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門大殿裡,莫長老忽然又睜開了眼睛,看著蕭楠和花落雪的背影,那渾濁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然後他對著身前的空氣不知道低聲嘀咕了一句什麼,才又眯起了眼睛。

忽然,一道聲音在莫長老的耳邊響起:“莫長老,那兩人一切正常,我也看不出什麼問題。”

莫長老輕輕地點了點頭,“我總感覺那兩個小子有哪裡不對,麻煩你再去如意玲瓏寶塔那邊看一看吧。”

“也好。那我便去看一看,排名靠前的外門弟子在其手下都走不過一招之人,還會不會有其他的驚喜。”

話音剛落,在莫長老的身後,空間一陣輕微的波動,現出了一位身著白色長衫、麵相儒雅的中年人。

中年人向莫長老微微行了一禮,便一閃身,出了宗門大殿,消失不見。

玉晟睿師兄妹三人帶著蕭楠和花落雪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處頗為寬廣的山穀裡。

山穀穀口立著一塊高大的石碑,上麵寫著三個青色大字:玲瓏穀。

蕭楠和花落雪發現,靈虛仙宗的人似乎偏愛青色,許多地方的字都是這個顏色,整個宗門之內也是草木茂盛,就連在這寒冷的冬天,那些樹木的樹葉也冇有掉落很多。

之前在廣場看到的桂樹如此,在外門區域看到的梅樹亦是。

唯有眼前的這一座玲瓏穀,與其他地方不同。

玲瓏穀四周都是高高的懸崖峭壁,山穀之中非常平坦,不過一眼望去,一片光禿禿的,一棵草都冇有。

有許多靈虛仙宗弟子,正盤坐在山穀的地上,默默地專心修煉,粗略看去,估摸著也有三四百人。

山穀中央,有一座外形古樸雄渾的高塔,巍峨聳立,莊嚴雄偉。

高塔有三十三層,飛簷翹角,青綠色的琉璃瓦上,彷彿在散發著淡淡的霞光。

在高塔的左前方,有一塊高大的石碑,上麵有淡淡的青色光芒不停地流轉。

在高塔的右前方不遠處,有一座造型簡潔古樸的涼亭。

涼亭裡麵,一名身材清瘦、鶴髮童顏的老道士,正坐在石凳上,閉目養神。在他的身後,還恭敬地站立著一個才**歲的小道士。

在老道士的身前,有一張楠木長案,長案之上,整整齊齊地擺放著許多青色的令牌。

玉晟睿帶著眾人找了一處空地,然後對蕭楠和花落雪說道:“二位師兄,那位坐在涼亭裡麵的,正是鎮守此地的天桓長老。你們現在把自己的令牌拿過去,依次放在他麵前的案子上,天桓長老便會對你們說一個數字,那便是你們進入寶塔的序號了。每次都要等夠了一百個人,天桓長老纔會開啟寶塔。”

“多謝玉兄告知,我們這便過去。”蕭楠道謝了一聲,便和花落雪向著涼亭走去。

玉晟睿師兄妹三人則跟其他人一樣,盤膝坐了下來,靜心等待。

不一會兒,蕭楠和花落雪便返回,也盤膝坐了下來。

李怡月脆聲問道:“雪落大哥,雪華大哥,你們分彆是排在幾號?”

蕭楠:“我是八十一號,雪華是八十二號。”

李怡月:“嗯,那我們便在這裡安心等待吧,再有十八個人來報名進行試煉,如意玲瓏寶塔就會開啟了。我先和你們說一說,這如意玲瓏寶塔的試煉吧。”

蕭楠和花落雪點了點頭,聽李怡月開始講述進入如意玲瓏寶塔之後,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如意玲瓏寶塔,共有三十三層,從低到高,分彆對應辰凡境、星塵境、月輪境、日耀境、黃府境、玄神境、地墟境、天合境和大乘境,一共九個級彆的試煉。”李怡月輕聲說道,“試煉一般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有時候也會出現一些意外的情況,比如對宗門心懷叵測之心的人,進去之後必定會在裡麵被寶塔鎮殺,灰飛煙滅,不會再出來了。”

蕭楠和花落雪聽到靈虛仙宗,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試煉寶塔,果然不愧是天荒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大門派。

“除了最後的第三十三層單獨對應大乘境界的試煉之外,其他的每個境界都有相對應的四層塔樓。比如前麵的一到四層塔樓,對應的便是辰凡境的弟子,第一層對應辰凡初期境界,同時考驗弟子的心性,這一層看起來簡單,但是實際上不簡單,許多人第一次來進行試煉的時候,連第一關都過不了。”李怡月繼續說道,“第二層對應辰凡中期境界,第三層對應辰凡後期境界,第四層對應辰凡大圓滿境界,而第五層至第八層塔樓,對應的是星塵境界的弟子。依此類推。”

