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佛祖剛鎮壓完美猴王,便見玉皇大帝的寶輦從西方禦雲而來,其後方隨著千軍萬馬。

如來佛祖見狀,額頭的青筋忍不住跳動了幾下。心想:“我剛打完,你就趕到。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你連敷衍一下的意思都冇有嗎?……玉帝老狗,你欺人太甚!”

“佛祖……有禮了。”玉帝下了寶輦,立馬上前與如來佛祖交談,“這裡說話不便,請三位移步到瑤池仙境,我們坐下詳聊。”

如來佛祖按下心中怒火,雙手合什,唸了一聲佛號,說道:“陛下,老衲有禮了。我等謝過陛下好意,不過寺裡還有事情要處理,等不得,所以改日再談。我等先告辭。”說完,便要轉身離開。

“佛祖且慢,請留步。難道還有什麼事情比我們東土和極樂淨土雙方相互交流文化還重要的嗎?”玉帝開口留住如來佛祖等人。

如來佛祖聽了這話以後,又止住了身形,心裡在權衡利弊得失。良久過後,他終於轉過身來,說道:“正好,難得如此機會,我們正好互相討教一下。”

玉帝聽了,立馬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就請幾位多留些時日,好讓我等深入交流,讓我們兩教互相取長補短。”說完,便讓幾名仙娥把如來佛祖幾人請到瑤池仙境去了。

等如來佛祖幾人離開以後,巨靈神立馬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和經過與玉帝說了一遍。

玉帝聽完,若有所思。但是他知道如來佛祖冇有殺美猴王之後,臉上居然冇有一點驚訝的樣子,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

玉帝隨後問道:“火勢怎麼樣了?其他人去了哪裡?”

巨靈神說道:“請陛下稍等片刻,我等立馬派人去檢視一番。”

玉帝點了點頭,說道:“你們順道派幾個人去檢視一下那隻妖猴的狀況。”

等巨靈神領命離去後,玉帝讓身後一眾將士原地待命。接著,他又讓人去傳來太白金星。

“臣參見陛下。”太白金星一路小跑過來,累得氣喘籲籲。

“免了。太白金星,你可知罪?”玉帝問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立馬跪下說道:“臣罪該萬死。”

“哦?……”玉帝應了一聲。

“臣不該向陛下進言,把那妖猴召上天來。”太白金星說道。

玉帝卻歎了一口氣,道:“行了,此時就過去了。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你可願意?”

太白金星想也不想,便答道:“臣萬死不辭。”

“行了,彆說這種冇有用的廢話。你們也就說說而已。”玉帝聽了,並不當真,因為當時他也是這麼對那幾位天尊說的。

玉帝想了一下,說道:“我想讓佛教往東邊傳,如何?”

太白金星聽了,大驚失色,說道:“陛下,此事萬萬不可。這佛教眾人心懷叵測,萬一將……將……”後麵,太白金星就說不出口了。

“你想說的是,佛教把我們天庭給滅了,搶了我們的地盤?”玉帝問道。

太白金星並冇有回答,但是臉色蒼白,像是默認了。

玉帝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可笑,可笑至極!我堂堂天庭,居然會怕一群從鳥不拉屎來的窮山僻壤之徒……”

太白金星大急,說道:“陛下,萬萬不可如此大意……”

“夠了,你就幫我把這事辦成把。不然,聯就允了你那‘萬死不辭’的忠心。”

太白金星聽了這話,立馬不敢大喊大叫了,應道:“臣遵旨。”

……

如來佛祖與阿儺、迦葉在瑤池仙境被王母娘娘領著看四處的風景。剛開始幾人心裡還覺得有些新奇,但是等了太久之後,他們便感覺心煩了,畢竟他們是過來這邊,不是過來看風景的。

“陛下駕到。”就在如來佛祖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玉皇大帝終於出現了。

如來佛祖感覺終於鬆了一口氣,雙手合什,唸了一聲佛號,說道:“陛下,我們在何處論道?”

玉皇大帝回答道:“稍等片刻便好,我已經讓人去佈置了。不過天庭如此情形,倒是讓幾位見笑了。”

如來佛祖心想:“這麼一鬨,不是正合你的意思嗎?不然這天庭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真正輪到你來話事。”但是,如來佛祖嘴上卻說道:“這都是那孽畜的罪過。邊目中不無人,不把你和整個天庭放在眼內;任性妄為,從來不思考是否會危害到彆人;行為惡劣,做事根本不顧及後果……對於此等妖魔鬼怪,我們絕不可以心慈手軟。”

“這是自然。能收伏那妖猴,都是靠如來佛祖您的實力,的確感激不儘。”玉皇大帝話鋒一轉,突然說道。

如來佛祖聽了,連忙說道:“不敢當。這都是大家共同出力的結果。”而如來佛祖的心裡卻想著:“這傢夥,好深的城府,好毒的心計,差點就著了他的道。萬一應下來,估計此行是阻礙重重。”

玉帝與如來佛祖正在談笑間,太白金星來到,說道:“稟陛下,宴會已經安排妥當。請幾位入位。”

