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菩薩帶著惠岸行者,飛到了東土與極樂淨土的邊界時,正見玉真觀金頂大仙路過。便與其打了個招呼。

“觀音菩薩,老道這裡起手了……”金頂大仙向觀音菩薩打了個招呼,“觀音菩薩這是要往哪裡去啊……”

觀音菩薩唸了一聲佛號,說道:“閒來無事,到處逛逛,不知道……金頂大仙這是要去哪啊……”

“我這是去一位道友那竄門……”金頂大仙說道。

然後他們兩個僅聊了幾句可有可無的話,便散了。

見到金頂大仙之時,觀音菩薩立馬想到了幾個人。那幾個人不是被天庭重罰的,就是與天庭有仇的。

觀音菩薩駕起祥雲,帶著惠岸行者來到一條河邊。

隻見那河波濤洶湧如萬馬奔騰,急流之聲如滾滾雷鳴,卷沙摧石如蠻荒猛獸……的確是一條好河。

河邊立一巨石,上書“流沙河”三個氣勢恢宏的大字……

觀音菩薩倆人正觀察著,突然河中炸起一團水花,一隻長相醜陋凶惡的妖怪,從河裡竄了出來。

惠岸行者先是一驚,隨後連忙提棒上前阻攔。

隻見那怪紅髮赤身,青麵獠牙,渾身上下都是傷疤,青一塊,紫一塊。他手中還提著一根降妖杖……

那怪上來,見人就打,絲毫不拖泥帶水……

那惠岸行者木吒見了,立馬抽身上前,與那潑怪戰在一起,隻見:

行者武起渾鐵棒,那怪揮動降妖杖。

渾鐵棒起時,風聲呼嘯;降妖杖落時,雷鳴滾滾。

一條鐵棒如蛟龍翻飛,使天地風雲變色;一根降妖杖如狂莽吞日,令周圍雷鳴電閃。

一個是護法神將,保菩薩安全;一個惡河水怪,為填肚充饑……

這兩個來來回回鬥了幾百個回合後,不分勝負。那怪見久攻不下,便喊到:“你是哪裡來的和尚,想乾什麼?”

惠岸行者說道:“潑魔,冇一點眼力勁兒。吾乃托塔天王李靖的二兒子木吒,法號‘惠岸’,乃觀音菩薩的弟子。”

聽見是觀音菩薩的弟子,那潑怪心中大驚,使了個套路,便想退回河裡去。

“哪裡逃!”惠岸行者知道被騙,大喝一聲,便追了上去。

但那潑怪且戰且退,跟本就不想與惠岸行者相拚……

觀音菩薩見狀,心中十分疑惑:“這妖怪似乎認識我?!不然為什麼會是這種反應?”她為了弄清楚原因,結了個手印,一把將那潑怪控製住了。

惠岸行者將那潑怪押上前來。

觀音菩薩唸了一聲佛號,問道:“……你,似乎知道我是誰?為何聽到我的法號便跑?……”

“嗬。你們要殺要剮,請快點。我冇什麼好說的。”那怪根本就不理睬觀音菩薩。

惠岸行者看了這潑怪良久,突然來一句:“你是捲簾大將?”

那怪聽了這話,渾身一抖,臉色大變,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是不是李靖告訴你的?”

這次,輪到惠岸行者不說話了。

看到這潑怪的反應,觀音菩薩心裡也明白了幾分。這人肯定是與天庭玉帝不和的……

惠岸行者見觀音菩薩不明白,便說道:“這人原本是天庭的捲簾大將,據說是前些日子。因為什麼失手導致王母娘孃的玻璃盞,才被罰下凡間。之後,每隔七日,還要受飛劍穿胸百次之苦……”

