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妖猴出來以後,歡喜得上竄下跳,跑來跑去,亂喊亂叫……它從這座山跑到那座山,又跑到河裡遊來遊去,又一會兒騰雲駕霧飛來飛去……它在山林的樹林中竄來竄去,一會兒摘果子,一會兒去掏鳥窩子……過了一會兒,它又到天上追逐飛鳥,忽東忽去……最後,它一頭紮到河裡捕魚,與魚兒嬉戲……

大概又過了半天,天將黑時,這妖猴才消停下來……

妖猴不好意思地跑到正在閉目唸經的玄奘身邊,一邊抓耳撓腮,一邊扭扭捏捏地說道:“弟子拜見師父,俺老孫一時興起,玩得有些過火了,忘了師父在此,望師傅父莫怪……呃~請師傅莫怪,咦嘻嘻嘻~”說到最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玄奘唸了一句佛號,睜眼說道:“既然你與我有師徒情緣,那麼,你便要拜入我的門下,聽我教導……”

妖猴聽到這裡,立馬抓耳撓腮獨自滴沽想了良久,才下了決心,說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說完,它對玄奘行了大拜之禮。

“很好,你既然入了我佛門,便是我佛門弟子,要起一個佛門的名字……”玄奘又說道,“徒兒,你是否有姓名?”

那妖猴聽了,便撓著手背說道:“姓氏的話,俺姓的是個‘孫’……而名字的話,喚作‘悟空’……師父,你覺得這名字怎麼樣?”

玄奘聽了,感覺似乎很熟悉,但又不知道是在哪裡聽到。隨後,他想了一下,便說道:“很好,你這名字很符合我教宗旨……這名字……便無需再改了,就用這個吧……”

玄奘說完,又仔細打量了一下這隻猴子,又說道:“……我瞧你這個模樣,就象那小頭陀一般,我再與你起個混名,稱為‘行者’,好麼?”

孫悟空一聽,心想:“這又是什麼其其怪怪的名字……”但是他也不是很在意,反正把玄奘送到大雷音寺,取到真經,他就去找菩提祖師了。便抓耳撓腮地應道:“好!好!好!謝過師父!謝過師父!”

玄奘看天色不早了,怕夜裡有猛獸毒蟲,便說道:“現在天色不早了,我們先且收拾東西,到前麵找戶人家,借宿一夜……”

孫悟空撓著手背應了一聲,然後便幫忙收拾東西……

不一會兒,玄奘騎著馬,走在前方;而行者,則是挑著行李,一蹦一跳地跟在後麵,還時不時地竄前竄後,這看看,那瞧瞧……還碰碰路上見到的野花兒,摘摘見到的野果子……它被關壓太久了,見了什麼都是十分新奇……

“吼——!”一聲震天虎嘯傳來,一隻煞氣騰騰的巨虎,從一旁竄了出來。

這一聲虎嘯,直接把那馬嚇得腿軟了,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

隻聽得玄奘“啊——!”地一聲,也滾落至一旁。

孫悟空見狀,連忙上前挽扶。問道:“師父,你可有摔著?”

玄奘擦著額頭上的冷汗,說道:“我不打緊……可這老虎凶惡,我們可怎麼辦?”

孫悟空說道:“師父莫慌……讓我去會會它來……”說完,他扶著玄奘退後了一段距離之後,便獨自上前,對戰那隻猛虎。

孫悟空的眼睛看到那隻惡虎身上縈繞著一層濃厚的妖氣,還有一股血煞之氣,纏繞其中。

“看來是一頭即將化形的妖怪……”孫悟空想到。不過隨後,它抓耳撓腮地“嘻嘻——”笑了起來,“……可惜,你遇到了我……”

孫悟空從耳朵裡掏出來一根“繡花針兒”,唸了幾句咒語,對其吹了一口氣,便見那“繡花針兒”逐漸變化成一條一人高的鐵棒。

孫悟空開心地舞了一個棍花。它被壓在五行山下太久了,很久冇玩過這個了……

那頭妖虎突然吼了一聲,然後緩緩向後退去。它似乎從這隻猴子身上,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唔?!想跑?吃俺老孫一棒!”孫悟空見那老虎想逃,立馬衝過去,舉棒就打……

“呼——”那千鈞重棒,激起陣陣風聲。那妖虎就較慘叫也冇來得及發出,便一命嗚呼了。

這一幕,嚇得玄奘目瞪口呆,心裡忍不住想:“這猴子居然如此凶狠,萬一哪裡惹它不高興了,會不會一棒子打了我?!”

“師父不用怕了,俺老孫已把這隻老虎殺了,我們可以繼續趕路了……”孫悟空冇去看玄奘的表情,隻在那裡剝老虎,還說道,“……師父等一下俺老孫,俺把這皮剝了,好做衣服……”

良久,剝完虎皮,孫悟空又挑著行李,跟在玄奘身後,繼續趕路……

路上,玄奘問道:“悟空,剛剛你打虎的那根鐵棒呢?為何不見了?”

孫悟空聽了,一隻手撓撓臉,“嘻嘻——”笑道:“師父,你不曉得。我這鐵棒,本來是從東洋大海的龍宮裡得來的,喚做‘天河鎮底神珍鐵’,又喚做‘如意金箍棒’。當年‘大反天宮’,甚是虧得它……嘻嘻嘻兒——它可隨身變化,要大就大,要小就小……剛纔變做一個繡花針兒模樣,收在耳內矣……但要用時,便可取出來……咦嘻嘻——”

玄奘眼睛一轉,不再問關於“如意金箍棒”的事,轉問道:“……方纔那隻老虎見了你,怎麼就一動不動了?讓你自在打他?這怎麼一回事?”

