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綱顯得不可置信。

他無法理解。

而後,他抬頭看向朱棣。

朱棣依舊冷冷地看著他。

張安世在一旁笑道:“紀都督,你……還想見一見其他的家人嗎?”

紀綱臉色難看極了,其實他見到了紀文龍時,就已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抬頭,凝視著張安世道:“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他不甘心,依舊還怨恨,尤其是那一雙眼睛裡,帶著怨毒之色。

他咬著自己的牙,深吸了口氣,才又道:“為什麼……會到這樣的境地。”

“這應該問你,而不應該問我。”張安世道:“你應該知道,今日是我的洞房花燭夜吧,這洞房花燭夜,我不陪著自己的妻子,卻和伱同處一室,不也是拜你紀綱所賜嗎?”

紀綱的臉上,帶著無比的痛苦,他搖了搖頭,此時依舊難以置信,愣愣地道:“可是……可是……事情不該是到今日這個地步的。”

張安世道:“這隻怪你聰明反被聰明誤。”

紀綱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後又閉上了眼,口裡長歎了氣,他似乎慢慢地開始接受眼前的現實,心情似乎稍稍地平複了一些。

這時,才認真地看著張安世道:“你是如何察覺……到的?”

張安世淡淡道:“是因為紀都督你自己。”

紀綱抬眸,皺眉道:“我自己?”

張安世道:“紀都督為何會淪落到今日這個地步?”

朱棣安靜地端坐在一旁,冷冷地傾聽。

此時的朱棣,心裡也有許多的疑問,隻是他冇有張口詢問,因為他清楚,真相即將要揭曉了。

紀綱這才又找到了一絲激動的反應,提高了聲調道:“你是想說我癡心妄想嗎?”

張安世淡淡地搖頭道:“不,每一個人都有野心,這世上,即便是我張安世,何嘗不希望自己銀子更多,權柄更大呢?”

朱棣一挑眉。

這傢夥自己承認,不打自招了。

隻見張安世隨接著道:“這是人性,紀都督的野心比彆人要大一些,其實……也無可厚非。我還看到田壟裡的農夫,在幻想著進皇宮裡做皇帝,讓娘娘給他老大餅呢。更何況是紀都督你?紀都督雖非位極人臣,卻是手掌錦衣衛,權勢熏天了。”

紀綱咬牙道:“那是為何……為何說我會淪落到這一步。”

張安世凝視著紀綱道:“因為在這個世上,紀都督你從未相信過任何一個人,你能相信的人,永遠都是你自己。這就是你最大的破綻,正因為有這樣的破綻,所以纔給了我機會。”

紀綱聽著,眼裡卻儘是茫然。

張安世則是平靜地繼續道:“我們活在世上,都有私慾,可是……人活在世上,依舊還有真情,就如太子殿下將我養大,視我為骨肉至親,我心裡便隻想著對自己的姐夫好。又如陛下,對我有知遇之恩,我就想著,在他麵前多顯一顯身手。”

“還有我的幾個結拜兄弟,他們腦子不好,我總是給他們出主意,免得他們上了彆人的當。”

張安世道:“所以,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可人活在世上,卻總是不免會有至親,會有好友,有值得托付之人,也有自己值得信任之人。”

紀綱輕蔑一笑,對此不屑於顧。

張安世道:“這就是為何你淪落到今日這下場的原因。你從未相信過任何人,你認為你當初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爭取來的。因而,你成為錦衣衛指揮使之後,你非但冇有得到滿足,反而有一種巨大的危機感,他認為陛下不值得相信,遲早有一天,會狡兔死、走狗烹,所以你才處心積慮地在處處準備。”

“於錦衣衛內部,你收買人心,對外,你又大量籠絡那些亡命之徒,你滅門破家,斂了無數的財富,為的……就是有朝一日,等到陛下對你厭棄的時候,你有反擊之力。其實……也恰恰是因為如此,你的這些事,遲早也要敗露,而事情敗露之後,便要逼得陛下非要對你動手不可了。”

“由此可見,今日之果,實因從前種下的因,你越是有危機感,這危機也就隨之而來。”

紀綱冷哼,看一眼朱棣,朱棣依舊端坐,麵上冇有表情。

紀綱深吸一口氣,道:“就算是如此吧,那又如何,這與我今日又有什麼關係?”

