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岸行者駕著祥雲,不一會兒到了托塔天王李靖的營寨。隻見那天羅地網把那花果山圍得嚴嚴實實,還有大批將士在一旁監視,的確是陣勢浩大。

那幾位站崗的仙兵見到這惠岸行者身上穿的不是本土的衣服,頭髮也不打理成東土的樣式,心裡對此十分可疑。他們上前擋住惠岸行者,問道:“站住,你是乾什麼的?”

惠岸行者雙手合什說道:“幾位,貧僧在這有禮了。貧僧乃是西方佛教極樂淨土觀音菩薩座下弟子,法號‘惠岸’,俗家姓‘李’,本名‘木吒’,是托塔天王李元帥的二兒子。我師傅受王母娘娘邀請前來參加‘蟠桃勝會’,誰知妖猴作亂,因為派我前來助陣。這是玉帝的符節,請幾位過目。”

那幾個仙兵聽了以後,拿過那符節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一個人連忙跑到主帥營帳報告了……

那托塔天王李靖正以幾位將領在開會,聽到帳篷門外有人在說話,不一會兒,那帳門外站崗的士兵進來彙報道:“主帥大人,崗哨來報,營寨外麵有一名自稱是您家二公子的僧人求見,說是受玉帝之命而來幫忙我們的。手上還有玉帝賜的符節。”

帳中諸將聽了很是驚訝,他們雖然知道托塔天王李靖有好幾個兒子,卻隻是見過三子哪吒,今天聽說他那二兒子來了,甚是驚訝。而托塔天王李靖聽了之後也是愣了一下。他心裡想:“木吒不是隨觀音菩薩在西方極樂淨土修行麼?怎麼又會有人自稱是他呢?難道真的是他來了?”

托塔天王李靖想不明白,便問道:“那人是個什麼模樣?什麼打扮?”

那天兵說:“是個帶髮修行的行者,手提一根鐵棍。模樣與主帥您有幾分相似。”

“既然如此,哪吒你出去看一下,是否是你二哥木吒來了。”托塔天王不敢妄自下定論,萬一是個什麼妖魔鬼怪變的,那就麻煩大了。所以他還是讓哪吒先出去看一下。

哪吒領命,跟著那來報信的營門天兵出了外麵。隻見營門外站著一名手持鐵棍,身穿僧衣,脖帶佛珠,留著長髮,頭戴戒箍,手持念珠的英氣男子。哪吒上前喊道:“二哥,是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

木吒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說道:“三弟,你都長這麼大了,我都差點認不出你來了。”

哪吒聽了這話似乎很高興,問道:“二哥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木吒說道:“我奉玉帝和師尊之命,前來助陣。這是玉帝的符節。”

哪吒聽了,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又隨即笑著說道:“既然如此,我們進去再說吧。父王在帳中等著我們。”然後哪吒下令讓那些崗哨讓木吒進來。

那哪吒一直把木吒領到主帳之中。

“孩兒李木吒,西方極樂淨土佛教觀音菩薩座下弟子‘惠岸’,拜見父親大人。”木吒上前行了一個父子之禮。

“免禮,上座。孩兒,你從哪裡來?”托塔天王李靖問道。

“孩兒的師尊觀音菩薩,受王母娘娘特邀前來參加‘蟠桃勝會’,也把孩兒帶了過來。來了之後卻發現因為那妖猴把‘蟠桃勝會’攪禍了,現在師尊與眾神仙正在淩霄寶殿之上,等著此仗的訊息。還特地派了孩兒前來助陣。”木吒把來由大概說了一遍。

聽到木吒是來助陣的,那周圍將士的臉色開始有些變得難看。心想:“我天庭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佛教的人來管了?而且還派一個人來,是什麼意思,是瞧不起我們嗎?”

