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金星領了玉帝的旨意,快步徑直出了南天門。他按下祥雲,直至花果山水簾洞,卻被一眾守山的小猴子攔住了去路。

那一群小猴子將那太白金星團團圍住,手中的兵器都指著那白鬍子白頭髮的太白金星。其中一個小猴子拉了拉那太白金星的雪白長鬍子問道:“呔,來者何人?從哪來,到哪去?為何到此?”

太白金星對著天上拱拱手,笑著對眾小猴說道:“我乃天差天使,是從天上來的,奉玉帝之命,特來此地,迎你家大王上天去做官。這有聖旨在此,請你大王上界。快快報知!”說完,還小心翼翼地從那小猴子手中將鬍子拉過來,生怕那小猴子又用力拉扯,那可不是一般的疼。

這些小猴子聽了這太白金星的話,分不清此事是真是假,隻能將這些話一層層傳至洞天深處。隻見裡麵的侍衛猴子跑到美猴王跟前,跪下稟告道:“報!啟稟大王,外麵有一白髮老人,揹著一角文書,言是上天差來的天使,有聖旨請你也。”美猴王聽得大喜,興奮得手舞足蹈、抓耳撓腮地說道:“我這兩日,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卻就有天使來請。”隨後大喊道:“快!請進來!快情進來!慢著,還是我老孫自出去迎接!”這猴王急忙整理衣冠,門外迎接。

由猴王引路,太白金星徑直入到洞府當中。他麵南立定,十分嚴肅地說道:“我乃是西方太白金星,奉玉帝招安聖旨下界,請你上天,拜受仙籙。”美猴王撓撓手,笑著說道:“承光顧,怠慢!怠慢!”隨後立即喚來四健將,分付道:“謹慎教演兒孫,待我上天去看看路,卻好帶你們上去同居住也。”四健將領諾。這猴王與太白金星縱起雲頭,升在空中雲霄之上。

美猴王這是第一次上天庭,十分激動,開心得不得了,駕雲一下子就丟下了太白金星,先到了南天門外,隻見這南天門裡裡外外都站著一排排的天兵天將。

這猴子正想穿過南天門,立馬就被增長天王帶著手下的劉俊、荀雷吉、龐煜、畢宗遠、鄧伯溫、辛漢臣、張元伯、陶元信這八名大將,與及一眾大力天丁,架起槍刀劍戟,擋在了南天門外,不讓這美猴王進去。增長天王問道:“哪來的野猴子,不知天高地厚。這天界豈是爾等撒野之地?速速離去,可免你一死。”美猴王撓撓手,上前靠近乎地笑著說道:“我乃受詔前來,麻煩行個方便。多謝多謝。”增長天王一下子把美猴王推了出去,推著美猴王差點冇站穩。增長天王又說道:“那詔書在哪?”美猴王嘻嘻笑著說道:“在太白金星那裡,他隨後就到。”增長天王“哼”了一聲,說道:“那你就等著太白金星來了再說吧。若是敢在這無理取鬨,休怪我等不客氣。”說完,又要趕美猴王走。

美猴王見狀,雖然惱怒,但是他又不知道天庭的底細,不敢亂來,隻得氣呼呼地慢慢退了出來。

美猴王在下界何時受過這等氣,感覺自己的臉麵都掉乾淨了,十分惱怒,上竄下跳,大聲嚷嚷道:“這個金星老兒,真是個奸詐之徒!既請老孫上來,卻又如何教人動刀動槍,阻塞門路,不讓俺老孫過去?”正嚷間,太白金星忽然趕到了。

心情不好的美猴王就覿麵發狠道:“你這老兒,怎麼哄我?被你說奉玉帝招安旨意來請,卻怎麼教這些人阻住天門,不放俺老孫進去?”太白金星輕輕拍了拍美猴王的肩膀笑道:“大王且息怒。你自來未曾到此天堂,卻又無名,眾天丁又與你素不相識,他怎肯放你擅入?等如今見了天尊,授了仙籙,注了官名,日後隨你出入,誰敢再擋也?”

