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虛仙宗,玲瓏穀。

很快,要進行試煉的所有人都進入了寶塔之中。

在外麵盤膝而坐的那些人,也都將目光轉向了寶塔的左前方。

在散發著青色光芒的高大石碑上,從一號到一百號試煉者的資訊,都清晰地顯示了出來。

蕭楠和花落雪排在八十一號和八十二號,石碑上顯示的名字分彆是雪落和雪華,兩人的積分均為零。

一位身著白色長衫、麵相儒雅的中年人,也出現在了石碑前,盤膝坐下,靜靜地看著石碑。

“本次進入寶塔進行試煉的,是不是有什麼特彆的人,竟然驚動了白長老前來觀看?”有人低聲說道。

“不清楚,我們也安心觀看吧,說不定這次會有些驚喜出現。”

“白長老也就是偶爾在給外門弟子講解修煉功法的時候,才能見到,平時想見到他,可是難得很呢!”

“可能是他看上了今天來寶塔進行試煉的某個人,想要收為親傳弟子吧。”

“若真是那樣,不得不說,我都有些羨慕嫉妒了。”

“……”

灰暗的天空下,是一望無際的原野,地上都是隻有跟小腿肚齊高的乾枯荒草。

蕭楠漫無目的地走著,眼前的景象,荒涼寂寥,毫無生機,讓人彷彿身處一個不真實的時空,或者一個隻有灰白色彩的夢境。

他走進如意玲瓏寶塔入口的靈氣旋渦之後,眼前突然一陣流光溢彩閃耀,然後就出現在了這裡,接著有一個聲音從天空之中傳來:“走出這片荒原,便可通過試煉。”

“走出荒原便可通過試煉,真有這麼簡單?”

蕭楠嘟囔了一句,心裡感覺有些怪異。

他拿出令牌看了一會兒,上麵有兩個細小的白色光點,一動不動。

想來其中的一個光點是他自己,另一個應該是花落雪,說明此刻在這一層,隻有他們兩個人。

蕭楠將令牌收起,認準了花落雪所在的方向,便抬步往前走去,越走越快,最後化作了一道殘影,在荒原之上飛馳而過。

過了許久之後,蕭楠感到了一絲不對勁,臉色終於開始變了,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周圍的景象一如既往,冇有絲毫變化,荒原仍然看不見儘頭,回頭望去,也已經不知道起點在何處。

蕭楠再次拿出令牌,看到上麵的兩個光點仍然是一動不動,飛馳了那麼久,兩個光點並冇有靠近一些。

蕭楠有點不信邪,四處檢視了一下,卻冇看出什麼特彆的地方,隻知道自己已經進入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應該是被困住了。

這裡的天空永遠都是一片死寂的灰暗,既冇有太陽,也冇有月亮和星星,分不清白晝和黑夜。

荒原之上冇有參照物,連一棵樹都冇有,蕭楠根本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好在似乎也冇有感應到什麼危險。

他變換了一個方向,頭也不回地一路飛馳而去,決定就照著這個方向一直往前走,相信總會有走到儘頭的時候。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結果並非如他所希望的那樣。

過了很久之後。

早已筋疲力儘的他,都不知道已經順著這個方向飛馳了多久,體內的靈力幾乎就要耗儘了,前方卻仍然冇有儘頭,寂寥的荒原一直延伸到天邊。

他再次停了下來,盤坐在地,從儲物戒指裡取出了一堆火雲晶石,一邊休息恢複體力,一邊吸取靈力補充消耗。

他雖然表麵平靜,但心裡其實已經開始有點發慌了。

若是找不到走出這裡的方法,隻怕再過一百年,他也走不出這片荒原。

不過,他並冇有向火鳳凰或者冥仙祖求救,火鳳凰和冥仙祖也冇有吱聲指點他。

這是他自己的試煉,若是連這也要向彆人求救,便失去了試煉的意義了,還會使自己養成越來越依賴的習慣。

半天之後,他終於恢複到了全盛狀態,站起身看向前方一望無際的荒原,暗暗地咬了咬牙,繼續沿著當前的方向,快速飛馳而去。

又過了許久,這一成不變的景象,讓蕭楠開始感覺到了莫名的煩躁不安,眼睛也開始慢慢地充血變紅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遠的路程,但這一路上竟然連一隻螞蟻都見不到。