“一個有危機感的人,一定會想儘辦法給自己留下後路!這也是為何,你下獄之後,卻發現你的家人,早已帶著你的財富早已逃之夭夭的原因。”

張安世笑了笑,接著道:“還記得那個書吏嗎?那個書吏,其實根本就不是你的退路,是嗎?”

紀綱憤恨地看著張安世:“你還察覺到了這個?”

“對。”張安世道:“因為你這條後路,簡直冇有任何道理。你讓書吏去聯絡兀良哈部是真,與兀良哈部沆瀣一氣之後,又去聯絡韃靼部也是真。隻可惜……這雖然是真的,可是那個書吏,實則不過是你的棄子。煙霧彈,聽說過嗎?有一種火藥,可以放出煙霧來,用來迷惑敵人。這書吏,實則就是煙霧彈的作用了。”

紀綱身軀微微顫抖,他咬著牙,眼底依舊還有不甘。

朱棣此時不由道:“你為何認為這是……煙霧彈?”

張安世道:“很簡單,這裡頭有一個天大的破綻,那便是……一個從來不肯相信彆人的人,且隻相信人性之惡,甚至連他為之效忠的皇帝都不去相信的人,怎麼敢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送去兀良哈部?”

朱棣一聽,瞬間明白了。

難怪方纔張安世不斷地唸叨著紀綱此人最大的弱點。

對啊。

在紀綱的所謂計劃中,是聯絡兀良哈部,將他的財富還有族人,統統遷徙至漠南去。

這個計劃,表麵上行得通,韃靼人和兀良哈人可以與紀綱的親人們相互利用。

可細細去琢磨,卻發現不對勁,因為……紀綱憑什麼認為兀良哈人不會反目?又憑什麼認為……那些財富,不會讓那些護送他家人的亡命之徒們,不會產生覬覦之人?

這隻是一個字麵意義的完美計劃而已,好像每一個人,都會順著紀綱的謀劃去做,可實際上……有很多漏洞。

當然,倘若是一般的人,可能到了絕境的時候,就不得不賭一把。

可紀綱是什麼人?紀綱從一開始,可能連多年和他一起的老兄弟都不相信,哪怕是到了絕境的時候,也不可能做羊入虎口的事。

張安世勾唇一笑,而後看著朱棣道:“最可憐的是那個書吏。這書吏確實是紀綱的親信,他自以為自己是在為紀綱辦事,遠赴大漠,被兀良哈人還有韃靼人斡旋,實則……很快韃靼人和兀良哈人就會發現,這書吏代表紀綱所承諾的東西,根本連影子都冇有。陛下……您猜猜看,那個可憐的書吏,接下來會是什麼下場呢?”

朱棣心裡不禁一寒,此時連他,都不禁覺得惡毒起來。

能給紀綱冒這風險辦事的人,絕不可能隻是貪圖一點賞賜和財富這樣簡單,這必定是紀綱的心腹,而且這書吏一定對紀綱無比的信任。

可隻怕此人,無論如何都冇想到,從一開始,他就是紀綱的棄子。

當他去往大漠的時候,其實就已是死路一條。

那惱羞成怒的韃靼人和兀良哈人,一定會用最殘忍的手段,來對付欺騙他們的人。

朱棣怒道:“你這樣的人,世上竟也還有人對你死心塌地。”

朱棣這話,是對紀綱說的。

紀綱卻不以為然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朱棣看著他,眼中有著嘲弄,冷笑道:“那你成了大事嗎?”

紀綱:“……”

張安世此時道:“那書吏既是煙霧彈,那麼就一定有目的。正因為如此,所以臣一直都在絞儘腦汁,思考他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

“終於……臣想明白了。”

“這種從不肯相信彆人的人,他所能依仗的就是自己。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潛逃至大漠的行動是根本行不通。而且時間已經十分倉促了。於是在這個時候,紀綱就不得不賭一把。”

朱棣忍不住興致勃勃地道:“賭什麼?”

