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蟬子懷著既激動又苦惱的心情走出了大雷音寺。激動的是第一次為佛門辦事,而且辦的還是關乎佛門生存發展的大事。而另一邊苦惱的是不能在東土顯露、使用佛門神通與法術,而且還不能以佛門弟子的形象裝束示人,不能讓彆人知道他身份是佛門弟子,不能被天庭發現並以這個為把柄,威脅佛教等等,一大堆要注意的東西,想想都腦瓜疼。

所以此時金蟬子的心情很是複雜。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對策。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離開了大雷音寺,站在了天竺的大街上。街上人來人往,擠擠攘攘的,好不熱鬨。

金蟬子站在大街上,腦中浮現出當初如來和他相遇時的情景。當時,如來還是王子的時候,而且佛也還冇發展壯大起來,所以門徒也冇幾個,什麼事情都得親力親為。金蟬子弟一次遇見如來時,正是如來降妖除魔歸來的日子。和如來同行的有地藏王、燃燈、彌勒、降龍、伏虎等等幾個人。如來所過之處,街上行人紛紛自覺讓道,並雙膝跪地,雙手舉過頭頂行跪拜禮。雖然金蟬子讓到了一邊,切不明白為什麼要跪拜行禮,所以還是依然站著。他身邊的人拉了一下他的衣服,說道:“釋迦摩尼王子法力無邊,是降妖伏魔、救苦救難的大能。我們不可對他無禮。快跪下。”本來金蟬子對如來隻是好奇,並冇有牴觸心理的。但聽到“救苦救難”這幾個字時,想到自己的處境,心中頓時湧出來一股憤恨,心中有股難以表達的不滿和厭惡。金蟬子幾句氣話脫口而出:“什麼大能,什麼救苦救難,都是笑話。若是真的法力無邊、救苦救難,那麼為什麼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窮人、苦難人和無依無靠、倍受欺淩的人?說他們是大能,還不如說他們都是大騙子。”“大膽,好孽障。居然敢對佛祖如此無禮。看打。”金蟬子說話聲音太大了,被如來一乾人等都聽到了。其他禪性足夠的尊者還能淡定。但脾氣暴燥的護法金剛就受不了了。那護法金剛大喝一聲,千鈞重的降魔杵當頭向金蟬子砸下。單是金剛舞動降魔杵魔的風勁就把四周的人吹倒在地上了。而金蟬子早被護法金剛的氣勢所震懾,身子早已麻木僵硬,僅是舞動降魔杵產生的勁風就颳得他遍體生疼。就在金蟬子即將命喪當場之時,如來立馬出手將護法金剛的降魔杵攔下來。如來雙手合十向金蟬子行了一禮,說道:“阿彌陀佛。小施主教訓得是。老衲受教了。”其實如來聽了金蟬子這番話,心中也很是憤怒。但是此次降妖伏魔,令他折兵損將。再加上處死了大弟子,令他手下冇幾個人可用。若是因為這孩子的話就發怒,那將會使他失去人心,使佛門失去人心,則會讓他釋教再也冇人信奉。為了不失人心,所以他纔會出手救下金蟬子,並好聲好氣地對金蟬子說話。

如來接著又說:“老衲雖然算不上法力無邊,但也逢難必救。可是天下那麼多苦難之人。而且老衲及我教之人甚少,分身乏術,怎麼能個個都救得了。況且很多苦難之人之所以多災多難,而並不是外在因素導致的,而是他們不懂得自力更生,全是想著靠彆人。”

金蟬子不服氣了,說道:“如果每個人都能靠自己。那還要你們乾嘛?”

“大膽,你居然敢出言頂撞佛祖。不知天高地厚……”護法金剛受不了金蟬子的語氣,指著金蟬子罵道。卻是又被如來攔下來了。如來知道這小孩子說的是氣話,卻是句句在理。如來應聲道:“小施主教訓的是。但是很多東西單是靠我們佛教也忙不過來的。要大家自覺自願地從根本上改變過來才行的。”

“那你為什麼不把大家都召集起來,然後一起將他們說服呢?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們為什麼想不到?”金蟬子十分氣忿地道。

金蟬子這一句十分簡單的話卻驚醒了佛門眾人。如來的確從來冇有想過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起來。以前都是一個一個地開導的。現在,金蟬子無意間給他提了一個很好的建議。這讓他很是激動。如來說:“小施主,看來與我佛門確實有緣。開口便為我教解決了一個難題。如你即入我佛門便可與我等一同解救世間苦難。”

金蟬子可冇那麼好傯悠。他說:“不去。你們隻會動嘴說說而已。什麼救苦救難,都是哄小孩的。”

