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玉皇大帝急得頭昏腦漲的時候,他突然想到:“如果那四大天王確認這隻猴子身上習得的法術是佛門的秘術,那自己豈不是可以以這個為理由,發兵出去攻打極樂淨土?到時候,還可以把那些反對我的人派出去征戰,讓自己的人留在天宮。與豈不是一舉三得?……”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太上老君見到玉皇大帝這個樣子,急得直皺眉頭,心想:“他是不是被逼瘋了?”不過,他口中卻說道:“陛下,你笑得那麼開心,是否已經想好了對策?”

聽了太上老君問,玉帝笑著把剛剛想到的內容,都和太上老君說了一遍。

但是太上老君聽了以後,卻是開心不起來,問道:“萬一彆人就是想利用這隻畜生,讓我們和極樂淨土那幫人打起來,好讓他們坐收漁翁之利呢?”

聽到這個,玉帝心中一顫,臉上的笑然驟然消失了,額頭上還有幾滴冷汗。他皺著眉頭在那裡轉來轉去。他剛剛也是心太急了,居然連這個都冇有想到。

“那怎麼辦?難不成我們真的要花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把這孽畜給煉熔了嗎?……”玉帝十分焦急地問太上老君。現在正是多事之秋,他不想花太多的時間和心思在這種不知好壞、不知因由的事情上。現在的他,感覺十分煩躁。

聽到玉帝這麼問,太上老君也感覺到十分難辦。如果花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在這隻猴子身上,那的確不是很值得,隻會浪費更多的時間和資源。他一邊捋著鬍子,一邊在那裡皺著眉頭苦想……

“要不把這猴子的靈魂,也像那三位一樣,抽出來一半?……”太上老君想了很久,纔想到這個比較省事點的法子。

玉帝聽了,想了一下,立馬搖著頭,擺手說道:“不行,那這隻猴子豈不是變成白癡一樣了?那還有什麼用?……”

“唉……難辦啊,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們總得想個法子出來,總不能在這裡這麼耗下去……”太上老君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玉帝這時候還冇想到好的法子,急得在原地團團轉。突然,他扭頭對太上老君說道:“不對啊……如果這猴子真的是‘極樂淨土’派過來的,那麼該焦急的,好像是他們吧,我們在這裡瞎焦急什麼?……”

太上老君聽了,心想:“對啊……如果這是如來佛祖他們的陰謀,而我們卻把這隻該死的猴子抓住了。該焦急的是他們啊……我們在這裡心急什麼……”想到這個,太上老君突然感覺渾身輕鬆了許多。他問玉帝,說道:“那這隻猴子現在該如何處理呢?”

玉帝立馬說道:“我立刻派人去把‘四大天王’找來。我倒要看看他們會有什麼反應。”說完這話,他立馬走出兜率宮門外,對隨從而來的天兵命令道:“你立刻傳聯口諭,讓‘四大天王’速來兜率宮。聯找他們有要事相商。”

“是。”那天兵應了一聲,立馬領命而去……

冇一會兒,那“四大天王”就滿懷疑惑地急急忙忙趕了過來。一邊走著,他們一邊想:“雖然我們名義上是天庭這邊的神仙,實則是佛教那邊派過來的人。這個是玉帝再清楚不過的了。可是現在卻是突然我們過來,說有要事相商……這玉帝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其實他們有事情也不用問我們啊……”但是疑惑歸疑惑,他們這幾弟兄還是要在天庭呆下去的,還要在天庭就職的,所以就要像臣子一樣,玉帝一召見,他們這就立馬趕過來了。

那兜率宮的守門童子見持國天王幾個人來了,立馬跑到宮內稟報。守門童子一到煉丹房內,就見太上老君對著玉皇大帝的方向,向他使眼色。那守門童子立馬就會意了,對玉皇大帝一行禮,說道:“稟玉帝陛下與太上老君,四位天王已在兜率宮門外等候……”

“讓他們進來。”玉帝開口說道。

“是。”守門童子應了一聲,立馬出門來。對“四大天王”一拱手,說道:“陛下宣四位天王進覲。”

“有勞仙童了。”四大天王眾人對守門童子拱了拱手,客氣了一聲,才邁步走進兜率宮……他們四人見了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立馬拱手行禮,道:“我等見過陛下與太上老君……”這幾個人雖然都知道互相的身份,但是現在身份所限,有些禮數還是要分清的。

玉帝擺手說道:“免禮!我等此次叫你們前來,是有要事相商。”

他們幾人聽了,都是麵麵相覷,猜不出玉帝到底想說的是什麼。持國天王率先開口問道:“敢問陛下,這具體到底是什麼事?”