正氣上頭的美猴王聽了這話,心想也覺得是這樣。就算是自己的花果山,也是要盤察一方。這麼想,美猴王也就冷靜下來了,一甩手,說道:“這等說,也罷,我也不進去了。”

太白金星見他雖說不進去,卻也不走,知道美猴王還是想進去的,隻是放不下麵子。太白金星心中覺得好笑,但還是用手去扯住美猴王的胳膊,賠麵笑道:“這可不行,大王你還是得同我進去。”

兩人將近天門,金星高叫道:“那天門天將,大小吏兵,放開路者。此乃下界仙人,我奉玉帝聖旨,宣他來也。”那增長天王與眾天丁俱才斂兵退避。猴王這才真的相信太白金星說的話。

美猴王同金星緩步入裡觀看。真個是:

金光萬道滾紅霓,瑞氣千條噴紫霧。隻見那南天門,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寶玉妝成。——這一看就知道是暴發戶的姿態。

兩邊擺數十員鎮天元帥,一員員頂梁靠柱,持銑擁旌;四下列十數個金甲神人,一個個執戟懸鞭,持刀仗劍。——這的確是兵多將廣,守一個門都有那麼多人。

然後在外廂猶可,入內卻又是更驚人:

裡壁廂有幾根大柱,柱上纏繞著金鱗耀日赤須龍;又有幾座長橋,橋上盤旋著彩羽淩空丹頂鳳。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霧濛濛遮鬥口。——這天庭與凡間果然不同,這些禽獸到處放養。

這天上三十三座天宮,一宮宮脊吞金穩獸;又有七十二重寶殿,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壽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煉藥爐邊,有萬萬載常青的瑞草。——這些花草的確神奇,什麼鬼地方都可以長起來。

又至那朝聖樓前,絳紗次,星辰燦爛;芙蓉冠,金璧輝煌。玉簪朱履,紫綬金章。金鐘撞動,三曹神表進丹墀;天彭鳴時,萬聖朝王參玉帝。——這些神仙果然有財,金銀珠寶一大堆,掛得滿身到處都是。

又至那靈霄寶殿,金釘攢玉扉,綵鳳舞朱門。複道迴廊,處處玲瓏剔透;三簷四簇,層層龍鳳翱翔。上麵有個紫巍巍,明幌幌,圓丟丟,亮灼灼大金葫蘆頂;下麵有天妃懸掌扇,玉女捧仙巾。惡狠狠,掌朝的天將;氣昂昂,護駕的仙卿。正中間,琉璃盤內,放許多重重迭迭太乙丹;瑪瑙瓶中,插幾枝彎彎曲曲珊瑚絨樹。正是天宮異物般般有,世上如他件件無。金闕銀鑾並紫府,琪花瑤草暨瓊葩。朝王玉兔壇邊過,參聖金烏著底飛。——這玉帝的確會享受,這麼多的美人與天靈地寶,還有這麼多厲害的手下,這天庭的皇帝果然氣派十足。

這真是,猴王有分來天境,不墮人間點汙泥。來到天庭走一走,美猴王才知道這天庭的建築與凡間的王宮差不多,隻是更氣派點、用的金銀珠寶更多一點;而那些什麼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畜生禽獸與花果山差不多,隻不過品種更稀有一點、靈性更高一點。

這一路上,美猴王問太白金星:“老倌兒,這天庭的建築是怎麼浮在天上的?連這些花草樹木也不往下掉?”這時候,太白金星就得意地笑了,說道:“此乃我天庭的大仙陣之功勞,運天地之靈氣而聚虛成實,使雲成地,讓我等踏飛雲如履平地。”美猴王聽得這仙陣如此厲害,如聽到了什麼開心極的事情似的,手舞足蹈,抓耳撓腮起來。

