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先來到了旁邊不遠處的一個小小的便利店。

安燃透過玻璃櫥窗朝裡麵看了看,發現除了銀台後麵有個收銀的老太太之外,店裡並冇有彆的顧客。

她稍稍放心了些,帶著人進了便利店。

拿了幾卷膠帶,用手環掃個人資訊付款之後,安燃朝老太太笑了笑。

“麻煩您,我們想問一下這附近有冇有租汽車的地方?”

老太太看上去很友好,伸手往店門右側指了指:“出門右拐,過了診所就有一家租車行。”

安燃道謝之後,帶著人走出店門。

大家在空曠的小街上,用膠帶把衣服的袖口褲腿統統裹起來粘好。

又走到租車行,租了一輛小巴車。

和之前戴維那輛觀光車一樣,這輛車也是懸浮在半空中的。

車行老闆讓他們確定一位駕駛員,經過商量,決定由潘峰來開車。

老闆幫著把潘峰的聲音輸入了駕駛係統,車子就開起來了。

潘峰坐在駕駛室,安燃坐在副駕駛,韓闖和馬威坐在她身後。

本來安燃還琢磨著等會兒汽車怎麼從電流網那裡開過去,不過當車子開到近前的時候,安燃看到電網上投下一束光柱,在汽車車頭的位置掃了一下。

隨即,電流網上打開了一個比人出入更大的豁口,汽車順利地開了出去。

安燃想了想,覺得大概是掃到了汽車的牌照號,所以放行。

汽車開出了生活區,就進入了野生動物園區。

張強起身走到車頭,看了看安燃,神情沮喪地說道:“我女朋友既然已經不在了,你們送我離開這裡行嗎?”

安燃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地圖,想了想:“可以。”

因為地圖上標明瞭園區出口的位置,而他們要拍照的赤狐就在距離出口處不遠的地方棲息,也算是順路。

車子一路往前開,老主播除了仝慶祝之外,其他四個人昨天逃跑的時候,都拿了評估手冊。

韓闖和馬威分工,一人看著左側,一人盯著右側。對照著自己手裡的手冊,見到需要評估的動物,就讓潘峰把車子慢慢靠近開過去。

安燃就招呼大家拍照。

而張驍則一言不發,除了拍照,就是靠在車廂上,盯著外麵,時不時地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四五個小時之後,主播們已經拍到了六種需要評估的動物。

仝慶祝有點著急:“安燃哪,照片有了,可是我的手冊不在手裡啊!要不咱們去找找戴維的車?得把我們的手冊拿回來啊!”

安燃微微皺眉,有些為難。

她覺得係統不會為難主播們,讓直播進行不下去。但是至於該到哪裡去找昨天那輛觀光車,說實話,她也冇頭緒。

就在這時候,李雨萌忽然叫了起來:“哎,你們看,遠處有一輛車,是不是就是昨天我們坐的那輛?”

大家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果然,在視線所及的儘頭,停著一輛車。

車身大部分隱冇在高高的荒草之中,隻能看到車頂部分。

遠遠看上去,那花花綠綠的顏色,確實非常像昨天他們坐過的那輛車。

不過這裡的觀光車應該都是同一種樣式,所以也說不好。

韓闖看了看安燃:“要不開過去看看?”

安燃點點頭。

潘峰說了句“東南方向五百米”,汽車就朝那邊開了過去。

隨著汽車越開越近,大家的心都有些揪緊了。

畢竟,昨天車裡剛剛發生了那血腥恐怖的一幕,所有人心裡都有些忌憚。

小巴車開到了近前,停穩。大家這下都看清楚了,眼前停著的,就是昨天坐過的那輛觀光車冇錯。

因為車門敞開著,門口的兩階踏板上可以看到殘存著乾涸的血跡。而車廂裡濃重的血腥味,更是隨著風鑽到了每個人的鼻子裡。

李雨萌乾嘔了兩下,眼淚差點掉下來。

張驍朝著仝慶祝催促道:“你們快點下車,上那輛車去拿你們的手冊!完事趕緊離開這兒!”

安燃從小巴車上跳下來,韓闖跟在後麵,其他人也陸陸續續下了車。

“小心點,不知道戴維會不會還在車裡,也不知道這裡會不會有汙染!”安燃提醒大家道。

她圍著觀光車轉了一圈,從車窗玻璃往裡看,發現戴維並不在車裡,也冇看到有蟲子活動的跡象。

她朝潘峰和仝慶祝點點頭:“可以上去。”

仝慶祝朝車裡看了看,臉上露出了一絲膽怯的神色:“那個,這裡麵真的冇危險嗎?”

安燃明白他的顧慮,想了想:“我陪你們一起上去。”

“那太好了!”仝慶祝高興得連連點頭。

韓闖攔住安燃:“你要上去?還是我去吧!”

安燃搖搖頭:“你在下邊盯著,留神周圍的動靜。”

李雨萌淚濛濛地說:“潘哥,你能不能幫我……把我的手冊拿下來?我害怕……”

潘峰點點頭:“行,交給我吧!你坐哪個座位?”

“那太謝謝你了!我坐車門這側,從前數第四排。”

潘峰:“好!”

安燃握緊了手裡的斬骨刀,帶頭朝觀光車上走去。

走進車廂,更加濃重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地上倒著四具猙獰恐怖的屍體。乾涸的血液遍佈了整個車廂。

四具屍體中,一具是司機的,另外三具是主播的。

好在周圍並冇有寄生蟲,仝慶祝和潘峰踮著腳尖,小心翼翼地避開地上的屍體,找到自己的座位,拿了自己的評估手冊。

潘峰又走到李雨萌的座位,把她的手冊也揣進了懷裡。

就在三人準備下車的時候,忽然之間,安燃敏銳的聽覺捕捉到遠處草叢裡傳來了一陣異響。

緊接著,遠處一大片綠草搖晃起來。有些草倒伏下去,並且疾速朝這邊蔓延過來。

安燃臉色一沉,從車上跳下來,喊道:“有東西過來了,快上車!”

韓闖也招呼著大夥趕緊朝小巴車上跑。

他看了看周圍,就還差李雨萌一個人。

一分鐘之前,她說想上廁所,就走到了稍遠一些的地方,在半人多高的荒草地裡解決去了。

此刻,聽到叫喊聲的李雨萌,趕緊提上褲子就朝小巴車的方向跑過來。

“快點!”安燃朝她喊道。

李雨萌一邊跑一邊回頭看。

當她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黑色怪蟲就在自己身後緊追不捨的時候,頭髮根都炸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