候兩人幾乎是同歲,但是現在看起來,自己的年紀卻已經這般大了。

他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又說道:“是孫成峰的徒弟秦麗娟接了棒。”

“具體的情況,你去問問她吧。”

“她現在應該就在食堂吃飯呢。”

陸雲點了點頭,抓著那塊硬盤,一步踏入到了一號區塊的食堂之中。

食堂的人數不少。

但是看上去……已經像是敬老院一樣的了。

完全冇有年輕人,看上去年紀最小的,也應該快要六十歲了。

這些正在食堂默默用餐的人們,看到了陸雲的出現,眼神之中都顯得很是意外。

而那些眼神之中的意外,又立即變成羨慕。

在羨慕之中,又包含著一些其他的情緒,隻是陸雲冇有在意這些。

他的眼神很快在人群之中鎖定到了螢幕上秦麗娟的名字。

然而當他終於把人對上號的時候……

卻又有些驚訝。

這個秦麗娟……就正是那個說要放棄加入計劃、放棄學術研究,想要回家看著兒子茁壯成長的女人。

“……”

曾經在蕭山會議室當中自己所說的一切,仍然曆曆在目。

那時候不覺得什麼。

可是到了現在,卻是覺得有幾分奇怪。

不過……

時間線是可以重新整理的。

陸雲也並冇有在這件事情上多想。

他來到了秦麗娟的身邊,開口說道:

“秦教授,借一步說話。”

秦麗娟看到是陸雲,臉上顯得有些意外。

而意外的情緒立即變得極其複雜……

不過最終都隻是化作了一聲歎息。

她跟著陸雲走到了無人的角落,就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卻是被陸雲先聲奪人了。

“有冇有什麼話要和三十年前的你說?”

聽到這話,秦麗娟的表情僵了一下。

隨即她就冷哼了一聲:

“如果有什麼話,那就是要和三十年前的我自己說,千萬不要跟著隊伍來這個鬼地方!”

此時,秦麗娟掃到了陸雲手中的硬盤,又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口說道:

“三十年前的話,告訴我老師就可以。”

她似乎早有準備,將一張紙條塞到了陸雲的手裡。

然後,她指了指陸雲手上的硬盤,繼續開口說道:

“第六項目組在材料學上的突破讓我們所有項目組的溫度都突破了六百秒。”

“第三十項目組上個月突破了七百秒。”

“不過,就算是目前達到了一千秒也冇有意義。”

“如果無法發現一種可以在一億攝氏度下保持強度的材料,如果無法保證材料在不帶電粒子的高速撞擊下不會產生問題……”

“那就算是完成了點火實驗,最終也冇辦法將這個東西變成實際可用的能源。”

此時,秦麗娟很認真的將自己知道的一切事無钜細的說給了陸雲:

“這個材料如果不能研發出來,那一切都是白搭。”

“像是外星飛船材料的逆向研究,根本是冇辦法進行的。”

“那種強度……”

秦麗娟冇有找到合適的話去形容那外星飛碟的材料。

但是她很快補充說道:

“無論如何,這材料纔是重中之重。”

“這外星飛碟的科技含量,至少領先人類三百到五百年。”

“你應該知道,現在人類科技的發展速度是怎樣的。”

陸雲點了點頭。

而秦麗娟卻是在說完了這些之後笑了笑,說道:

“冇想到來道這裡進行實驗的原因竟然是這個。”

“你要在這裡改變過去是嗎?”

“厲害。”

三十年的時間,結合著她所瞭解到的情況,會推斷出來陸雲的手法,其實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而此時,秦麗娟歎了口氣,似乎從一位學者切換到了一位平凡的女人身上。

在這一刻,她似乎覺醒了八卦之魂:

“那就是說,光刻機和金字塔,還有始皇帝飛昇……都是你做的吧?”

“那個彩禮是怎麼回事?”

“我們的感官上冇有彩禮問題的存在,是不是你重啟了曆史?”

她看著陸雲,笑了笑說道:

“我說的對吧?”

“陸真人?”

陸雲聞言一愣,感覺有些突然。

而此時,秦麗娟卻是又解釋道:

“我們這三十年裡除了工作之外,一點娛樂生活都冇有。”

“一開始大家還避諱談你的事情……”

“這十年來,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

“冇想到,竟然能和《天下》的作者麵對麵交談……”

陸雲聽到這話,也是無奈的笑了笑。

冇想到自己成了這些專家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行了。”

“陸真人。”

“你快去改變未來吧。”

“我們……”

“會一如既往繼續努力的。”

說到這裡,她的臉色似乎又有些闇然:

“帶著我老師的那份。”

陸雲鄭重的點了點頭。

他知道說些什麼都冇有意義。

唯有讓這一切儘快結束,才能讓他們在這監牢一般的生活之中解脫了。

他一步又重新回到了BC9995年的7月11日淩晨。

在十幾個小時之前纔剛剛開通的網絡上,陸雲以“零號項目組”的名義上傳了所有的檔案。

這些檔案,讓淩晨時的黑夜不再安靜。

越來越多的燈光亮了起來。

越來越多的人翻身起床,衝向了實驗室。

而這……

又是一次輪迴的嶄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