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元大仙領著眾人回到待客大殿,依次分排坐好。便讓弟子們上茶和果品。

鎮元大仙說道:“感謝諸位的幫忙,才讓我那老樹活了過來。先謝過諸位。”

“哪裡的話。大仙客氣了。”觀音菩薩和福祿壽三星說道。

觀音菩薩又說道:“本就我們這些弟子有錯在先,我們救活人蔘果樹是應該的。”

鎮元大仙笑著說道:“一棵樹而已,害得菩薩從那麼遠跑過來。多謝菩薩賞臉了。不過……從上去盂蘭盆節之後,到現在……已過了五百年,的確是時間過得太快了……”

聽到“盂蘭盆節”幾個字,觀音菩薩幾臉色變了變,但很快就鎮定下來了。說道:“我等的壽命本就比常人來的要久,對世上的事情,也是見多不怪,不再上心,自然也就不會太在意時間的去留。”

福祿壽三星知道鎮元大仙說的是金蟬子轉世一事,他們三個也不好說話。而那玄奘一行人則是聽得一頭霧水,似乎這鎮元大仙和觀音菩薩在說謎語,都摸不摸頭腦。

孫悟空也嘿嘿笑著說道:“五百年前,俺老孫還是名震天下的大妖王,哪知道今天卻做了和尚,能吃上那正經的糧餉。”

豬八戒和沙悟淨卻是在一旁陪著笑,因為五百年前,他們還是在天庭當差呢。然後又因為壞了事,被罰被貶,又當了幾百年的妖怪,如今又要靠著佛門吃飯。心裡多少有點不好受。

福祿壽三星也看出了豬八戒和沙悟淨的為難,便說道:“現在我們兩教正是剛開始相互學習,相互探討,以後還要相處的日子多的是。你們這一次代表佛門取經傳教,定是會被佛門記上大大的一功,到時候定會得到佛祖的賞識。”

說到這裡,那玄奘自然就說話了:“貧僧取經,是為了救天下蒼生,讓他們免墮地獄,超脫疾苦,並不是為了那名利。正是那地藏王菩薩的那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地獄不空,我誓不成佛。”

聽到這話,福祿壽三星連連叫好;而鎮元大仙則是眼珠子亂轉,不知道在想什麼;那孫悟空三頭大妖怪則是一臉苦相。他們本來就冇有什麼地位了,要是再得不到賞識,這混著……還有什麼意思呢;最後,那觀音菩薩的臉色則是變來變去,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這在眾人沉默的時候,那清風和明月已經把那果子送上來了。

先是分給觀音菩薩與福祿壽三星各了一個,然後接著是分玄奘一個,再來是分給孫悟空、豬八戒和沙悟淨三人各一個。分完這些人後,清風才端著一個過來給鎮元大仙,然後一個,則是讓明月端去給一眾弟子去分吃。

這其中,玄奘的那個,還十分貼心地分切開來,用配菜包住了。防止玄奘又想到某些一眾神仙佛聖都不敢直說的事情。

這次,玄奘也明白這果子是大補。他見觀音菩薩也都吃了,也就隻好閉著眼睛,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就像是吃什麼讓人噁心的東西。吃了大半天,才磨磨唧唧地把那人蔘果吃完。

冇過多久,玄奘便感覺一股熱流湧了上來,直沖天靈蓋,然後又從上到下,分散到四肢百骸之中,十分舒暢,讓玄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他們又東拉西扯地閒聊了一會兒,才散去。

鎮元大仙送觀音菩薩出觀的時候,觀音菩薩問鎮元大仙,說道:“以你的本事,救活這棵樹,應該是不難的吧。你這麼大廢周章,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麵子。”鎮元大仙說道。

“麵子?以你的身份、地位和本事,有誰敢不給你麵子?”觀音菩薩說道。

“現在給,以後就不知道了。”鎮元大仙說道,“你們千辛萬苦想來我們東土,難道會讓有人反對你們不成?”

觀音菩薩腦子轉了一下,頓時就明白了鎮元大仙的意思,說道:“那你就是要給我們個下馬威?”

“這道不是,我隻是想讓你們知道,我這把老骨頭,還有些力氣,並不是什麼啊貓啊狗都可以來撒野的。”鎮元大仙說道。

“那你……就是為了這個,就來回折騰他們幾個?”觀音菩薩說道。

“是,也不完全是。雖然我已那金蟬子隻有一麵之緣,但還算聊得來。所以,我並不想讓他就那麼快遭了毒手。”鎮元大仙說道。

觀音菩薩聽到這個,臉色大變,說道:“鎮元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鎮元大仙攤了攤手,說道:“我有說你們了嗎?你那麼激動。我隻是說,路上那些妖怪可能會害了這故人的性命而已。”

觀音菩薩額頭上的青筋跳了幾下,說道:“彆以為你那破樹很值錢,要是我們把這樹的秘密說出去,你們都冇有好日子過。”

“我無所謂。那我也可以把你們在地獄乾的勾當,也公之於眾。”鎮元大仙說道。

“哼!告辭!”觀音菩薩十分不悅地說道。

“慢走,不送!”鎮元大仙拱了拱手。待到觀音菩薩走後,他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把那人蔘果吐了出來。

世人隻知道人蔘果是寶,卻不是人蔘果為什麼是寶。

鎮元大仙也是很無奈,他已經守在這裡很多年了,就是不想讓彆人吃這些果子。

天地萬物有靈,特彆是這些人蔘果。至出生以來,便是以有了靈性,還會學人言人語,也能長大,也會跑跳,當落地之時,也就可以自己吸引營養。其他很多觀中的弟子,都不是那正常人家的孩子。所以那些弟子問鎮元大仙,自己的父母是誰的時候,他都含糊其辭地搪塞過去……

鎮元大仙心情突然十分煩悶,獨自走下山去,來到那“萬壽山”和“五莊觀”的兩塊石碑處,他摸了摸那塊刻有“萬壽山”的石碑,又走過去摸了摸那刻著“五莊觀”的石碑。他輕輕地撫摸著那個“莊”字。如果當初他不把那“月”字旁抹去,那接下來,還會不會就冇有那麼多破事了?

想到這裡,鎮元大仙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伸了個懶腰,看了看天。心想:“不知道……上天的那些人,心裡如今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