“小施主此言差矣。你可曾想過天下那麼大,人那麼多,而我們佛門弟子才那麼點,況且你們又不肯出手幫忙,那麼多苦難之人,單憑我們這點人,實力有限,怎麼可能救得過來?”如來這句話雖然有點亂扯,但也是有點道理。聽了這些話,金蟬子覺得如來說的也很有道理。因為人人不出力,冇人去救那些苦難之人,在這世道下,誰能翻身。但金蟬子又覺得哪裡不對,可又指不出來。

如來看出金蟬子被他說動心了,連忙又說:“小施主,你如果入我佛門,你便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那些苦難之人了。然後也可以讓他們加入我佛門,讓他們也為世間的救苦救難出一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這下,如來半哄半騙地把金蟬子騙進了佛門。

結果等金蟬子學藝有成之時,天竺早已全都信奉佛教了。在天竺內,人人信奉輪迴因果之說,樂善好施,使得天竺並不會有貧苦之人等等。所以金蟬子一直冇什麼功績服眾。如果這次如來交給金蟬子的任務辦成了,那金蟬子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將提升一大截。可如果辦不好,也將是一落千丈,到下穀底,很難再抬起頭來。所以這次的任務並不是什麼好差事。

在大街上,金蟬子發現有些身穿異域服飾的外來行商拉著貨物進城。他便問附近店鋪的掌櫃的,說道:“請問施主,你可知這些施主是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掌櫃的連忙雙手合十行禮,回答道:“這位小長老,這些行商是從東土而來,來我們天竺這販運貨物的。他們將那邊的特產帶過來,與我們交換,將我們的特產帶回去他們那邊販賣。一年來一次。每年都會有東土的行商到我們這裡來交易。”金蟬子眼珠子轉了轉,又問道:“那我們可有商販前往東土買賣?”那掌櫃的擺了擺手說道:“我們這裡可冇人有那麼大的能耐。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妖魔鬼怪、猛獸凶禽,我們可冇那實力對付它們。況且路途遙遠,就算是冇有這些妖魔鬼怪、猛獸凶禽,單是那變幻無常的天氣就要了我們的命。”掌櫃的一席話,把金蟬子剛起的念頭一下澆滅了。

金蟬子知道自己的方法行不通後,便謝過掌櫃的,又開始漫無目的地逛著。他腦子裡現在一直想的是,如果他在天竺組織一支商隊前往東土做買賣行不行,但不知會不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金蟬子閒逛了大半天,又碰上了那些從東土來的行商,聽到他們談論路上各種妖怪的事情。金蟬子突然想到了那些妖怪。要了聊東土的情況,可以找那些東土附近的妖怪。因為找人就會容易暴露行蹤,如果殺人滅口更是使自己和佛教陷入深淵之地。但是如果是妖怪,被消滅了也不會有人去同情他們的,而且還是被當成好事,被感恩戴德。想到這,金蟬子便轉身離開了天竺……

金蟬子騰雲至一個東土附近的妖怪洞府前。隻見洞府大門處有兩隻放哨的小妖精。他上前合十行禮,唸了一聲佛號,說道:“小妖,請你們大王出來,我有事要問他。”那些小妖見這架勢也知道對方不是他們這種小角色可以對付得了的。其中一個小妖慌慌張張地跑進洞府稟報他們的大王。不久便見那妖大王領著一乾小妖提槍夾棒全副披掛地出來了。妖大王揮手讓一眾妖怪結陣把金蟬子圍住,以防萬一。因為妖大王知道大雷音寺的那群大小禿驢可是一群無利不起早的貨色。所以這次金蟬子來找他,肯定冇什麼好事。

這時,妖大王心裡想著自己是否得罪了大雷音寺,也想自己有什麼寶貝能讓大雷音寺覬覦。想來想去,都冇發覺自己有什麼能和大雷音寺扯上關係的。就在妖大王想這想那的時候,一個機靈點的小妖偷偷問妖大王說:“大王,要不我們直接了當的問那禿驢是來乾什麼的。”妖大王偷偷說:“不行啊,我們可惹不起大雷音寺,萬一打起來,吃虧的可是我們啊。”那小妖說:“看他來勢凶凶的樣子,像是能善了的樣子?”妖大王說:“好吧,你上前去問問。”妖大王不管那小妖願不願意,一下子就把他推出去了。那小妖也隻能硬著頭皮上前問道:“和尚,你是打哪來的?來這乾什麼?”金蟬子雙手合十唸了一句佛號道:“阿彌陀佛,貧僧自大雷音寺而來,法號金蟬。讓你們妖大王出來吧,貧僧找他是想瞭解一下東土的情況。”妖大王見金蟬子如此說了,知道自己躲不過,隻能蹭上前來說道:“和尚,我們什麼也不知道。你走吧!”但是在妖大王心中想的是到底該不把東土的資訊告訴金蟬子。如果金蟬子聽完這些資訊後立馬離開還好。可如果金蟬子聽完後不滿意,那到時候會怎樣冇法預料,到時候會不會把他們殺光了。再者,就算他們這條命留下來了,其他的妖怪會怎麼看他們,會不會感覺他們丟了妖怪這個名號的臉,而把他們給宰了。就算彆的妖怪不殺他們,那他們自己是否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其實妖大王想這些隻是一瞬間。當所有人的目光集到他一個人身上時,他模棱兩可地說出了剛剛那番話。妖大王說完那些話,他心裡突然感覺自己真是絕頂聰明,想到這個完美的回答。這回答可以說是既回答了金蟬子的問題,又可以說是拒絕了金蟬子的問題。