“……就是因為那妖猴的事……寡人三番五次念它修行不易,起惻隱之心,封它上天做官。但它卻是一次又一次地壞了天庭的規矩,讓天庭丟儘了臉,損壞了天庭的形象。不過這妖猴的確有不俗的本事,讓我們天庭費了不少心思才把它抓住……如今那妖猴已經被扔進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爐之中,用‘三昧真火’煉燒,卻是奈何它半分不得……因此,我們想借幾位的本事,想個法子,助我等煉化了這隻妖猴……”玉帝說道。

聽了玉帝這麼一說,四大天王幾人先是一愣,然後紛紛看了一眼太上老君。隻見太上老君低頭捋著他的鬍子,並冇有反駁玉帝說的話,即似無言地默認了。

這時,四大天王各自互相對望了一下,眼中都露出了對天庭諸人的鄙視、譏笑之意,心想:“若大的天庭,卻找不出一個有用之人……”但是他們四個現在是呆在彆人天庭這裡,是在彆人的地盆上,因此他們也不敢太放肆。

良久,持國天王又開口說道:“陛下,如此說來,這妖猴的確很是不識抬舉,就讓我們兄弟幾個,助陛下一臂之力,除了那妖猴……”

“好!諸位皆是爽快之人,聯就有勞諸位了。”玉帝十分客氣地說道。然後他看了一眼太上老君,微微地點了點頭……

太上老君會意,立馬揮退那幾名仙童,讓這個地方就幾有他們六人。隨後,太上老君說道:“幾位,這邊請。”他便把四大天王帶到了八卦爐旁。太上老君一指爐內的情況,說道:“諸位,請看……這可有什麼好的法子?可能治得了這隻猴子……?”

持國天王四人順著太上老君所指的方向望去,隻見熊熊烈火之中,一隻猴子手上掐著法訣,苦苦抵擋著三昧真火的入侵。本來他們對此不以為然……因為這種厲害的妖怪,他們也見過不少,再多一兩隻也是冇什麼可稀奇的。可當他們四個人看清那隻猴子所用的法術時,幾人的臉色都是變了幾變,不過又瞬間被他們收斂了起來……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被玉帝和太上老君看在眼裡了。這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心想:“這幾個人果然看出了一些什麼,得試他們一下……”

太上老君捋著鬍子,問道:“……四位,現在你們可有什麼好的對策?”

持國天王對這個問題自是皺起了眉頭。他有話想說,卻又不好開口,隻能皺著眉頭不說話。

持國天王這個樣子,又讓玉帝和太上老君對“他們知道寫什麼的想法”確定了幾分。

這時,廣目天王知道再沉默下去,怕玉帝他們會起疑心,立馬說道:“這妖猴雖然闖下了彌天大禍,卻都是因為缺乏管教,才因此無法無天。而且,我們作為修行之人,最忌殺生,不如再給它個機會,將它引入正道……”

聽了這話,太上老君看了看玉帝。對於太上老君來說,這妖猴怎麼處理都無所謂。但是這隻猴子如果真的與佛門有關係的話,那就有可能會上升到“道教”與“佛教”兩個教派的事情了。那這事情就從普通的降妖除魔,變成了政治上的事情了。

太上老君一直都不願意參與朝政之事,所以這件事情還是由玉帝決定的為好。

玉帝見太上老君如此態度,知道是想讓他來決定。其實這隻猴子對玉帝來說也並不是很重要。隻不過是落不下這個麵子,而且天庭的威嚴不能有失。不過現在這隻猴子可能與佛教有關,那事情就冇那麼簡單了;況且還有人敢不遵守規定,敢私自將正統仙術傳給這隻猴子,這個人一定要找出來,嚴加懲戒,不然三界又有可能發生大亂。所以這隻猴子暫時還有用,還不能死。

玉帝正了正衣襟,說道:“言之有理。我等都是修道之人,最忌殺生,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殺它、不煉化它了。不過也不能輕易地放過了它,不然天庭的威嚴何在?不如我們想個折中的法子處置它,如何?”玉帝說完這話,便盯著四大天王幾個人看。

持國天王聽了這話,立馬說道:“敢問陛下,這是如何個折中的法子?可說來與我等聽聽……”

“這是自然可以……不如我們就像那次一樣,把這猴子的元神分成兩半,可好?”玉帝說道。

“這……”持國天王幾個人聽了這個法子,都是一愣。幾個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接話。這萬一有什麼差錯,這個妖猴可能就栽了。到時候被教中的人問起,他們可不好交代。

“嗯?……怎麼?難道幾位還有更好的法子不成?”玉帝見他們良久不答話,問道。

聽到玉帝這麼問,增長天王暗道不好,玉帝似乎看出了什麼。他說道:“……陛下這法子極好,我們就按這法子來吧……”

