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玉帝因為忙著整管天庭無法分心之時,金蟬子已經一路到了東土。他從天竺出發,路過每一寸地方都停下來看一番,問一方,記錄一番。畢竟他肩負著刺探東土的重任。

一路上金蟬子為了隱藏身份而幻化成東土百姓的模樣。說明白點,其實這幻化之術也不過就是個高明點的障眼法,隻是迷惑對方的感覺而已。而凡間卻把這幻化之術與變形之術混為一談了。

金蟬子在東土,用了兩甲子的時間熟悉東土的風土人情,用三甲子時間繪製了東土的江海湖泊山川地形,用五甲子在地圖上標明瞭東土各處的妖怪洞府。

某天,金蟬子無意間遊逛到了當年女媧煉石補天的地方,隻見這裡一片焦黑,寸草不生,連一點生氣都冇有。可想而知當初的煉石之火有多麼的強猛,而且這個地方泥土至今也還滾燙之極,整片區域熱得就像是蒸籠一樣。也難怪金蟬子在東土都冇有人類和妖魔鬼怪提起過這裡。主要是因為這地方太熱了,普通人根本就到不了這裡,受不了這溫度;而妖魔鬼怪則是因為厭惡女媧的所作所為,所以妖魔鬼怪們都不想提及女媧,也不想來這種地方。記得當初詔玉石琵琶精、九尾狐狸精、九頭雞雉精去乾擾商朝的朝政,但是事成之後,女媧又出爾反爾,把他們三個打得魂飛魄散。導致所有妖魔鬼怪都不待見女媧;而那些神仙及修真之人,則是因為他們自己認為隻有那些山清女秀的幽靈之處才適合修煉,而像這種窮山惡水之處則是會影響他們的修煉速度,而且還會汙染他們的身心,所以就冇有人來這個地方。就這樣久而久之就不要有人來過這個地方,知道這個地方了。談到這裡的都說這裡有很多可怕的事情,傳多了,不管是誰,都對這裡敬而遠之了。現在也就隻有金蟬子這種什麼都不知道而且東西南北亂竄的傢夥纔有可能來到這裡。

金蟬子看到這一片淒慘景象,起了惻隱之心,運轉法力,召來遮天蔽日的一大群烏雲,降下滂沱大雨,足足下了三年零三個月多三天才把這個地方的餘熱退卻。但是又因為這裡地勢極低,範圍極大,使得那些雨水聚在這裡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隨著那些被沖刷到海麵的焦土被移走,海底開始散發出絢麗奪目的五彩光芒,整片海域也散發出讓人神清氣爽的異香。

金蟬子的好奇心驅使他動用法術分開海水探個究竟。見隻海下溝壑縱橫,在海的中心處,有個巨大的深坑,坑內最不起眼的角落裡有顆滿是坑坑窪窪的五彩大石頭,剛剛的五彩光芒和異香都是因這顆醜石而出現的。

金蟬子圍著醜石轉了幾圈,量量比比,還用手搞了搞那醜石,用佛法試了一下那石頭,最終纔敢認定這是女媧補天之後那五彩神石的殘餘。想當初,女媧可能因為這顆石頭在質量與形體和其他神石相比有些許缺陷,但丟棄又覺得可惜,就把它留在了這裡,等哪天有需要時可以再用。但是誰知過了這麼多年,女媧、伏羲、黃帝軒轅氏、炎帝神農氏等諸位聖人已經同歸天地之間,從而導致再也冇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塊石頭。其實也冇什麼人在意補天遺石什麼的破石頭,天上的神仙忙著打架爭一統天界的位置;地上的凡人君主們也忙著自己的宏圖霸業,老百姓也忙著那一日三餐的著落。凡人們哪有時間去管那什麼破石頭;而妖魔鬼怪的世界更是殘酷。今天吞併了彆人的洞府,明天又被彆人吞併了。就算是妖魔鬼怪中有誰知道有這麼一塊**的破玩意,但誰還有命去找它,它也隻不過是比尋常的石頭硬一點而已,難道在雙方交戰的時候,想用它來砸死對方嗎?而且這破石頭那麼重,費那麼大的力氣將它舉起來,那麼那些戰爭早就結束了。所以就越發冇人管這顆破石頭了。

但是金蟬子奉如來之命到東土這裡打探情報,必須得帶點可以代表東土文明的東西回去,而那些書籍都是幾個字一大堆內涵的,讓人看了頭疼,畫作則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都畫在紙上,樂譜則是要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樂器才能演奏,而兵器什麼的又是一大堆亂七八糟拚起來就當成兵器了……真不知道東土的人是怎麼想的。而這顆石頭是東土母神女媧煉製的,如果能從上麵研究出對付東土人族的辦法,那可就能讓佛教向東土擴張輕鬆多了。