“同境界之人進行的試煉,都是相同的嗎?”蕭楠問道。

“不一定,每次的通關要求都千奇百怪,因此我們並不能給你任何通關的經驗。試煉開始之後,一切就都隻能靠你們自己了。不過有一點,寶塔裡麵的時間與外麵的時間是不一樣的,也許你在裡麵感覺已經過了一年,而外麵纔過去一個時辰。”李怡月說道。

“多謝怡月師妹指點。”蕭楠點了點頭,道了聲謝。他倒不覺得驚奇,水雲深淵和外界也是白天黑夜顛倒。

“相信對二位師兄來說,前麵幾層的試煉都會很容易就通過的。雖然莫長老說通過第一層試煉之後,便可以回宗門大殿去找他,但那隻是回去辦理入門的一些手續而已。”玉晟睿忽然有些肉痛地說道,“而要想下山曆練,至少必須要通過第五層塔樓的試煉纔可以,何況試煉一次要花一百塊靈力晶石呢。”

蕭楠問道:“每次進入玲瓏塔試煉,都是要從第一層開始嗎?”

“非也。隻要你通過了某一層的試煉,下次再來的時候,就會自動進入下一層。如果你冇有通過,那下一次再來的時候,就會自動進入這一層。等要來進行試煉的人數夠了,便會依次進入玲瓏寶塔。”玉晟睿說道。

“為了能夠通過試煉,在裡麵你可以采取任何你所能采取的手段,包括殺人!”張雲英說道,“但是在裡麵被彆人殺掉的人,並不會真正死亡,而是會立即被傳送到寶塔外麵,但當次的試煉也就意味著結束了,不會得到任何積分獎勵。”

“試煉還有積分獎勵?”蕭楠驚訝道。

“是的。你們看到寶塔左前方那塊散發著青色光芒的石碑了嗎?”李怡月玉手指著遠處的石碑,“進入寶塔之後,石碑上會顯示出你們的序號和名字,所在的層數,還有你們的積分。若是在裡麵被人殺死或者通關失敗,你們的名字便會從石碑上消失,積分清零。我們在外麵看著石碑上的名字和積分變化,可以大概知道你們在裡麵的情況。”

蕭楠問道:“積分怎麼算呢?”

李怡月:“這個並不固定,進去之後接到的任務有所不同,相對應的積分也會有差異。這積分可是好東西,達到一定數值之後,可以到宗門大殿兌換修煉資源。”

蕭楠和花落雪記下了。

正在這時,有二十幾名靈虛仙宗的弟子,從山穀外麵走了進來,徑直來到蕭楠等人的身邊,然後紛紛看向蕭楠等人,目光不善。

蒙浩廣、蔣鴻才和林世縉也在其中,三人卻並冇有看向蕭楠等人,而是和其他人一起,直接走到涼亭裡麵去交了試煉令牌。

蕭楠忽然低聲問道:“玉兄,我們在寶塔試煉,會不會碰上這些人?”

玉晟睿眼中光芒一閃,“在寶塔裡麵,相同境界之人,很容易會出現在同一層,也經常會互相碰到。”

“你在裡麵若是想找其他人,也很容易。”張雲英指了指涼亭裡麵的小道士,說道,“排隊進去的時候,那位小師弟會將你們的令牌發還給你們。在寶塔裡麵,令牌上會顯示你所在這一層的試煉人數和方位。”

“如何才能算是通過了某一關?”花落雪忽然問道。

“進入某一層的時候,就會第一時間收到寶塔佈置的任務,按照要求去完成任務就可以了。那些任務千奇百怪,什麼樣匪夷所思的都會有,並非固定不變。”張雲英答道。

蕭楠向玉晟睿師兄妹三人抱了抱拳,“明白了。多謝諸位相告。”

蕭楠側頭看了蒙浩廣那群人一眼,微微一笑,不再言語,安靜地等待寶塔的開啟。

過了一會兒,涼亭之中的小道士走到瞭如意玲瓏寶塔第一層的門口,右手拿著一塊令牌,對著寶塔第一層入口大門上的一個凹槽嵌了進去。

一陣青光閃耀之後,大門緩緩向兩邊開啟。

蕭楠和花落雪也隨著要參加試煉的其他人一起,站起身來,看向了寶塔入口。

隻見入口處幽深黑暗,看不清楚裡麵的情形,隻有一個巨大的天青色靈力漩渦,在寶塔入口處緩緩地旋轉著,彷彿一個妖魔張開的巨口,要將人吞噬。

小道士向前方的數百名弟子掃視了一眼,大聲道:“本次進入寶塔試煉的弟子,請做好準備,開始按照順序依次進入寶塔。願諸位都能夠勇往直前,披荊斬棘,順利通關,實力得到提升!一號上前取令牌,進入寶塔!”

話音剛落,一名弟子立即走上前,接過小道士手裡遞過來的令牌,然後頭也不回地鑽進了那個靈力漩渦之中,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終於,寶塔試煉就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