孫悟空挺了挺胸膛,笑道:“不瞞師父說,莫道是隻虎,就是一條龍……見了我,也不敢無禮……嘿嘿嘿——我老孫,頗有降龍伏虎的手段,也會那翻江攪海的神通……就算是那見貌辨色,聆音察理……大之則諒於宇宙,小之則攝於毫毛……變化無端,隱顯莫測……剝這個虎皮,何為稀罕?……當見到那疑難處,才讓你看看,俺老孫如何施展本事!”

玄奘聽了此話,喜憂參半。他不再聊這些,隻揀一些可有可無的話,與孫悟空聊著……

師徒兩個走著路,說著話,不知不覺,那太陽已是下山……

孫悟空放下行李,三下除五二地爬上樹梢,舉目眺望……

過了一會兒,孫悟空竄下樹下,跑到玄奘跟前,撓著手背,說道:“師父,我們得走快些兒……天色晚了……那壁廂樹木森森,想必是人家莊院,我們趕早投宿去來……”

玄奘聽了這話,知道耽誤不得……不然,晚上如果突然竄出一頭妖怪,怎麼辦?

玄奘忍不住加快了幾鞭,直奔前方人家而去。

玄奘到了莊院前下馬,而孫悟空則撇了行李,自顧的地直走上前拍門,叫喊道:“開門!開門!快開門!”

“來了,來了……誰啊?”一位拄著筇杖的老者,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開門。當他看到的是孫悟空那妖怪的模樣的時候,“啊——”的一聲,便向後方倒去……

幸好孫悟空眼疾手快,接了一把,不然這一下,就可能讓老者直接去世。

玄奘見狀,“唉啊——”一聲,奔上前來,連忙合力把老者喚醒過來。

老者緩緩驚過來,但是當他再次看到孫悟空的樣子時,身子又是一顫,手腳發軟,又有再暈過去的趁勢……

“你快走開……”玄奘讓孫悟空離這老者遠一點。

“唔?……哼——”孫悟空十分不爽地跑到一邊去了……他折了一條樹枝,咬牙切齒地不斷抽打著四周的樹木……

玄奘又再次喚醒老者。

那老者再次醒來,扭頭四處望瞭望,發現冇有那毛臉雷公嘴的妖怪在此,似乎鬆了一口氣,臉色也冇那麼難看了。

玄奘緩緩將老者扶了起來……

老者看了看玄奘的樣貌。他看現玄奘麵貌清奇,骨骼端正,不像是壞人,便輕聲問道:“法師……你是哪裡來的和尚……怎麼可以帶那惡人上我這裡來?”

玄奘連忙唸了一句佛號,解釋道:“……老施主,貧僧是從東土大唐而來,去往西天拜佛求經的和尚……而他,則請老施主莫要慌怕……他是我的徒兒……他隻不過是樣貌醜陋,心地這不壞……”玄奘不敢說是妖怪,不然怕把這老人家給嚇死了……

老者聽了,忍不住多看了玄奘幾眼,說道:“你的麵相,的確是唐人的麵相;而他的麵相,卻不是唐人的麵相,麵相有些凶惡……法師,這……我怕……”老者把後麵的“他另有圖謀”幾個字吞了回去。

玄奘聽出了這老者的意思,說道:“不怕,我是奉大唐皇上之命,去往西天拜佛求經的;而他,則是奉觀音大士……”

“老頭,俺老孫已經給足了你麵子,你卻還在那叨叨叨個冇完……”玄奘還冇說完,便被孫悟空的怒吼給打斷了。

這一吼,如晴天霹靂,旱天響雷,震得眾人耳朵嗡嗡直響。嚇得那老者的老妻和兒女們,都跑了出來。

這一吼,也把玄奘給嚇道了。但他還是對著孫悟空說道:“孽徒,休得放肆。你現在入了我佛門,就要學會好好說話,吼什麼吼……”

孫悟空聽了這話,氣不打一處來。他臉頰抽動地指者那老者說道:“師父,難道你冇聽到他說的是什麼話?我已經處處忍讓了……”說著說著,孫悟空身上開始冒出熱氣,周圍的植物也開始枯萎,地麵也開始龜裂沙化……

“孽徒,你本就是妖怪,難道老施主說錯了嗎?!”玄奘氣得直接喝斥道。

孫悟空聽了這話,頓時停住了,也不在大吼大叫了,呆呆地盯著玄奘好一會兒,雙拳握了鬆,鬆了又握,來回幾次……最後臉色醬紅地默默走到了一邊……

而那老者一家,聽到孫悟空是妖怪後,都是臉色大變,都愣愣地躲到一邊了。那老者也是臉色鐵青,哆嗦地嘴唇,不敢再說話了。

玄奘對那老者說道:“老施主,莫怕,他不會傷害你們的……”

聽了這話,老者一家子的身子不自覺地又抖了一下,又往後縮了縮。

那老者點了點頭,臉色蒼白地說道:“法師說的是……敢問法師剛剛敲我家門,是有什麼事嗎?”

“哦……因為剛剛見天色已晚,想在貴住借宿一晚,明天一早便走……”玄奘這纔想起這事來。

聽到要借宿,老者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家人們,然後又瞟了一眼孫悟空,然後咬了咬牙,對玄奘點頭,哆嗦著說道:“可以……請法師與……與貴徒裡麵請……請……”

“如此,便謝過老施主了……”玄奘唸了一句佛號,謝過老者。同時又安排孫悟空把馬安頓好,把行李放置好……

晚飯是老者單獨做好,送過來的……

玄奘也趁機問老者要來了針線,為了給孫悟空縫那虎皮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