聽完惠岸行者的話,觀音菩薩已經明白了個大概。看來是因為玉帝與佛教的事,被此人看出,才遭罪的……不過,這樣正好,可以一用……

觀音菩薩讓惠岸行者退開一些,讓她和這潑怪單獨聊聊。

“你與玉帝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隔閡?”觀音菩薩直接了當地問道。

那怪聽了,並不理睬。

“那你是不是三清一派的人?……”觀音菩薩又問道。

那怪還是冇接話。

“現在玉帝一家獨大,你想不想扳倒他?”觀音菩薩又說道。

那怪這次連眼睛都閉起來了。

“你是看出玉帝有問題,想通知那三位老天尊,才導致你被貶的吧……”觀音菩薩繼續說道。

這次,那潑怪的臉皮抽搐了一下。

“如果你一輩子呆在這裡,你覺得……你想說的,什麼時候才能讓那幾位老天尊知道呢?如果你願意與我合作,可能事成之後,或者還有些許機會……”觀音菩薩誘惑到。

這時,那潑怪終於忍不住了,說道:“你要我做什麼?這事完之後,是否真的有機會讓我再見到那幾位天尊?”

“與我合作,最終能不能,我不知道。但是一定是有些許機會的。但是你在這裡,是一點機會都冇有的……”觀音菩薩再次重複了剛剛的話。

這次,那潑怪眼珠子轉來轉去,思考了好一會兒。最後,他終於下定了決心,才問道:“你要我做什麼?怎麼做?”

“很簡單,到時候會有不少去西天極樂淨土大雷音寺向如來佛祖求取真經的人路過,你就攔著他們……”觀音菩薩說道,“太狂妄的和尚,殺了;太聰明的和尚,殺了;太急躁魯莽的和尚,殺了;太沖動的和尚,殺了;太虛偽的和尚,殺了;太鋒芒畢露的和尚,殺了;太奸詐的和尚,殺了;太陰險的和尚,殺了;太狠毒的和尚,殺了;犯淫邪的和尚,殺了;太貪圖錢財的和尚,殺了;喜歡追名逐利的和尚,殺了;對紅塵留戀的和尚,殺了……”

觀音菩薩說了一大堆“殺了”……

那潑怪一邊聽,一邊緊皺著眉頭。

觀音菩薩說了那麼多,那潑怪根本就記不住。

那潑怪說道:“那你就直接說不殺的吧……”

觀音菩薩想了一下,說道:“把那愚忠佛祖的和尚,放行;把那死讀經書的和尚,放行;把那冇有絲毫武力的和尚,放行;把那死認佛法的和尚,放行……”

第觀音菩薩說完後,那潑怪問道:“把這些和尚放行,就可以了吧?……”

“當然不止。你還要拜入他門下,當他的徒弟,隨他前往西天取經……”觀音菩薩說道。

那潑怪聽了,頭都大了,喊道:“那到何年何月纔是頭?”

觀音菩薩說道:“在路上,你也可以煽動他放棄,隻要他放棄了,你又要回到這裡,繼續等下一位……”

“不可能!太麻煩了!”那潑怪這次直接拒絕了。條件太多,太苛刻,太複雜了,他都要記不住了。

“嗬!看來你對那三位老天尊也不是很忠心……”觀音菩薩忍不住笑了一下。

“什麼?!”那潑怪臉色漲紅了,喊道,“誰都不許懷疑我對他們的忠心!”

“你想要把資訊傳給他們,我這是你唯一的出路。你的目的是傳達資訊,到最後,資訊交到他們手裡,不就行了?而且,你現在都冇有資格上天,還不如借我們的身份……”觀音菩薩又說了一大堆話。

那潑怪想了許久,覺得留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最後便同意了觀音菩薩的提議。他對觀音菩薩說道:“……那就按你說的做吧。按照你的規矩辦吧。還有,你給我取個你們那邊的名字吧,免得到時候取的不好聽……”

觀音菩薩隨即便與那怪摩項受戒,又以河名起姓,就姓了沙,還排字輩起了個法名“悟淨”,叫做個沙悟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