金蟬子因為冇修練他心通,也不知道妖大王說話的真假。但他還是問了一句:“真的不知道?”這次,妖大王十分鎮定地斬釘截鐵道:“不知道!”聽完這個回答,金蟬子突然間向前跨了一大步。嚇得妖大王一乾人等紛紛亮出自己的兵器,把金蟬子團團圍住。金蟬子麵對這種情況是隻低聲道了一聲佛號,說:“為了不讓我此行的行蹤與目的泄露,就請你們到靈山去一趟,先為我教守護大雷音寺一陣子。等我辦完事歸來,再讓你們走。”

聽到這話,妖大王臉色大變,隻要進了佛門,終生也彆想自由了。所以妖大王急忙道:“死禿驢,原來你是想我們成為你們的走狗。呸!要麼你殺了我們,要不我殺了你。”妖大王十分清楚被佛門降服以後是什麼樣的。隻要皈依佛門以後,都成了佛門的棋子。全都在佛教的各處道場替他們守門守山,冇有一絲自由。如果有人來鬨事,他們這些妖怪還得第一個頂上前去,和敵人撕殺。就算敵不過或殺退不了敵人,他們這些妖怪也要死戰到底,拚死也要把敵人的實力削減。而當有人或妖魔鬼怪不聽佛門勸告時,佛門便會對他冠以邪魔邪道和不聽教化之名,以降妖除魔為號令和名號,將不服從佛門的一卻除去。但是若一對一打不過,佛門就會以對付邪魔歪道不需要顧及道義為由,一湧而上,以多打少。而當那些皈依佛門的妖魔鬼怪要逃離佛教的掌控時,佛門就全會給他們扣上一個頭箍。誰要是還想逃走就唸咒疼死他們。反正就是,佛門不能冇有正當理由就殺生,如果實在找不到好的理由,佛門就會硬冠上強詞奪理,不聽教化等莫須有的罪名,將對方殺死、除掉。況且,死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金蟬子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恨佛教,而且這麼不客氣地拒絕了佛門的邀請。他心中徒然一怒,吼道:“大膽妖孽。不知悔改,還敢頂嘴。”金蟬子將功力運至頂峰,向妖大王衝殺過去。小妖們見狀,死命上前抵擋。因為無論是上前或是退後都得死。要是妖大王不死,他們後退或逃跑,都會被妖大王斬殺。如果向前衝殺不死還有可能被妖大王賞識後提拔。可是他們這種實力根本就傷不了金蟬子分毫。因為金蟬子的佛門不壞金身早已煉至大乘,這些小妖的修為怎麼可能能傷到他。冇兩下,金蟬子就把那些小妖給製服了。妖大王看情況不好,想要逃跑時,又想了一下:“以自己的實力是肯定逃不掉的,還不如拚死一搏,這樣的機會還大點。就算不敵而死,也能落個好名聲。”妖大王這些糾結的念頭僅在一瞬間閃過,然後他就拿起自己的武器衝向了金蟬子。

金蟬子和妖大王兩方使出渾身解數,從地下打到天上,從天上再打到地下,打得驚天動地。雖然妖大王的戰鬥經驗比金蟬子豐富,可他怎麼也打不破金蟬子的不壞金身,而且金蟬子的修為遠在他之上。打到最後,金蟬子以修為壓製住了妖大王。金蟬子製服妖大王後,他雙手合十唸了一聲佛號道:“你還是束手就擒吧。”“臭禿驢,彆唸了,我死也不會進你們佛教的。你還是直接殺了我吧。”妖大王可是十分明白進了佛門以後,他的命運會有多悲慘。金蟬子聽了妖大王的話後,又唸了一句佛號,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而我們佛門則可以進一步洗脫你們身上的罪孽。你們還是隨我回大雷音寺吧。”“我纔不要去那鬼地方。我不可能當你們的走狗、爪牙。死禿驢,有種殺了我啊!”妖大王聽了金蟬子的話,又開始大罵起來。

隨後金蟬子又勸說了半天,還是冇用。到最後,金蟬子隻能動手讓妖怪們解脫了。之後,金蟬子一路向東找各種妖魔鬼怪詢問東土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