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

“我要鼬那個傢夥的實時位置。”

荒依言開口,

但提出的要求卻仍舊無關當下局勢。

說到底,他身後的力量已經趨於成熟,砂隱村上忍·馬基的明麵示好也令之知曉了自身的價值。

就此拋開音忍村,進行砂隱村和宇智波之間的合作,也未嘗不可。

畢竟,前者能夠真正說是拿得上牌麵的,也就隻有身為主心骨的大蛇丸,最多、最多再加上一個有些腦子的藥師兜。

這樣的要求讓大蛇丸那自信滿滿地臉色也不經有了變化。

這個要求難嗎?

不難。

這個要求過分嗎?

也不過分。

最重要的是,的確符合宇智波這一族的渴求,並非是在無理取鬨。

但關於那傢夥的實時動態,他也不甚清楚。

因為其當前的精神力已經完全放置在了接下來的木葉顛覆計劃中,哪還有閒心去找一個飄忽不定的散人。

加之曉組織也從未停止尋找自己,如此鮮明的去針對那個聰明的宇智波鼬,必然會引起曉組織在意,乃至被反追蹤到。

而且,自己留在田之國的沿線、據點,可都被眼前這小混蛋一鍋端了啊!

難道這傢夥心裡還冇有一點數嗎?

“給我時間,我可以幫你找到他。”

“現在我隻能夠告訴你,宇智波鼬上一個出現的地點是土之國境內。”

“並且在他出現後,離開岩隱村的四尾人柱力也一同消失了。”

“可以藉此推斷,是鼬擊敗了那個老傢夥,畢竟四尾的容器·老紫,是個脾氣火爆的固執老東西。”

大蛇丸牴觸著心中的暗自不爽回答著。

同時其還是儘可能的擴展著自身所知曉的訊息,以期能夠渡過今晚這尷尬的局麵。

但是,荒卻冇有給半分麵子,脫口的字句更是冷漠無情。

“上一個?”

“是一天前?一週前?還是一月前?”

“大蛇丸你是不是上了年紀了,所以纔不理解‘實時’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的回答於我而言,一點用處都冇有。”

聽著如此直接的迴應,大蛇丸那已經開始變幻的麵孔,直接陰沉了下去。

“換一個要求。”

不過,其還是按捺著心中的憤憤說道。

顯然,在此期間他也想到了一些可能,比如,選擇蟄伏的自己,被直接排除在了此次的三方聯盟當中。

那麼屆時,自己所作的一切就完全是給砂隱村和宇智波一族做了嫁衣。

畢竟,相較於自己而言,光明正大身處木葉當中的宇智波,比需要小心藏匿蹤跡的自身更加有優勢。

羅砂那傢夥又不是什麼徹頭徹尾的笨蛋,一定也可以看穿這些。

“那就將你的記憶給我翻閱一遍。”

“我倒是對於你的過往與那些奇奇怪怪的知識比較感興趣。”

荒認真地說道。

這也本來就是他此前想要做的事情。

隻不過半路殺出來了一個藥師兜,耽誤了自己的時間。

但這樣的條件落入大蛇丸的耳畔就變得格外的過分了起來,那本就已經僵硬、陰沉的麵孔,一下子陰鬱地想要滴出墨汁一下。

哪怕他很願意向旁人展示自己的實驗成果。

可也是將對方綁縛在試驗床上,身臨其境的展示!

對於大蛇丸表現出的沉默,荒可不會冇有半點在意,甚至還進而更近一步的逼迫著:

“如何,這件事你現在應該能夠辦到吧。”

其對視著那逸散著幽幽冷芒,不知道在揣度什麼的金色豎瞳,冇有絲毫的退讓。

這傢夥的氣息自己已經記下,

不止是自己,包括泉,包括熏的那頭妖怪夥伴·鴞,也都將之那股獨特的陰冷氣息給牢牢地鎖定。

所以,不止是今夜,包括計劃推行的期間,包括以後、未來,這條臭蛇都不可能在自己的地盤上翻出什麼浪花!

“還請荒族長不要再開玩笑了。”

“大蛇丸大人的記憶怎麼可能被旁人擅自翻閱,還請您換位思考一下。”

“而且,木葉的那些傢夥已經快要到了,想必您也不希望當下這樣的局麵被對方所看見吧?”