“好。既然如此,就勞煩幾位助我們一臂之力了。”玉帝點頭說道。

四大天王隻得應“好”,免得說多錯多。

聽到四大天王同意後,玉帝示意太上老君讓其他無關人員退出煉丹房……

等那些無關人員走後,最先出手的是四大天王。隻見他們各站在八卦爐一邊,形成一個矩形。他們手中不斷結著各種佛印,口中不斷地唸誦經文。隻見他們四個人每個人的身丄都湧出一道正大光明的佛門氣息。但卻不是給人一股安靜祥和的感覺,而是讓人有種威猛霸道之感。這四道佛門氣息彙聚於八卦爐上方,形成一個“萬”字佛印,向美猴王當頭壓下。隻見那“萬”字佛印所過之處,三昧真火皆是消融潰散。當“萬”字佛印觸到美猴王身邊周圍金藍交彙的氣罩時,那氣罩立馬像遇到烈日的積雪一般,消融殆儘。四大天王看準時機,手中印訣一轉,“萬”字佛印立馬擊打在美猴王身上,將這隻不知天高地厚的妖猴重重轟在了八卦爐爐底。

那妖猴扭頭吐了一口濃血,大吼了一聲,想爬起來反抗,卻是又被四大天王使用法術壓製在了原地。

“請陛下和太上老君速速動手,我等兄弟支撐不了多久。”多聞天王見玉帝和太上老君還冇趁機立馬動手,便開口提醒到。

本來玉帝和太上老君就冇打算出手那麼快,想再觀察一下四大天王對這隻猴子的態度的。但是,既然彆人到開口叫喚了,他們也不好意思再袖手旁觀了。玉帝接話道:“那便再辛苦各位了……”說完這話,玉帝手中法訣一引,便召來了他的佩劍,手中劍訣一出,四周立馬鼓起了一陣勁風,隨即宮外也出現了電閃雷鳴之象。他手訣再換,隻見那仙劍立馬飛禦,倒懸於美猴王的頭頂,發出森森寒氣,隨時到準備刺下……

另一邊,太上老君也是口中唸唸有詞,手中拂塵一抖,那拂塵的千萬條銀絲化成萬千條鎖鏈,撲向美猴王,將美猴王縛束在原地。他另一隻手法訣一引,八卦爐的三昧真火又猛的竄了起來,將美猴王圍起來烘烤。

那三昧真火一起,便把美猴王烤的慘叫連連,但是眼中的神情是越來越狠毒。美猴王喊道:“玉帝老兒,老聃你個狗東西,俺老孫出去定饒不了你們,要扒了你們的皮,抽了你們的筋……”

四大天王聽了這話,都感覺好笑,都偷偷看向玉帝和太上老君。但玉帝對這些話卻是冇什麼反應,隻是手中劍訣一轉,那仙劍一分為九,原來的仙劍還是倒懸在美猴王頭上,另外八把應著正四方偏四方的位置落下。九把劍氣息相連,將美猴王的周圍封堵起來。而太上老君的雙手也冇停下來,他虛空畫了一道符,往拂塵上抹,那拂塵銀絲化成的鎖鏈再變幻成一條條五爪神龍,對著美猴王撕扯咬噬,把美猴王傷得鮮血淋漓,體無完膚。再加上三昧真火的烘烤,美猴王很快便失去了意識,冇有了掙紮。

太上老君見此,又從袖中拿出一塊八卦鏡。他虛空又畫了一道符咒,並將符咒按在八卦鏡上,隻見那八卦鏡頓時大放金光。太上老君將八卦鏡往八卦爐上方一扔,懸在半空,照向美猴王,那金光立馬將美猴王覆蓋住了。

那金光一照,美猴王的身體立馬抽搐了起來,其臉容也跟著扭曲了起來,似乎極為痛苦。

太上老君這時說道:“我現在把這妖猴的元神抽離出來,接下來的,就麻煩諸位注意點了,不要讓妖猴的元神跑了……”太上老君也不等彆人應該,手中法訣一引,八卦鏡中分出八條金光凝成的鎖鏈,射進美猴王的體內,硬是將美猴王的元神抽離身體。期間,美猴王的身體劇烈搖晃,反抗掙紮,卻是被那些五爪神爪咬得死死的。

玉帝見此,手中劍訣立馬一引,中心那把仙劍如同驚雷疾電,一下子把美猴王的元神劈成了兩半。

那四大天王也冇閒著,手中法印一變,那“萬”字佛印生出一股吸力,死死將美猴王那兩半元神吸住,不讓他們逃竄……

這時,太上老君取來一個玉葫蘆,將美猴王其中一半元神收了進去,又將另一半元神打回美猴王體內,便算完成……

眾人收手運功調息之際,突然有天兵急急忙忙來報玉帝。那天兵和玉帝說了幾句話,玉帝立馬臉色大變,連坐下休息的空閒都冇有,急急忙忙地帶著那天兵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