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也清楚此時耽誤不得,便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往西天極樂淨土的大雷音寺,求見如來佛祖。

這一路上,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都在商量,到了大雷音寺,該怎麼說、該怎麼做等等。但是,直至到了大雷音寺門前,他們也冇商量出個所以然來……

在寺門處的幾名守寺僧人,見來了兩名不是本地的人,立馬上前攔截,並詢問道:“請留步,請問,你們是什麼人,是來乾什麼的?”

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十分有禮貌地停了下來,向那幾名僧人行了一禮,說道:“幾位,我等在此有禮了。我倆乃是東方天庭的天使天差,此行前來,特是為了求見如來佛祖。我倆手上,還帶了玉帝陛下的親筆書信……”

那幾名僧人聽說他倆是天庭派來的使人,態度好了很多,紛紛雙手合什行禮,但是卻依然是疑心很重。其中一名僧人問道:“兩位,請問一下,你們來找如來佛祖是為了何事?”

“這——”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相互看了一眼,關於這種冇麵子的事情要不要告訴這些普通僧人,他們兩人也不敢善自作主,隻能說道,“玉帝交待我倆,要見到如來佛祖纔可以說……所以,不好意思,勞煩諸位先去通報一聲……”

那名僧人聽了,直皺眉頭,心想:“你們為什麼來找佛祖,都冇有告訴我們,又想我們去傳報……要是最後怪罪下來,我們豈不是白遭一次罪……”但他還是問了一句:“兩位,關於這次的來因,就冇有什麼可以說的嗎?要是換作你們在我等的位置,相信你們也不會單單因為一兩句不關痛癢的話,就放人進去吧?”

“這——確定如此,可——”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又相互看了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都還是搖頭說道:“實在是暫時無法相告,但是見到如來佛祖之後,我們定會全盤托出,決不隱瞞。所以,還是勞煩幾位,幫忙去通報一聲。”

那幾名僧人聽了這話,十分不悅,心想:“你們倆,在這裡鬨著玩呢?”不過他們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該他們知道的,但是他們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向上麵的人就報一句“東方天庭派了兩名使者過來求見如來佛祖,但是他們冇說是為何而來”,就隨便了事的。

那幾名僧人雙手合什,說道:“既然如此,就先勞煩兩位稍等片刻,讓我等幾個先商量一下。”

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也知道不可能就憑他們兩三句話,就能讓對方放他們進去的。隻能壓抑著心中的急切心情,說道:“好的。如果商量出個結果來,麻煩諸位告知我倆一聲……”

那幾名僧人應了一聲“自然”,便退回去寺門處,聚眾商議。冇過多久,那幾名僧人決定長告知阿儺、迦葉兩位尊者,由他們倆來定度。

那幾名僧人與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說明一聲之後,便派了一個人進寺內去找阿儺、迦葉兩位尊者彙報。

此時寺內,如來佛祖在為諸佛、菩薩、羅漢、揭諦、金剛、比丘僧、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開壇講經,而阿儺、迦葉兩人則在殿外執殿。他們兩個見守寺僧人臉色凝重地小跑進來,便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他們連忙詢問……

那守寺僧人也是手腳比劃地一五一十把事情從頭到尾地與阿儺、迦葉說了一遍。

迦葉聽後,立馬轉身想往殿中告知如來佛祖。卻被阿儺一把抓住肩部,攔了一下。阿儺問迦葉:“你想去乾什麼?”

迦葉很自然地說道:“當然是找佛祖,把這事情向他稟告。到是你……你拉著我乾什麼?”

阿儺卻說:“我也是知道這事要讓佛祖知道。但是,卻不是現在……”

在迦葉滿臉疑惑之時,阿儺對那名守寺僧人說道:“你出去對他們說,讓他們稍等片刻,我們正在向佛祖請示,很快便會有答覆……”

守寺僧人知道這兩個人是故意如此的,但是他也作不了主,也冇有什麼說得上話的地方,也就隻能應聲退出……

等守寺僧人走了以後,阿儺向迦葉解釋道:“東土的那群傢夥,每次都把自己的位置擺得高高的,目中無人;也喜歡‘狗眼看人低’。就說我們寺中原來的幾位護教天王,到了他們天庭那邊,卻是落得個,給他們天庭看大門的下場……你說這些事情,他們這麼對我們的人,像話嗎?……你說,這些事情,我們能忍嗎?……我們這些事情如果我們忍了下去,他們隻會越來越猖狂……這種事情,我們絕對不能忍!這口惡氣,我們必須出回來,但是卻不是現在……”

迦葉問道:“那……我們什麼時候把天庭派來使者的訊息,告訴佛祖?”

阿儺想了想,說道:“等這場講經大會散了之後吧。”

這話一出,迦葉都驚呆了,瞪大眼睛看著阿儺,心想:“這是要玩死天庭那兩個傢夥呀!”

在阿儺與迦葉等待講經大會結束的時候,大雷音寺外的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也是在十分焦急地等候。因為這件事情十分緊急,多耽誤一會兒,變數就多一分,事情也會難辦一分……但是他們現在是來求人幫忙的,也冇辦法向彆人要求太多了,隻好在外麵乾著急,在原地團團轉……

在寺外的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急得快要發瘋的時候,那在寺裡麵的阿儺和迦葉卻是有一搭冇一搭地有說有笑。

天色漸暗,講經大會終於結束了。這時,阿儺和迦葉才慢悠悠地走進大殿,向如來佛祖稟報天庭派來使者的事情。

如來佛祖聽完之後,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阿儺回答道:“來了不短的時間了。不過他們卻並冇有向我們說明是為什麼來的,並且剛剛一直在開講經大會,所以弟子擅自作主,讓他們先在寺外等候。而我們兩個,為了不影響到眾人,則是等到講經大會結束了之後,纔敢進來向佛祖您稟報。”

如來佛祖聽了之後,看了看阿儺和迦葉,便知道這兩個人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是他也不想揭穿,也不想為天庭那邊說話。因為他也覺得是不能太給臉那些天庭的傢夥,不然那些狗東西真的會蹬鼻子上臉……

如來佛祖也冇再深問下去,揮手說道:“你們去把天庭的那兩個人帶來吧。”

阿儺和迦葉聽後,連忙應了一聲,便去把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請進了寺裡,引進大殿之中。

見到瞭如來佛祖的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先是對如來佛祖行了一禮,又報上了自己的姓名和官職。然後遊奕靈官從袖中掏出來一封書信,並說道:“我們此次前來,是為了替陛下送信至佛祖您手中的。請過目。”說完,遞給阿儺手中,由阿儺轉交給如來佛祖。

如來佛祖接過書信,默讀完畢,知道了前因後果。心想:“玉皇大帝這老東西,真的是會使喚人。真的把我們當免費的打手了。”但是如來佛祖這麼想,也不好與玉帝現在就翻臉。他思索了好一會兒之後,說道:“勞煩兩位先回,我等隨後就到。”

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聽瞭如來佛祖答應了,心中的大石頭立馬落下了。他們兩個對如來佛祖行了一禮,說道:“那就先謝過佛祖,我們就先行一步,先回去告訴陛下。”說完,他們就出了大雷音寺,十分歡快地騰雲駕霧迴天庭去……

阿儺和迦葉兩個人見遊奕靈官和翊聖真君走了之後,想問是什麼事,但又不好開口;而想走,現在也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之時,如來佛祖卻先開口了:“阿儺和迦葉,你們先去安排一下寺裡的工作和事務,等一下我們就一起去天庭走走,看看他們那裡的妖怪和我們西方的妖怪有什麼區彆……”

阿儺和迦葉應聲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