“如此甚好。孩兒你可曾在觀音座下學了什麼本事?”托塔天王李靖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連忙問道。

“這……”木吒麵露難色。托塔天王李靖問的這些東西關乎到佛教的秘密與他自身的安危,木吒在思考著要不要說。不過當他看到四周各位仙將眼中的懷疑時,一口氣就把自己學的本事說了出來:“孩兒在師座座下學了‘三十六式伏魔棍法’、‘七十二式降妖棒法’、‘佛珠困魔神功’,還有‘通明拳’……”

托塔天王李靖聽了這些之後,說道:“看來你的本事學成了不少,可是這些功夫用來對付那妖猴,可能成?”

“父親大人,這就要試過才知道了。敢問那猴子到底有什麼本事,如此難纏?”木吒問道。

“這……”托塔天王李靖張口半天也說不出話了,看了一下帳中諸將,他們也是在東張西望,不知道在想什麼。

“還是我為二哥你說明一下吧。”哪吒這時候說話了,“那猴子據說是石頭裡蹦出來的……”

聽到這個,木吒眼睛一亮,說道:“想不到這世上還有石頭蹦出來猴子的事情,看來我的見識還是太少了。”

“二哥,請不要打斷我的話。”哪吒提醒道。

“阿彌陀佛,三弟請繼續說。”木吒雙手合什,唸了一句佛號。

這時哪吒又繼續說:“……那石猴不知去哪裡學了一身本事,然後又去了東海龍宮,奪了他們的奇寶‘定海神珍鐵’來當兵器,據說他鐵有一萬三千五百斤重,但是小弟和他過了幾招,那鐵棒的確比一般的鐵棒重很多。之後他又闖了地府,把那裡的猴類生死簿全銷了,據說那些猴子都不再歸地府管了……”

聽到這裡,木吒臉色大變,這地府的六道輪迴可是他們佛教管的,這猴子這樣做不是打了佛教的臉嗎。木吒忙問道:“那地藏王菩薩可曾出手製止?”

哪吒想了想,說道:“似乎並冇有,隻是他十殿冥王聯名上書天庭,請玉帝裁奪。”

聽到這裡,木吒低頭沉思了起來。好一會兒,他又對哪吒說道:“三弟你繼續說吧。”

這時哪吒又繼續說道:“……之後玉帝本要派兵捉拿那妖猴的,卻被太白金星阻止了,還說服了玉帝封那妖猴為‘弼馬溫’。可誰知道他妖猴嫌這官了,又私自棄官下界。這次玉帝忍無可忍,立即派父王領兵下界捉拿那妖猴。在那次戰鬥之中,我一個不留神,被那妖猴打傷了左臂,便隻好退兵了……”說道這裡,哪吒的聲音小了很多,托塔天王李靖的臉色也開始變得難看了,周圍一乾仙將有的東張西望,有的低著頭,有的眼珠子一直在亂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木吒又問道:“那妖猴使的是什麼本事?”

哪吒想了想,說道:“那妖猴手上使得是不知從哪裡學來的好棒法,也會‘三頭六臂變化之術’,還能用毫毛使出類似‘撒豆成兵’的法術,還能使得一手像模像樣的化形之術……”

木吒點點頭,說道:“他用的是鐵棒,我用的是鐵棒,我倒是想比一下誰比較厲害。你接著說吧。”

“好的。那妖猴傷了我之後,本想重新調兵遣將捉拿那妖猴的,但又被太白金星截停了,向玉帝建議就依了那妖猴,封他個什麼狗屁的‘齊天大聖’,還在天上給他蓋了個府邸,還讓他一隻猴子管什麼蟠桃園,不知道那太白金星老傢夥是怎麼想的……”

“哪吒,不得無禮,那太白金星是天庭的重臣,為天天兢兢業業,忠心於陛下,深得陛下器重,你一個小孩子懂得什麼……”這時,托塔天王李靖打斷了哪吒的話,教訓了一下他。彆的天將天了這話,都抬頭看了一眼李靖,又紛紛把頭低下去了。他們知道李靖這是在提醒哪吒,那太白金星在玉帝那裡的份量有多重,也怕他們這些人把哪吒說的壞話傳到玉帝和太白金星那裡。

哪吒聽了這話,臉上的青筋跳了跳,想說什麼,卻被木吒搶先了。木吒說道:“之後就是他搗亂‘蟠桃勝會’的事?”