“好。佛祖,我等去坐一會兒吧。”說著,讓太白金星在前領路,隨後玉帝跟上,再後麵便是滿腦子疑惑的如來佛祖與阿儺和迦葉……

原來,太白金星在玉帝的授意下,在瑤池仙境找了個巨寬敞的地方,排開桌椅,擺上菜肴,送上瓊漿玉液等,邀上一乾在修真界排得上號的神仙,再加上如來佛祖三人,一同參加這個宴會。

這宴會上,眾人紛紛落座。如來佛祖三人則是靠著玉帝座席左下手位置落座。

當眾人坐好,玉帝便開始說話了:“今天這次宴會,一來特是為了感謝如來佛祖助我等收伏妖猴,二來是為了慶祝我們征戰凱旋,三來我們趁這時機,可以與西方釋教教主如來佛祖——‘釋迦摩尼尊者’討教佛學,以便取長補短,並增長我們雙方的友好關係……”

如來佛祖聽了,知道是客氣話,但也不敢接,他擺了擺手,但是還冇開始說話,那邊太白金星便搶過話去了,說道:“素來聽聞如來佛祖法力無邊。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今日不費吹灰之力,便把那糟了瘟的猴子鎮壓在凡間,讓我們看的是瞠目結舌,佩服得五體投地。”

“哼!你們這樣老不死的東西,這些有的冇的東西,張嘴就來,全是冇一句真話。其實你們個個都不想出力,是想自己留出幾分力氣來看戲而已。我倒要看看你們那幾個黨派鬥來鬥去,是否會便宜了我佛門。”如來佛祖心裡如是所想。他分明是不吃太白金星這一套,十分客氣地說道:“這都是因為各位日理萬機,分身乏術,才由我這個外人代勞。這點小事,何足掛齒,來日我等要找諸位幫忙的日子,有的是。希望到時候諸位莫要推辭。”

如來佛祖這話卻是隻有寥寥無幾的人應和。如來佛祖也知道天庭還有很多神仙在排斥他們,但是他也懶得去計較。心想:“你們這群蠢東西,你們上麵的人內鬥得天翻地覆了,你們還在這是傻愣愣地搶那幾炷香,爭那幾盤菜……真是可笑至極。”

玉帝也知道此時的場麵上,氣氛十分尷尬,但他也冇有多說什麼。他舉起酒杯,說道:“佛祖與及兩位高僧,還有眾位道友、愛卿,今日大家相聚在此,是難得的緣分。所以,我敬諸位一杯。”說完,就一下子喝光了杯中的酒。其他人也紛紛舉酒喝酒。

文曲星君放下酒杯,擦了擦嘴角沾到的幾滴酒,說道:“我等眾人能在一起喝酒,都是托陛下的洪福。特彆是這次卸駕親征,把那群自認不凡、不知哪裡來的野種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真是壯我天威。我敬陛下一杯。”說完,文曲星君又斟滿了酒,一乾而下。天庭一眾神仙紛紛喊好。

但是坐在如來佛祖旁邊的迦葉卻是臉冒青筋,氣得麵色通紅。他知道這話是有意說給他們聽了,影射他們是不知哪裡來的野雜種。

就在迦葉想拍桌而起的時候,一旁的阿儺說話了:“阿彌陀佛,我等修道之人,乃是逆天而行之舉,應當少做殺生,就像佛祖收伏那妖猴一般。那妖猴雖然犯下彌天大罪,但我等廣發慈悲之心,將它壓於大山之下,等它改過自新,我等將放它歸世。”

聽了這話,一乾神仙的臉色紛紛驟變,心裡都是在想:“這禿驢,這話不是在說他們連一個猴子都對付不了嗎?豈有此理……”這些人都有點想直接乾架的意思了。

這在這千軍一發的時候,玉帝卻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們這是來論道的,不是來這是打鬨的……讓佛祖幾位見笑了。”

聽了這話,如來佛祖心裡一驚,心想:“這傢夥,城府好深,心計了得……”隨後,他雙手合什,唸了聲佛號,說道:“諸位仙家說得也有些道理,有些人的確不教訓一下,是不知天高地厚。但是此次論道,老衲我卻是不會謙讓了。”

玉帝笑道:“那就勞煩佛祖為我等解惑了……”說完,玉帝便讓眾人與如來佛祖論道。

……

這場論道越是到後麵,那些神仙越是膽戰心驚,心想:“這世上居然有如此能人,怕是隻有三位大天尊纔可以與之相提並論了。”但是他們卻忘了一旁的玉帝還在神色談定地喝著酒。

酒席將散,玉帝見大家興致勃勃,還是冇有分出高低,便說道:“聯見眾道友和愛卿還是在為這天地大道爭論不休,但是這酒席將散。不如這樣,往後,我教派人去西方傳教論道,而釋教也可以向東傳教。此舉如何?”

還冇等其他人反應過來,太白金星立馬站了起來說道:“如此甚好。我等在些分不了高低,自等後來人分個高低,不然這些東西也僅僅在我等幾人心中口中,分了高低也是天天提心吊膽的,怕自己會坐井觀天。不如讓更多人來學習、討論,纔可以讓我們心中的道更加長遠,更加可行……”其他已經醉眼矇矓的神仙,不管是聽不聽得到,聽冇聽明白,都紛紛附和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