不知不覺,這太白金星就領著美猴王到於靈霄殿外。

這美猴王此時對天庭的好奇心與興趣蓋過了心中的禮規,有些變回了山中野猴的心性。他不等宣詔,直接推開了兩邊的天兵守衛,跑進了淩霄寶殿左觀右看,這裡摸摸,那裡瞧瞧。而被拋在後麵太白金星心急地想拉住這失控的美猴王,便也連忙慌慌張張地跟了進來。但一進來又發現不對,自己也忘了禮數,又手忙腳亂地直至禦前,朝上禮拜。而美猴王卻挺身在旁,且不朝禮,但側耳以聽金星啟奏。

太白金星奏道:“臣領聖旨,已宣妖仙孫悟空到了。”玉帝垂簾問曰:“哪個是妖仙孫悟空?”這時,美猴王撓撓手背,躬身插話回答道:“老孫便是。”仙卿們都大驚失色道:“這個野猴!怎麼了不拜伏參見,輒敢這等答案道‘老孫便是!’卻該死了!該死了!”但是有些不服玉帝的神仙看到玉帝丟臉,此時心中卻樂開了花,想看看這次玉帝該如何收場。

聽了美猴王這話,玉帝也是臉色一黑,但又不好發作,這是自己詔上來的,然後自己又去訓斥,這不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他連忙傳旨說道:“那孫悟空乃下界妖仙,初得人身,不知朝禮,且姑恕罪。”眾仙卿又大喊“謝恩!”美猴王卻纔不緊不慢地朝上唱個大喏。太白金星在一旁看得乾瞪眼。有些後悔自己冇有和美猴王說清楚這天庭上的規矩。

玉帝也是被美猴王氣得不輕,這隻死猴子居然如此無禮。他為了快點打發走這隻野生的猴子,立馬宣文選武選仙卿,看那處少甚官職,著美猴王去除授。旁邊轉過武曲星君,啟奏美:“天宮裡各宮各殿,各方各處,都不少官,隻是禦馬監缺個正堂管事。”

玉帝深深地看了一眼下方的武曲星君,這小子怎麼選個這麼不入流的官職給這猴子?但玉帝也僅是想了一下,也不是太在意,他現在隻想把這隻猴子走開。隨後玉帝就立馬傳旨說道:“就除他做個‘弼馬溫’罷。”眾臣叫謝恩,他也隻朝上唱個大喏。玉帝看到這猴子的這般舉止,氣得差點想把他打死,而太白金星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玉帝一拍驚堂木,又立馬差木德星官送他去禦馬監到任。

當時的美猴王就歡歡喜喜,與木德星官徑去到任。事畢,木德回宮。

美猴王在監裡,會聚了監丞、監副、典簿、力士、大小官員人等,查明本監事務,止有天馬千匹。乃是:

驊騮騏驥,騄駬纖離;龍媒紫燕,挾翼驌驦;駚騠銀騔,騕褭飛黃;騊駼翻羽,赤兔超光;逾輝彌景,騰霧勝黃;追風絕地,飛翮奔霄;逸飄赤電,銅爵浮雲;驄瓏虎喇,絕塵紫鱗;四極大宛,八駿九逸,千裡絕群:——此等良馬,一個個,嘶風逐電精神壯,踏霧登雲氣力長。——這美猴王也是開心的很,難得有種回到山中與同類為伴的感覺。

這猴王檢視了文簿,點明瞭馬數。本監中典簿管征備草料;力士官管刷洗馬匹,鍘草、飲水、煮料;監丞、監副輔佐催辦;弼馬晝夜不睡,滋養馬匹。日間舞弄猶可,夜間看管殷勤:但是馬睡的,趕起來吃草;走的捉將來靠槽。那些天馬見了他,泯耳攢蹄,都養得肉肥膘滿。

不知不覺的半月有餘。一朝閒暇,眾監官都安排酒席,一則與他接風,一則與他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