李靖見哪吒的臉色還是十分的差,就說道:“的確。不過讓前出站,與那妖猴交戰過後,卻是隻些狼蟲虎豹,不曾捉了半隻猴子。”

木吒問道:“那此次交戰,那妖猴與上次相比如何?”

“這……”李靖聽了這問題,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說。

正說著,突然帳外有人來報:“報告主帥,那猴子正領著一群猴子在外麵叫戰。”

那李靖聽了,立刻是眾人商議出戰之事。

這時,木吒自告奮勇地說道:“父親大人,讓孩兒前去試試那猴子的實力。”

“孩兒,你也算是佛教中人,如果傷在這裡,我如何與菩薩交代?”李靖說道。

“父親大人放心,此事孩兒是受師尊與玉帝之命下來助陣的。若是傷了,便是孩兒學藝不精,不怪諸位。”然後,木吒又對眾將說道,“諸位在此稍等,我去會會那妖猴……”說完,便提棒出了營寨,讓天兵開了天羅地網,自己迎著那美猴王而去。

那領著一大群猴子的美猴王,正杵著那根金箍棒,叉著腰在那裡叫罵著,突然見一個穿著不倫不類的少年走了過來。那美猴王便撓撓腮幫子,問道:“喂,那個穿著不倫不類的小哥,你是什麼人?你這穿著打扮不像是天庭的人,為什麼和他們站一塊?不想受傷的話,就離俺老孫遠點。”

木吒立定身形喊道:“大膽妖猴,我乃天庭托塔天王的二兒子,李木吒。現在在西方極樂淨土佛教觀音菩薩座下受教,法號‘惠岸’。你如果識相的,就快點乖乖投降,免的受打。”

“哈哈哈哈,小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給你三分顏色上大紅,對你客氣點,你都不知道是誰了。”那美猴王聽了木吒的話便抓耳撓腮地大笑起來,“俺老孫還真冇怕過你們誰,不過佛教什麼時候可以插手天庭的事了,看來他們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木吒聽了,大喊道:“無知妖猴,看來好心勸你是不行了,看打。”說完便提棒衝向美猴王。

“說不過俺老孫就動手?啊哈哈,老孫也讓你瞧瞧你孫爺爺的厲害。”說完也抓緊金箍棒上前和木吒對拚起來。

隻見一人一猴鬥得有來有往,棒起棒落風聲嗚咽。棒起時,天上風雲變動;棒落時,山石土地粉碎;相碰時,金鐵交鳴震耳欲聾。行者棒動如翻飛蛟龍,正氣凜然;猴王棒來如噬人惡獸,威猛無匹。行者運氣舞棍,夾著槍叉戟劍用法;猴王騰挪使棒,使著攀爬滾跳身法……

兩邊陣營中人見雙方打得難分難捨,紛紛擊鼓搖旗,高聲呐喊助威。

那木吒與猴王打了半天,手臂逐漸痠麻,便覺體力不支,虛幌一棒,即脫身而走。那美猴王見了,隻是杵著那金箍棒在那哈哈大笑,那些妖怪也跟著大笑起來。

“李靖,你們就這點能耐嗎?快快回去叫多一點人手過來吧。啊哈哈……”說完,那美猴王便與眾妖收兵回府了。

那木吒氣喘籲籲地回到李靖的主帳之中,說道:“那妖猴果然有些本事,孩兒與他鬥了大半天,還是敗下陣來。是孩兒學藝不精,幫不上父親大人。”

李靖與眾人聽了,心裡都像是壓了一塊大石。良久,李靖才說道:“孩兒,你不必自責,好生歇息吧。我們再想想辦法。”

木吒說道:“孩兒不能在此呆太久,師尊她還在淩霄寶殿等著。”

“那……既然如此,我便寫封軍情信給你,幫我上交給陛下。”說完,李靖便動手寫信,寫了半個時辰才把信寫好。

那木吒拿了信之後,便與諸人道彆,駕起祥雲,直往天庭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