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鴻才的慘叫聲吸引來了更多的人,快要將大門口堵住了,許多人都抱著看熱鬨的態度,還在一邊不停地議論了起來。

“跟在玉晟睿師兄身後的那兩人是外門弟子嗎?”

“很麵生,應該不是外門弟子,可能是兩位不經常在外門區域露麵的內門弟子。”

“不是內門弟子吧,蔣鴻才他們也不是白癡,敢去招惹內門弟子,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若是內門弟子,隻怕一招就將蔣鴻才他們三個打趴下了。”

“蔣鴻才現在不就是連一招都走不了嗎?”

“蔣鴻才他們三人的修為實力,在外門弟子之中,排名都是靠前的,這下有好戲看了。”

“十塊靈力晶石,我賭蔣鴻才的右手會被打斷。”

“十塊靈力晶石,我賭蔣鴻纔會被打到吐血。”

“……”

聽著周圍的人對自己的議論,蔣鴻才卻是很不甘心,他認為自己剛纔是在大意之下,纔會被對手突然製住的。

若是能夠重來一次,他自認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地,就被對手打個措手不及。

“撒手!”

林世縉怒喝一聲,上前一步,右手化掌,猛然向蕭楠的手腕切下,左手兩指伸出,猛地插向蕭楠的喉結。

蕭楠冷哼一聲,左腿突然迅速抬起,化作一道殘影,往林世縉的胸口的踢去。

“砰!”

林世縉想要側身避開,但蕭楠的速度太快,隻聽得一聲慘叫,林世縉已經倒飛而出,重重地摔在遠處的地上,不由自主地打了幾個滾,這才爬起身來,恨恨地瞪著蕭楠,嘴角竟是溢位了鮮血。

蕭楠一腳踢飛林世縉,右手接著猛地一拉,然後鬆開了蔣鴻才的手,一掌狠狠地擊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一聲悶響,如中敗革。

“噗!”

蔣鴻才立即噴出了一口鮮血,不由自主地後退十幾步,一屁股跌坐在地,雙手撐在地麵上,才止住身形。

然而,他剛纔被蕭楠抓住的右手,卻傳來了一陣鑽心的劇痛,忍不住又發出一聲慘叫,麵色痛苦,冷汗涔涔而下,十分狼狽。

原來蔣鴻才的右手剛纔被蕭楠猛地一拉,竟是被拉得脫臼了,此刻又撐在地上,更是傷上加傷。

擋在李怡月前麵的蒙浩廣見到這一幕,臉上閃過了一絲驚異之色,看向蕭楠的眼神都變了,悄悄地站到了一邊,讓開了道路。

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三人加在一起,也不會是蕭楠的對手,上去動手隻會讓蕭楠狠虐一頓而已。

“不對啊,蔣鴻才和林世縉,都是外門弟子中實力排名前十之人,怎麼會這麼弱?”

“不是他們弱,而是這位麵生的師兄太強了!”

“蔣鴻才和林世縉在這位師兄的手下,都走不過一招,這位師兄應是內門弟子無疑了。”

“也是,在外門弟子之中,有實力如此強勁的師兄,早就應該名聲大噪了。”

“我根本感應不出他的修為境界,這會不會是宗門內某個老怪物的弟子?”

“……”

聽見周圍的同門一陣陣的議論聲和鬨笑聲,蔣鴻才頓時惱羞成怒。

他揉了揉自己的右手,自己將其接好,這才站起身,恨恨地瞪著蕭楠,卻是不敢再動手,隻是色厲內荏地怒道:“小子,你等著,這事還冇完!”

蕭楠抬起右手,作勢要向蔣鴻纔打去,立刻嚇得蔣鴻才縮了縮脖子,引得圍觀的眾人又是一陣鬨笑。

蔣鴻才這才醒悟過來,蕭楠離得這麼遠,根本就打不到自己,自己卻被他嚇到了,不禁臉上一陣發燙,恨不能立即找個地洞鑽進去,心中對蕭楠也更加惱恨了。

忽然,蕭楠感覺到背後有一道陰冷的目光在盯著自己,他以為是剛纔擋路的蒙浩廣,於是不屑地哼了一聲,便轉過身,卻見到蒙浩廣已經站在一邊,低眉垂眼,讓開了道路,並不是他在暗中看著自己。

蕭楠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視而過,卻再也感覺不到那道陰冷的目光,不由得暗暗地在心裡留了個心眼。

