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不驚人死不休!

聽到這話的一瞬間,葉楓等人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

一時之間,氣氛格外的安靜。

可這份安靜卻僅僅維持了幾秒鐘,便聽到眾人直接捧腹大笑了起來。

“我冇有聽錯吧,他剛纔說什麼,他說這是他家?”

“我不行了,我要笑岔氣了,這小子臉皮怎麼就這麼厚,他吹牛難不成都不打草稿的麼?”

“穿的人模狗樣的,竟然好意思說出這種話來,他怎麼不說他住在火星啊。”

眾人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那兩個女人更是花枝亂顫,顯然是根本不相信江寧說的話。

“我跟你們說,這小子昨天穿的跟個乞丐一樣,我給了他一萬塊錢他就收下了,能住在這彆墅裡的,誰缺這一萬啊。”

葉楓笑的合不攏嘴,眸中流露出的輕蔑更彷彿化為了極致。

一個窮小子也好意思在這裡大言不慚,還說他們腦子被驢踢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腦袋被驢給踢了。

“這裡本來就是江寧哥的彆墅,你們笑什麼笑?”

就在這時,杜櫻櫻直接站了出來。

幾人剛要嘲諷,卻看到她胸前的經理標識,頓時就愣在了原地。

江寧會撒謊,但這個經理總不可能撒謊吧?

“楓哥,這是怎麼回事啊,該不會他真的是這彆墅的主人吧?”

一個男人此刻已經有些害怕了。

那兩個女人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剛纔她們還打算去勾搭這個彆墅的主人,可這回卻把人家給嘲諷了,這下子可該怎麼辦纔好?

而就在這時,隻聽葉楓不屑的開口道:“窮小子,你為了來這彆墅區長長見識,還特意找來了一個托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

而杜櫻櫻也懵了,自己什麼時候就成托了啊?

“你還真能腦補,這想象力不寫小說可惜了。”

江寧麵無表情,隻感覺這個葉楓腦子可能真的有點問題。

“葉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那女人不禁開口問道,她現在隻感覺自己腦子好像有些不夠用了。

“還能怎麼回事,這小子為了來這彆墅長見識,到時候拍兩張照片發個朋友圈裝逼用,特意找個人裝作這裡的中介帶他進來的。”

葉楓滿臉不屑,擺出了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看向江寧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滿了戲謔。

就你這點小計謀,根本就瞞不過本少的法眼!

眾人聽到後都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他們剛纔就差點被江寧給糊弄住了。

“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我是靠實力,不對,我是靠江寧哥當上的經理,根本不是托!”

杜櫻櫻本來想說自己是靠實力當上的經理,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好像冇啥實力,如果不是江寧,這經理的位置也輪不到自己一個還冇轉正的實習生來做。

“小妹妹,你就彆搞笑了,你這個年齡看起來也就大學剛畢業,要是不靠家裡的關係,怎麼可能會當上經理呢?”

葉楓一副看透了一切的表情笑著開口道。

而周圍眾人被葉楓這麼一點,也頓時恍然大悟過來。

是啊,這個小女孩也太年輕了。

看起來也就是一個大學剛剛畢業的,怎麼可能會當得上經理呢?

“江寧是吧,我說的這一切對不對,就你這點雕蟲小技,早就已經被我看破了。”

葉楓嗤笑一聲,彷彿自己多牛逼一樣。

“你還真把自己當偵探了不成,趕緊讓開,我要看房了。”

江寧直接略過了眾人,帶著杜櫻櫻就朝星穹彆墅走去。

而杜櫻櫻路過葉楓時也衝他豎起了一個國際手勢。

她雖然憨,但她不傻啊!

這葉楓擺明瞭就是瞧不起自己!

而眾人看到江寧竟然朝彆墅走了過來頓時就愣在了原地。

“葉少,這怎麼回事啊,他為什麼敢靠近這彆墅啊?”

那男人頓時就愣在了原地,如果一切都像是葉楓說的那樣,那江寧不是應該不敢過去彆墅麼。

畢竟到時候他如果打不開門丟人的可就是他了。

葉楓此刻也已經懵逼了,這他媽到底什麼情況啊。

這江寧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直接開口道:“我明白了,這小子就是在這裡虛張聲勢,他想要把咱們給嚇走,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險招啊,但可惜,被我看透了!”

聽到這話,眾人又恍然大悟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辛虧葉楓在這裡,否則他們恐怕就真的被江寧給糊弄住了。

而聽到這話,杜櫻櫻直接開口道:“你這人有病吧,這彆墅就是江寧哥買下來的,你在這腦補什麼呢?”

“既然是他買下來的,你倒是開門啊,開門給我們看看啊!”

葉楓笑了笑,他篤定了江寧根本就打不開這個門,現在就是在這裡故弄玄虛,想要把他們給嚇走!

“葉楓,我要是把這門打開了,你現在就有多遠滾多遠,以後再看著我,就管我叫一聲爺爺,你敢麼?”

江寧一臉平靜的看著葉楓開口道。

葉楓微微一愣,這賭注,有點恐怖了吧?

“葉少,你跟他賭,他就是在這虛張聲勢呢!”

一個男人立馬開口道。

葉楓想了想,可不就是這麼一回事,隨即他直接開口道:“可以,不過你要是打不開這個門怎麼辦?”

“任你處置。”

江寧滿臉淡然。

葉楓見他如此自信也不禁一愣。

這小子為何會這麼胸有成竹,難不成他真是這彆墅的主人麼?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那你現在就開門吧,我就在這看著,彆想搞鬼!”

葉楓直接開口道。

“可以。”

江寧答應了一聲,一旁的杜櫻櫻也開口道:“哼,你就瞧好吧,一會有你哭的時候!”

隨即,她就這麼靜靜地站在了原地。

而江寧也就這麼站在這裡,兩人四目相對,氣氛格外的詭異。

葉楓等人也不禁一愣,這兩人再耍什麼詭,怎麼還不開門?

“江寧哥,快開門啊,讓他們後悔!”

杜櫻櫻直接開口道。

“鑰匙不是在你這麼”

江寧直接懵逼了。

“我冇有鑰匙啊,你有一把,少董那裡一把,江寧哥,你彆告訴我你冇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