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上坐在龍椅上,盯著大殿內的文武百官,說道:“關於‘西行取經’這件事,爾等覺得可不可行?”

問出良久,殿中無人敢答。下麵的眾臣,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彆人去當這個“出頭鳥”。

“唔?!”聖上等得不耐煩了,直接點名問道:“宰相,你覺得此事怎麼辦?”

正低頭、縮脖、弓腰的宰相,聽到聖上叫自己,就突然哆嗦了一下。他隻好拱手、彎腰、低頭,十分勉強地說道:“回陛下的話。臣認為,不可放行。現在正值我朝休養生息之際,不可讓人出關。況且……還是學識淵博的高僧。萬一,有什麼匪人對其動了壞心思……或者被利誘,那我朝的知識和物產,可就……”說到這裡,宰相停了一下,又說道,“就怕彆人學了我們的東西,又用來對付我們……”

“嗯——眾位愛卿,你們覺得怎麼樣?”聖上問所有在場的官員。

“微臣認為宰相說的對……”殿內眾臣,紛紛說道。

“嗯,很好。大將軍,你說說看……”聖上又問另外一個人。

大將軍應道:“臣也認為不能放行。現正值各國對我中原圖謀不軌之時,防止我們的山川地理被外人知曉,和法師安全……臣也認為不可行……”

“嗯——諸位愛卿,你們的想法也是一樣嗎?”聖上又問眾人。

下麵的眾臣也是紛紛說“附議”。

見此,那聖上被氣得深吸了一口氣,良久,才緩緩吐出來。說道:“既然眾位愛卿如此反對西行……想必……也有辦法解決現在京城內的各種奇異怪事……而且現在正值天下災禍四起、民不聊生……諸位愛卿,可有什麼可施行的法子?……”

“嘶——”眾人皆是倒抽一口涼氣,頭有點發暈,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是在上朝時,能說就說而已。來來去去都是那些話。變來變去,萬變不離其宗……說白了,就是對著那幾本古書上的背。要讓他們真正具體地說出來……還不如問那些天天種地的……

“哼!一天天的,你們就知道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上英明’、‘臣附議’……除了這些,你們還會些什麼!”聖上怒得直拍龍椅。要不是現在正值用人之際,這些人……他就統統不要了,而且永不錄用……

這時,宰相知道不能這樣發愣下去,不然他們在聖上的心裡,其重要性……隻會越來越低。他出列,跪倒在地,磕頭喊道:“臣愚昧,請陛下恕罪……不知陛下有何打算?……”

其他人也是有樣學樣,也是紛紛下跪磕頭,跟著一起喊。

“唉……”那聖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你們都起來吧……”

“謝陛下……”那些官員連忙喊道。他們可不想再磕下去了,這也太難受了。他們個個人都感覺腦袋裡麵還在“嗡嗡”地響。

“來人,去禦馬司準備一匹上等好馬……再拿一套通關文牒過來……”隨後,聖上又想了一會兒,再說道,“……再去準備一個紫金缽盂……”

一個小太監領命之後,立馬匆匆忙忙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