看來這裡,已經有人恨上自己了。蕭楠心裡不禁有些鬱悶,他不想招惹是非,但卻總會碰到是非。

“你們的實力真的很強,強到離譜!”路過蒙浩廣身邊時,李怡月忽然戲謔地對著他說了一句,還故意特彆大聲。

蒙浩廣的臉色頓時非常難看,卻隻是微微低著頭,冇有回話。

“欺軟怕硬的慫貨!外門弟子的臉,遲早都會被你們丟光!”李怡月冷哼了一聲。

玉晟睿師兄妹三人抬頭挺胸,帶著蕭楠和花落雪,通過了大門。

一座繁花錦簇的大花園出現在了眼前,遠處還有一大片望不到儘頭的樹林,全都是長得鬱鬱蔥蔥的梅樹,在梅樹林之中,數量眾多的一排排房子掩映其中,隱約可見。

玉晟睿指著梅樹林裡的那些房子,告訴蕭楠和花落雪,那裡便是外門弟子平時居住和修煉之地。

“玉師兄,外門弟子怕是非常多吧?”蕭楠問道。

“外門弟子包括了雜役弟子,的確數量眾多,有上萬人呢。”玉晟睿微笑道。

接著,他們一路來到了花園旁邊的一座宏偉大殿之中。

這裡是宗門大殿,來這裡的弟子很多,但卻並不吵鬨,來來往往的弟子許多都是神色匆匆,並不多言,就算是交談,也是很小聲。

整個靈虛仙宗的許多事情都可以在宗門大殿裡交接,比如釋出懸賞任務,接任務,兌換宗門貢獻值等等。

大殿裡的牆壁上,懸掛有幾塊很大的方形水晶麵板,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上麵不斷地閃爍著各種各樣的資訊。

蕭楠好奇地看了一會兒,發現上麵的資訊五花八門,什麼奇奇怪怪的都有。

花落雪卻彷彿已經司空見慣,神色平靜無波。畢竟她曾經是修仙大派月神殿的聖女,想必這樣的事物早就見得多了,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

大殿之中,還有不少櫃檯,每個櫃檯裡麵都有人,在為前來的弟子提供一些服務。

玉晟睿師兄妹三人帶著蕭楠和花落雪在這裡,輕車熟路地走到大殿最裡麵,直接找到了一位負責此地事務的莫長老。

莫長老的臉看起來很老,但身材卻又矮又胖,像個大肉球一般,正躺在一張大櫃檯後麵竹椅裡,微微眯著眼睛,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蕭楠不禁為莫長老身下的那張竹椅擔心,那張竹椅隨時都可能會被莫長老肥胖的身軀壓得散架。

玉晟睿站在櫃檯前,將兩百塊靈力晶石擺放在櫃檯上,然後一連呼喚了莫長老七八聲,莫長老這才悠悠地醒了過來,睜開了眼睛。

蕭楠看見莫長老的眼睛裡,一片昏黃渾濁,那眼神像個風燭殘年行將就木的老人,與他那肥胖的身軀顯得很不協調。

莫長老抬起眼皮,看了櫃檯前的眾人一眼,問道:“何事?”

聲音蒼老。

玉晟睿恭敬地行了一禮,接著說明瞭來意,還將之前碰到蕭楠和花落雪的經過,也仔仔細細地說了出來。

“散修?現在並非宗門招收入門弟子的時間,去年剛剛招收過一批入門弟子,下一次要等兩年之後了。”莫長老看向蕭楠和花落雪,淡然道。

蕭楠和花落雪同時都感到一道淡淡的神念,向他們籠罩了過來,不過他們並不擔心莫長老能夠從他們身上,看出什麼問題。

而且,他們此刻也的確是想加入靈虛仙宗,有了靈虛仙宗弟子這個身份的掩飾之後,那些對他們心懷叵測之人,就更不容易找到他們了。

如此一來,他們的真正身份會更加隱秘,安全也更有保障。

玉晟睿聽了莫長老的話,並不感到意外,仍然恭敬道:“莫長老,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可以入門的方法嗎?”

莫長老:“那首先得有本門弟子作為擔保纔可以。”

玉晟睿:“莫長老,他們曾冒死救過我們,我和兩位師妹都願意為他們進行擔保。”

莫長老:“好,那你們便拿著令牌,去玲瓏穀找天桓長老開啟如意玲瓏寶塔,若是能通過寶塔第一層的試煉,再返回這裡吧。寶塔試煉,一人一次一百塊靈力晶石。”

莫長老說完,右手一甩,從袖子之中飛出了兩塊青色的令牌,輕輕地飄落在櫃檯上。

玉晟睿再次向莫長老恭敬地行了一禮,“多謝莫長老!櫃檯上正好是兩百塊靈力晶石,請莫長老過目。晚輩等人先行告辭。”

莫長老擺了擺手,將櫃檯上的靈力晶石收起,又眯起了眼睛,不再說話。

玉晟睿將兩塊令牌分彆遞給蕭楠和花落雪,然後帶著他們走出了宗門大殿。

蕭楠和花落雪出了宗門大殿之後,感覺一直籠罩在身上的那股淡淡的神念,才悄然消失。

遠處,一棵大樹後麵,轉出三個人來,正是蔣鴻才、林世縉和蒙浩廣。

三人等了一會兒,便有人走到他們身邊,低聲對著他們說了什麼,然後收下了蒙浩廣的禮物,便笑著離去了。

“他們要去如意玲瓏寶塔進行試煉,這正是個教訓他們的好機會。”蒙浩廣看著蕭楠的背影,麵無表情地說道。

蔣鴻才和林世縉的眼中,也都露出了凶光,恨恨地看著蕭楠等人。

蔣鴻才冷聲道:“我們這便去召集人手,也去寶塔進行試煉,到時候一起出手,我就不信那小子還能有三頭六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