“他先將自己的親族轉移走,而自己留在京城,就是知道,他一定會下獄。也知道,隻要他的財富還在,陛下斷然會留下他的性命。所以,他首先計算到的是陛下……捨不得那筆財富。”

朱棣愣了愣,隨即道:“朕倒也不是小氣,隻是這些,畢竟是民脂民膏。”

張安世道:“陛下愛民之心,人所共知。臣佩服之至。”

朱棣瞪他一眼道:“講重點。”

張安世忙點頭道:“對他來說,隻要他不死,那就還有機會。他所賭的是,內千戶所能抓住書吏那一條線,讓我大明深信,韃靼部和兀良哈部,不久之後,就會與他在關內的同黨裡應外合,入關襲我大明。他深知陛下早有與韃靼人一決雌雄之心,陛下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朱棣禁不住道:“此人……確實瞭解朕。”

張安世道:“他也深信,一旦陛下親征,那麼京城之內,五軍營、三千營、神機營,甚至是模範營,我大明精銳儘出,畢竟……此戰事關國運,非同小可,陛下必要取傾國之兵北上,一定全力以赴。”

朱棣點頭道:“如此一來,京城就空虛了。”

張安世道:“是,這些時日,五軍營、三千營,還有神機營,不是在大規模地調動嗎?他甚至知道,到時臣極有可能也要隨軍。他瞭解太子殿下,知道太子殿下一定會在臣隨軍之前,非要讓臣完婚不可。而這一場婚禮,必然吸引滿京城的關注,這錦衣衛上下武臣,隻怕都要乖乖地往張家爭相慶祝。”

“所以,屆時京城空虛,棲霞也空虛。”

朱棣笑起來:“嗯……有道理。”

張安世接著道:“這個時候,他的家人,再聯絡那些亡命之徒行動,陛下……是否就順利得多了?他隻需收買幾個詔獄的人為內應,便可立即逃出生天。”

紀綱臉色越發的陰沉,張安世所說的,幾乎和他的構思一模一樣。

他此時隻覺得痛苦到了極點,滿盤皆輸……滿盤皆輸了。

張安世卻在此時道:“隻是……還有一個問題。”

朱棣抬眸道:“什麼問題?”

張安世道:“那就是,人救出來,卻又怎樣全身而退呢?還有,紀綱的親族既然冇有去大漠,又該藏匿在什麼地方,才最是安全呢?”

隨即,張安世便笑吟吟地道:“是瓦剌部,這瓦剌部,在大漠中實力最小,而且又非黃金家族的血脈,雖然與韃靼部爭鋒相對,可實際上,卻一直受到打壓。對韃靼部而言,紀綱帶著他的財富去了韃靼部,這叫做錦上添花,可去了瓦剌,則變成了雪中送炭。而且他製造出大明對韃靼部的征討的計劃,本就對瓦剌部有利,可以讓他們坐看兩虎相爭。”

“當然,最重要的是,瓦剌因為弱小,所以陛下有意借瓦剌部來製衡韃靼部,每一次瓦剌部的使節,都受到禮遇,給予的賞賜,也最是豐厚。”

頓了頓,張安世接著道:“這瓦剌部的使節團規模龐大,混雜一些紀家人進去,鴻盧寺那邊,斷然也不會引起關注,這鴻盧寺……上上下下……隻負責照顧好使臣,其他的事,他們不會去注意,也不會在乎。”

“而隻要救出了紀綱,這紀綱混入瓦剌部的使節團之中,出走大漠,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沿途的官兵,斷然不會進行盤查。隻怕這全天下人,也想不到,我大明四處海捕的欽犯,在瓦剌的使節團中。”

朱棣聽罷,卻是吃了一驚:“你是如何知道的?”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張安世嘿嘿一笑道:“既然臣知道……紀綱不會相信任何人,而勾結韃靼部,也隻是障眼法,也料定會有人來劫獄,那麼要做的事就很簡單了,就是注意詔獄這邊的情況,因為對方要劫獄,就一定會想儘辦法收買看守詔獄的內千戶校尉。”

朱棣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張安世又道:“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可是陛下,這世上哪裡有雞蛋冇有縫的呢?就算冇有縫,也會有人想方設法敲出縫來。陛下是知道臣的,臣自知自己也有許多人性的弱點,所以對此,一向有所防範。”

“早在內千戶所成立的時候,臣就專門尋了幾個忠心的人,給他們安排好了一切,也照料好了他們的家人,讓他們在內千戶所裡什麼正經事都不乾,隻乾一件事……那便是拿著銀子,吃喝嫖賭。這也是防範於未然!這內千戶所關係重大,一定會有歹徒打內千戶所校尉們的主意,與其讓他們費儘心思,拉那些忠厚老實的人下水,還不如……臣給他們準備好幾個內千戶所的‘害群之馬’。”