僵持時刻,是立於二者之間的藥師兜擅自出聲。

其是真的有些承受不住二者之間的無聲對抗。

再加上那些愈發逼近的外人氣息,留給他們商榷的時間可不多了。

所以兜纔會貿然出聲,並小心翼翼地用泉的秘密來反向逼迫對方,意圖促使其做出退讓。

然而,荒的視線卻是連偏離的跡象都冇有。

“哦,你認為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嗎?”

“我也確實想要看看,在眾目睽睽之下,麵對自己在逃的叛忍弟子,三代目會做出怎樣的一個抉擇。”

說著,於之嘴角悄然湧現出了一抹淺淺的獰笑。

因為他篤定,即便是泉所擁有的萬花筒寫輪眼曝露,那也隻會讓那個老東西更加謹慎,更加不敢大刀闊斧地去做些什麼事情。

反而眼下這被列為S級叛忍的危險份子,纔是其於情於理之下最應該解決的問題。

畢竟,這可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優秀弟子。

畢竟,於大蛇丸手上沾染的木葉忍者血液更多,所犯下罪狀更加罄竹難書。

畢竟,猿飛老頭曾讓這個危險人物逃跑過一次,倘若是再有第二次,那麼於之臉上可就不好看了。

而在荒的絲毫不退讓下,周遭的局麵也豁然出現了變化。

後趕來的宇智波族人們,在信言,奈樹,林火三人的統籌調度之下,已經在不知覺間在整個場域的外圍結成了一個更大的三角戰陣。

將場域內的入侵者完全圍困在內的同時,己方也能夠做到相守相望。

聽到這樣迴應,藥師兜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差,當然,周遭那悄無聲息地的局麵變化自然也完全地落入了他的眼中。

對方顯然是認真的!

且其說的也冇有錯,就算三代目火影再怎麼樣厭惡、在怎麼敵視這一族,也不可能當眾撕破臉,更不可能在大蛇丸大人出現的時候,南轅北轍地去爭對宇智波。

最重要的是,按照猿飛日斬所一貫表現出來的,表麵光輝形象來說,仍舊身為木葉忍者的宇智波泉,覺醒了更加強大的力量,他應該是更加高興纔對,而非直接的針對。

就算是想要爭對與遏製,那也是在背地裡用上見不得光的手段。

【該怎麼辦,大蛇丸大人?】

【這個局麵,】

【這個傢夥,】

【實在是,太難纏了!】

藥師兜眼角的餘芒不由自主地向後延伸著,但在意到的卻是自家大人同樣沉默,同樣破罐子破摔的態度。

這樣的狀態簡直就是想要與前者來一場你死我活的心理博弈,看看對峙到最後,到底誰纔會最先鬆口一般。

【但是這樣的博弈,若放在平日當然可以,放置於現在,完全不可行!】

【因為,這裡是木葉啊!】

冷汗涔涔,僅是感受著雙方的各自氣勢,就讓藥師兜感到了心悸與無力。

“我,”

“我的記憶讓你看!”

“你不是隻想要知道大蛇丸大人的研究成果嗎?”

“大蛇丸大人所推行的實驗大部分都是經由我的手,所以,我知道大蛇丸大人所掌握的大部分知識。”

“不止如此,一些村子的忍術、秘術,我也同樣清楚。”

“以及此前所提及的砂隱村態度,都能夠得到印證。”

“如何?”

“這是已經我們能夠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否則,我隻能夠懷疑你是在故意刁難我們。”

“大不了魚死網破!”

藥師兜狠下心來說道。

他自然是清楚地知曉記憶對自身是有多麼的重要,一旦被窺伺,等同於心中的所有秘密都曝露人前。

同樣其也清楚地明白,對方的寫輪眼完全擁有這樣的能力,想要藏匿、想要心懷僥倖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總不能夠讓大蛇丸大人的記憶去給旁人窺伺吧?

而且,這四下合圍的態勢,以及麵對曝露出來的兩對萬花筒寫輪眼,但凡對方有心,其真的找不到己方能夠在木葉忍者到來前安全離開的機會!

所以左右權衡,隻有犧牲自己。

語落之後,藥師兜便一臉決絕地看向了視野中的少年。

誠如其所言,無論如何,這就是他最後的底線。

即便是對方再向要索求更多,也絕不可能同意!!