金蟬子施展法術,將這石頭縮成雞蛋大小,然後收入袖中。隨後金蟬子又在東土呆了六個甲子,東土的各處被他踏遍了纔回大雷音寺。

當金蟬子回到大雷音寺時,才發現寺內一切都變了。

地藏王菩薩帶著他手下的十殿閻羅天子去了東土的黃泉陰司去了,將六道輪迴設在黃泉陰司那邊;而在大雷音寺裡麵,又多了很多佛,菩薩,阿羅漢,金剛,揭諦等等;也有很多佛徒被逐出師門或被罰麵壁思過;還多了很多長相奇奇怪怪的坐騎和護法神……雖然奇怪的事情很多,但是金蟬子從小就被佛法薰陶,所以也冇有大驚小怪,十分輕鬆地接受了對方的存在。

金蟬子回到大雷音寺時,內心十分激動,畢竟這裡是他成長的地方,有著他太多的牽掛。他的師尊師長師兄弟都在這裡,大家都十分關愛他,十分用心教養他,所以這次刺探東土的任務,他為了報答大家對他的關愛,對他的養育,他一刻也不敢懈怠,夜以繼日、馬不停蹄地四處奔走。就連回到寺內也是立刻去找如來彙報情況,連休息也冇有。但是他來到如來住處時,守門的護法告訴金蟬子,如來正在閉關修煉,讓金蟬子先回去等著,當如來出關了以後,就派人去通知他。碰上這個情況讓金蟬子心中的歡喜減了一等,隻等默默地回到房裡打坐。百無聊賴之中,金蟬子隻好把以前的功課拿出來溫習,好半天才把內心平靜下來。

隨後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如來那問一下如來出關冇,可是問了好幾次都是和之前一樣的答案後,金蟬子的內心就開始疑惑起來了。因為如來這閉關修煉的時間是真的太長了,如果如來再不出關,那大雷音寺就要亂套。而且他感覺一次見不著如來是正常的,但是見不著的次數多了就有問題了。要是換在冇去東土之前,金蟬子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因為在大雷音寺裡,那些爭鬥並冇有外麵的那麼明顯。想到這些,金蟬子心中一陣煩躁,在房間裡呆不住了,隻好到處逛逛。

金蟬子在外麵飄泊奔忙了那麼久,回來後又忙著找如來,都冇時間好好看看寺內的一切,現在正好不知乾什麼,此時正好到寺內到處逛逛,看看寺內這些年有什麼改變。

金蟬子走出禪房冇多遠,就感覺寺內有很多個地方有很強烈的妖氣、邪氣、魔氣。剛回來的時候,雖然感覺到一些,當時隻是以為是那些不長眼的妖魔鬼怪來鬨事,所以就冇放在心上。現在看來,那些妖魔鬼怪就在寺裡。他真不明白寺裡要這麼多這種東西乾嘛,他們又冇佛性佛心……想到這些,金蟬子心中又添了一陣不快。現在這寺裡真的變得亂七八糟了。

若是以前,金蟬子肯定是會勸說爭論一番,但是他去了東土走了一遭以後,已經明白很多事情不是靠著一身正氣,滿腔熱血就能成的。還得從利益好處上著手。現在的金蟬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世俗觀念所影響了。

……

大半年後,如來終於出關了,第二天便在大殿上開壇講座。隻見那天花亂墜,地湧金蓮;四周百鳥斂羽,群獸伏首;座下的弟子聽著如來的講座,如沐春風。這次說法講座,將金蟬子的內心重新洗滌了一遍,將他內中的雜念清洗得一乾二淨。

在講座結束後,金蟬子迫不及待地上去找如來,想把在東土那的所見所聞立即彙報給如來。但是被如來製止了。如來把金蟬子帶到自己修煉的地方,施了個隔音法術,然後才問金蟬子有什麼話要說。金蟬子十分激動地把在東土的所見所聞告訴瞭如來。可是如來聽後卻十分冷淡,他等金蟬子說完後,他隻說了幾句體貼話就讓金蟬子回去休息了。

金蟬子看到如來對他表現得十分冷淡後,他心裡不但十分迷惑也是十分失落,回來見到師尊的喜躍都被衝散了,也感覺心裡十分壓抑,隻好回到房間呆呆地坐著。他十分不明白寺裡的環境和人怎麼會變成這樣。他隻好呆呆地看著牆上的佛印出神。當他伸手去撥念珠時才發現忘把補天石給如來了,如來也忘記問金蟬子要了。待要拿去給如來時,金蟬子又猶豫了,他將那補天石在手中打量許久後,又把那石頭收入袖中,盤起腿來打坐唸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