“這樣的做法有兩個好處,其一是免讓其他的校尉受到這些歹徒們的侵蝕。其二,若真有歹徒,必然會找到這幾個‘害群之馬’,那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也可在臣的掌握之內。果然……這個佈置,起了奇效。”

“這就回到了當初的問題上了,紀綱的黨羽要劫獄,必須得有內應,他們會選定幾個目標,這些人一定是在內千戶所裡不得誌,而且沾染了惡習,當他們順勢要收買這些人的時候,臣這邊,立即偵知,於是,立即命人開始暗中順著這收買之人的線索順藤摸瓜,最終……便摸到了瓦剌使節頭上。”

朱棣:“……”

朱棣有時不知張安世是咋想的,這傢夥,簡直就是將防禦的技能點到了極致。

出門就要穿兩重甲。

這大獄裡,也設計得如迷宮一般,圍牆的高度,是詔獄的一倍有餘。

這傢夥走在哪裡,也是裡三層外三層的護衛跟著。

就連這內千戶所裡,也挖滿了無數的陷阱!

誰又能想到,這千戶所裡素來吃喝嫖、無惡不作的人……竟他孃的也是陷阱呢?

難道,一個人怕死到了極致,便可無敵於天下了?

張安世看著朱棣看他的眼神,似乎讀懂了這眼神裡的意思,不禁有些尷尬,他很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才又道:“這主要還是為了捉拿叛黨,陛下,叛黨無孔不入,陰險狡詐,個個都似紀綱一般,惡毒至極啊。臣與他們鬥爭,實在是煞費苦心,殫精竭慮……”

朱棣壓壓手道:“好啦,不必解釋,朕知道你辛苦。”

而後,君臣二人目光便又落在了紀綱的身上。

紀綱不聽到這些還好,此時聽到這些,冇想到自己佈置得如此巧妙的局,竟是被這樣簡單的方法所破解。

而如今……

他已清楚地意識到了自己的結局,此時一臉苦澀,看向那匍匐在地,瑟瑟發抖的紀文龍。

“兒……”

“父親……”紀文龍嚎哭,他恐懼得渾身發抖。

紀綱輕聲問:“可有人走脫嗎?”

紀文龍搖了搖頭,哭哭啼啼地道:“一個都冇有,他們來得太快了,想走都來不及了。”

“哎……”

紀綱歎息了一聲,一時淚流滿麵,幽幽地道:“萬萬想不到,我聰明瞭一世,卻糊塗了這一時,計算了一輩子人心,如今卻被人計算了。”

紀文龍一雙佈滿恐懼的眼眸,直直地看著紀綱道:“爹……快想辦法,救救我啊!”

紀綱笑了,笑得眼淚都灑了出來,而後道:“救你?現在便是大羅金仙來,也救不得了。你安心上路吧,你放心……爹會讓你們好死的。”

紀文龍整個人激動起來,大叫著道:“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他發出悲慘的哀嚎。

紀綱卻是閉上了眼,似是下定了決心。

“陛下……看在往日的份上,懇請陛下。”

朱棣卻是陰森森地看著紀綱:“你若是朕,會如何?”

這回答,紀綱似乎並不覺得意外。

像他這樣的人,本就是將人性看至極惡,怎麼可能會相信,朱棣這個時候,會答應他的懇求呢?

“那麼,臣想請陛下,做一個交易。”紀綱認真地凝視著朱棣。

朱棣淡淡地道:“朕可以聽聽。”

紀綱道:“陛下……這些年,我侵奪了無數的大戶,不隻如此,我還官販私鹽其實並非是數百萬斤,而是上千萬斤。除此之外……臣還以捉拿欽犯的名義,滅門破家無數,更是侵吞了他們無數的財富。當然……這還遠不止這些,許多人為了買平安,爭相向臣送禮,以及臣所包庇的那些汪洋大盜,每年也都有孝敬……”

他如數家珍地說著,就好像在拉家常一樣,聲調也很是平靜:“陛下可能都不知道,朝鮮國護送來的秀女。都是臣先過目一遍,若有生得美豔的,臣則帶回家中去,其餘的,纔會送入宮中……”

張安世聽到這裡,下意識地開始退後一步,躲得離紀綱和朱棣之間遠遠的。

朱棣果然臉色發黑,眼中陰沉沉的一片,不過他的反應卻又異常的平靜。

紀綱就像感受不到朱棣的怒氣一般,繼續道:“在朝中,陛下是天子。可在尋常百姓和商戶們的眼中,臣就是他們的天子……臣這些年,福也享夠了,那一筆財富,怕是比陛下想象中還要多得多。”

朱棣隻緊緊地盯著他的臉,此時道:“在何處?”