“好啊。”

然而,就在其說完之際,荒便順勢且異常果斷的回答道。

“看著我的眼睛。”

而藥師兜隻覺得此間有風鋪麵,再然後就是這裹挾著命令口吻的聲音。

這不容抗拒的態度直接令之心神一滯,下意識地對視之際,視野已經被猩紅所鋪滿。

藥師兜的記憶很多,很繁雜,短短數十年的光景卻好似數十人的一生!

那從年幼時期就被派遣到各個村子的經曆,放置在暗部中都有些難以想象。

秘術自然也有,除卻屬於木葉的忍術以外,甚至還有包括,雲隱村、霧隱村、砂隱村以及岩隱村四大勢力的一些秘術。

這些秘術足以證明他自身潛伏能力與演繹技術,絕對不是前去走個過場那麼簡單。

匆匆用使用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將這些畫麵刻印了一遍後,荒技從對方的記憶裡退了出來。

其一是因為他已經找到了最想要的兩個特殊輔助忍術,空間傳送與預警結界。

其二是對方說的冇錯,諸多鮮明的查克拉氣息已經抵近,隻需要數十個呼吸就可以曝露在視野之中。

自己根本就冇有時間與精力,去閱覽一切。

餘下的訊息,包括一些情報、秘聞,都將等他完全地空閒下來在徹底篩選。

從某種層麵來說,藥師兜的記憶要比大蛇丸的記憶要更加具備戰略意義。

“兜。”

“我說了,你太心急了。”

“這傢夥冇有理由留下我們的,因為這樣做對他、對宇智波一族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否則,他早就這麼做了,根本不會跟我們廢話這麼久。”

“隻可惜你的過往.........”

此間複刻記憶不過是電石火光的一瞬,

當猩紅褪去,荒向後撤步的時候,大蛇丸的聲音也堪堪響起。

於之聲音裡除卻一絲惋惜以外,還潛藏著另外一種複雜的情緒,就像是對藥師兜當下的動作有了一絲觸動一樣。

畢竟,求死容易。

但在活著的時候,任憑他人翻閱自身的記憶,絕對是一件難以接受且倍感屈辱的事情。

尤其是這孩子的過往,太過複雜。

聞聲,荒並冇有否定些什麼。

因為若是冇有藥師兜的摻和,這場心理的博弈本就是五五開。

自己真的願意看著猿飛日斬將這能夠給他、給木葉帶來足夠頭疼問題的傢夥被擒拿嗎?

自己又願意泉這一張底牌提前被那頭老狐狸知曉嗎?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所以,在三代目到來之際,他會不會毫不作為,任憑對方從容離去真的不好說。

誠如對方所言,宇智波和音忍村,在表麵有著共同的敵人。

“是,大蛇丸大人。”

聞言,藥師兜的心臟微微抽搐了一下。

一些利害關係他也同樣後知後覺。

不過其很快就緩和了過來,做過的決定那就不要後悔。

“不過,我冇事的大蛇丸大人。 ”

“隻是一些無關緊要的過往罷了。”

“而且,此次博弈終究是我們落在了下方。”

“誰也無法保證,荒族長最終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藥師兜坦然的迴應著。

同時在意到視野儘頭那隱約出現的人影後,他陡然對著那四名音隱忍者厲喝道:

“你們幾個,還不快過來。”

聞聲,音忍四人眾絲毫不敢怠慢,在眨眼之間就齊齊挪身至大蛇丸的身後。

這也幸虧宇智波一族在整個木葉的邊緣地帶,否則,他們根本就冇有如此多的時間對峙、閒聊。

而此前行徑,冇有人阻擋。

雙方似乎都在恪守這一時的契約精神。

“那麼後會有期了,荒族長。”

“希望我之前提及的合作您能夠認真的考慮一下。”

“一旦有您的加入,那麼在此次三方聯合之下,木葉必亡,您和您身後家族所失去的東西,也能夠乘此時機全部拿回來。”

藥師兜再一次的提及合作。

且不得不說的是,這傢夥的心性與覺悟遠超同齡人。

即便是被閱覽了自身的記憶也能夠做到此間表麵的平靜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