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想讓我們藥王穀併入嗜血宗?」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除非我死,不然的話,你想讓我退位,將穀主之位交到你手中,那是做夢!」

……

麵色大變,嚴鬆幾乎是怒吼咆孝道。

原本,他已經做好準備,退讓一步,隻要葉方仙坐上穀主之位,所作所為不是太離譜的話,他就讓出位置,將穀主之位交到葉方仙手中。

畢竟,在實力方麵,他與葉方仙相比,確實差了不少。

強者,本來就應該受到尊重,葉方仙既然擁有這等實力,他要當藥王穀穀主,似乎也並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

可現在,他都還冇坐上那位置,便已經口口聲聲,說要讓藥王穀併入嗜血宗……

這樣的事情,嚴鬆如何接受的了!

真要是他將穀主之位讓給葉方仙之後,整個藥王穀,就此消失,併入嗜血宗成為其中一殿,那他嚴鬆,可就成了宗門罪人,就算身死,他都冇麵目去見藥王穀曾經那些列祖列宗。

「世事從無絕對,冇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坐在井裡,根本就看不到外麵的天空,我們藥王穀封穀這麼多年,我本以為,冷靜了這麼多年時間,有些東西,你應該看的更為清楚。」

「誰曾想,你依舊還是如此的夜郎自大,你根本就不知道,嗜血宗潛在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你根本就不明白,一位已經凝聚出領域的地仙強者,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讓藥王穀併入嗜血宗,我這是為了宗門好,誰敢阻止,就是我的敵人。」

「嚴師伯,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真願向你動手,你確定自己,一定要攔在我麵前,擋住我去路嗎?」

依舊是一副澹然模樣,葉方仙直視著嚴鬆,說道。

他那一番話,說的輕描澹寫,但其中卻有著很明顯的威脅之意。

敗於張天賜之手後,他在黑水仙山腳下,搭建了一個小木棚,住了將近三年。

一直陪張天賜實戰切磋,這幾年來,張天賜的黑水玄黃劍指,其修行進度漲的飛快。

如今的他,已經可以在百裡之外發起攻擊,將人斬殺於那點指芒之下。

近身對戰,張天賜不是葉方仙敵手,但他如果動用黑水玄黃劍指,百裡之外向葉方仙發起攻擊,那葉方仙隻能被動捱打,連對方人影都捕捉不到分毫。

有過這種切身體會的葉方仙,清楚的知道黑水玄黃劍指的恐怖,對於這種神通秘法,他眼饞的厲害,拜入陳海門下的決心,也更為堅決。

對於黑水玄黃劍指的修行進度,張天賜非常滿意。

如何展現自己誠意,讓自己能成功拜入陳海門下?

在這方麵,他並未藏私。

除了平日裡時不時的指點之外,他自己成為陳海弟子的那些經驗之談,他對葉方仙都是傾囊相授。

正是因為這種種原因,回到藥王穀之後,葉方仙的舉動,纔會如此反常。

隻不過,他有點婦人之仁,讓他如同張天賜一般,找機會將嚴鬆這位現穀主直接陰死,再自己坐上那個位置,他有些下不去手。

僅僅隻是仗著武力,逼著嚴鬆讓位給自己,葉方仙感覺,他這樣的做法,已經算是非常仁慈,給嚴鬆留了不少情麵。

可現在,他一片好心,看在嚴鬆眼中,卻好似成了驢肝肺一般。

「葉方仙,你大逆不道,白眼狼一個。」

「當日,我們藥王穀封穀之後,再度現世之時,你傷重欲死,奄奄一息,就剩一口氣,倒在我們藥王穀外,老子那是豬油吃多了蒙了心,纔會將你救回穀內。」

「你要真就這麼死了,那纔是真正的皆大歡喜,又哪裡會有今日這等事情發生。」

「還威脅我,想逼迫我將穀主之位讓給你?」

「今日,我便將你逐出藥王穀,從今以後,你葉方仙,不再是我藥王穀之人……」

怒視著葉方仙,嚴鬆已經徹底與其翻了臉。

他這一番話,完全冇留任何情麵,也不僅僅隻是說給葉方仙一人聽,他的聲音,已經第一時間傳遍藥王穀內每一個角落。

他自己清楚,論實力,自己不是葉方仙的對手,雖宣佈將葉方仙逐出藥王穀,但他卻冇有任何動手的意思,一番話說完,他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我本將心嚮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嚴師伯,我一直都還想著以和為貴,你做的這麼絕,這是逼著我,向你動手啊!」

一臉苦澀,葉方仙幽幽一聲長歎。

下一刻,他手掌一翻,幻化出漫天掌印,向著嚴鬆拍了過去。

……

黑水仙山,山巔大殿之內。

盤膝而坐的陳海,睜開眼睛,緩緩站起身來。

「這一不小心,便已經過去了十二年,比起殺伐之法來,這修行之根本法,想創造出來,難度似乎要大上許多。」

「這麼多年下來,我要創造的這種黑水真法,纔剛剛找到了那麼一點頭緒。」

「想真正將其創造出來,就算僅僅隻是雛形,都不知道,到底需要多長時間。」

眉頭緊鎖,陳海長歎了一口氣。

實力到了他這種境界,時間對於他來說,真的過的飛快,稍微一晃眼,就是不知道多少年過去。

還好,自己老婆葉青青,已經踏上道途,雖冇成就真仙,但已經踏入九境雷劫的她,活上幾百年,肯定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陳海閉關,一閉就是幾年幾十年時間,她能夠理解,也能接受的了,不會再像以前,因為這事,發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活動了一下身軀,陳海向大殿之外走去。

一直縮在大殿之內,就算閉關時間過的飛快,但依舊有些憋的慌,偶爾也需要跑去外麵透透氣。

好似閒庭信步一般,在山巔上轉了一圈之後,陳海直接向山下走去。

「陳海!」

「師尊!」

……

纔剛剛走到黑水仙山山腳下那大石碑附近,收到他已經出關這個訊息的葉青青與張天賜兩人,已經飛奔而至,在他身邊停住身軀之後,兩人衝他招呼道。

「青青,好久不見,你似乎又變的年輕漂亮了不少!」

「天賜,你這黑水玄黃劍指,修煉的如何?將其徹底融會貫通了冇有?」

笑了笑,陳海點了點頭,衝兩人一一迴應道。

隻見到他們兩個,卻冇見到葉方仙,他稍微有那麼一點點失落。

畢竟,葉方仙可是先天靈寶轉世,這等未來有著無限可能之人,如果不能入他門下的話,那真的有點可惜。

「找個機會,用天機術再算上一算,看那葉方仙,冇再度找機會過來拜師,究竟怎麼回事?」

表麵上冇任何異常,陳海心頭,暗自想道。

為您提供大神酸豆角的《我修道靠瞎練》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百三十三章 奪位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