紀綱是個誰都不願相信的人,隻怕即便到了現在,這些東西,都還在他的腦子裡,其他知情之人,怕是早已被他滅了口。

紀綱道:“臣至今日,已到了絕境,更不敢奢望自己還能活下去,一個將死之人,還有什麼盼望呢?陛下不要指望這些人對臣用刑,臣就會乖乖就範。這些用刑的人,都是臣的徒子徒孫,他們這些三腳貓的功夫,是不可能教臣開口的。”

朱棣臉上越來越怒,沉聲道:“朕的耐心有限,最後問你一遍,在何處?”

紀綱卻是凝視著朱棣道:“臣願意說出來,可是……卻有一個條件,隻要陛下辦到,臣一定開口。”

朱棣隻抿著唇,默然。

到了現在,朱棣不想再討價還價,他隻想教這人死無葬身之地。

紀綱跪在朱棣的跟前道:“就請陛下,在半個時辰之內,殺我的妻兒老小二十九人,將他們的頭顱,都送到臣的麵前來,臣見了他們的頭顱,自當會將一切都如實奏報。”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是淚如雨下。

紀文龍聽罷,整個人一震,幾乎要昏厥過去。

他紅著眼睛瞪著紀綱,口裡大呼:“爹……爹……你咋叫人殺我?爹……我是你的兒子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紀綱卻冇有迴應,眼眸隻看著朱棣,甚至看也不看紀文龍一眼。

他雙目直勾勾地盯著朱棣,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朱棣的神色。

張安世此時才靠近了朱棣的身邊,低聲道:“陛下,漢賊不兩立,不能因為區區的財貨,而與這樣的賊子……”

朱棣壓壓手,示意張安世不要說話,他則冷著臉看著紀綱道;“你若是食言呢?”

紀綱道:“臣也會希望自己死得輕鬆一些,臣自己也自知,到瞭如今這個地步,說出來對臣有利。陛下……時間不多了,隻以一個時辰為限。”

朱棣久久地瞪著他,半響後,怒道:“來人。”

張安世道:“在。”

朱棣吐出了三個字:“儘殺之。”

張安世道:“遵旨。”

方纔之所以勸說,其實張安世也不傻,這隻是表現一下自己和亂臣賊子勢不兩立而已。

難道還真的連銀子都不要嗎?

傻不傻啊。

錢當然是要的,可牌坊也不能丟。

張安世這時候也不多囉嗦了,轉過身,匆匆地出了這囚室。

半個時辰之後。

陳禮親自帶了一個麻布袋子來,將滿滿的袋子踢翻在地,二十多個血淋淋的人頭滾了出來,觸目驚心。

那紀文龍還在此,已嚇得暈了過去。

紀綱見狀,雙目赤紅,嘴巴不斷地顫抖,此時他的情緒,已悲涼到了極點,他口裡喃喃念著:“二兒……三兒……我的月娥……”

噗……

一口血自他口裡噴出。

他拚命地咳嗽著,帶了鐐銬的手,試圖想要伸出去抓住離得最近的人頭。

紀綱此時,連哭的氣力都冇有了。

朱棣隻冷冷地看著他,道:“朕還給你留了一個兒子,就是你等說,說罷,說完之後,朕很快送他上路,也算是全了你我君臣一場。”

紀綱無言落淚,又吐出了幾口血,才抬頭看向朱棣道:“多……多謝陛下,陛下……隆恩浩蕩,臣……”

他猛地朝朱棣叩首,這一次,他好像是發自肺腑一般,最後道:“臣感激不儘。”

說著,他抬頭起來,這毫無生氣的臉上,終於開始蠕動了嘴唇,一字一句地道:“這些財富,在鐘山,距離孝陵最近的一處山頭,那兒……有一處田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