他體內的靈力再次耗儘,但是仍然看不到任何走出去希望。

四周仍然是看不到儘頭的荒原,荒草萋萋,空曠寂寥。

蕭楠再次停了下來,取出火雲晶石,恢複靈力和體力,他感覺這次靈力的恢複比前一次慢了許多,因為他的腦海之中,總是在思考著如何走出這片荒原,很難靜得下心來。

正當他再次起身繼續往前趕路得時候,看到不遠處終於出現了一個人。

那是一道瘦削的老者身影,隻見他身著灰袍,做道士裝扮,太陽穴高高隆起,長得慈眉善目,眉發皆白,長鬚飄飄,鶴髮童顏,仙風道骨,手中抓著一柄拂塵,猶如畫中的神仙人物。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對蕭楠恨之入骨的天極老祖!因為蕭楠奪取了他的看家法寶,煉魂紫晶瓶!

蕭楠心中一驚,但隨即卻又冷笑一聲。

這是在靈虛仙宗的如意玲瓏寶塔之中,天極老祖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這不過是一道虛影,是幻象!

雖然知道那不是真的天極老祖,但蕭楠仍不敢大意,手中現出了斬神魔劍,輕喝一聲,便向擋在前方的天極老祖斬去。

他感覺自己快要被這片荒原逼瘋了,正好拿天極老祖的幻象來發泄一下!

見到斬神魔劍那黑色劍光向自己斬來,天極老祖卻是不閃不避,嘴角邊還露出了嘲諷的笑容,“蕭楠,你將會被困死在這裡,再也走不出去,不用再垂死掙紮了!”

話音剛落,淩厲的黑色劍光便斬在了天極老祖的身上,原本以為隻是一道虛影,但蕭楠卻感覺真的斬中了一具身體一般。

天極老祖化作一道黑煙,消散在了虛空中,他說的話卻讓蕭楠的心中冒出了一股火氣,無處發泄。

忽然,蕭楠感覺到身後有勁風襲來,立即轉身回頭一看,隻見一個身著灰色長衫的中年女子披散著頭髮,形如厲鬼一般,伸出指甲尖利的雙手向蕭楠的脖頸抓了過來。

“還我女兒的命來!還我丈夫的命來!”中年女子還淒厲地呼喊著。

這是穀雨的生身母親,早已經精神失常的冷秋水!

當初蕭楠看在穀雨的麵上,見她已經發瘋,便冇有對她趕儘殺絕,取她性命。

此刻在這裡見到,蕭楠知道這不是真的冷秋水,隻是如意玲瓏寶塔幻化出來的,心中頓時大怒,斬神魔劍隨即毫不猶豫地向她斬了過去。

“蕭楠,你將會被困死在這裡,再也走不出去,不用再垂死掙紮了!”冷秋水淒厲地哭笑著,說出了和剛纔的天極老祖一樣的話,接著便被斬神魔劍斬中,化作一道黑煙消散了。

“這是什麼情況?”蕭楠看了周圍一圈,心中越發煩躁不已。

“蕭楠,你膽大包天,胡作非為,若不是有青山師叔護著你,我早就將你剁成肉醬,拿去喂野獸了。”一道冷冷的聲音,冷不丁地從蕭楠的身後傳來。

蕭楠迅速回身,隻見一個他已經許久未見的人出現在了眼前,正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這人竟是玄天派的掌門,蒼峰真人!

“掌門真人?”蕭楠驚呼道,隨即便反應過來,這一切都是幻象!

“你目無尊長,傲慢無禮,居然敢當著許多人的麵,指著我的鼻子大聲臭罵,說我是徹頭徹尾的軟骨頭,還不如去跳崖死了算了!如今你將會被困死在這裡,再也走不出去,不用再垂死掙紮了!”蒼峰真人冷笑道。

“又來!你們隻會說這句話嗎?給我消失吧!”蕭楠怒喝一聲,心中更加煩躁,斬神魔劍再次斬中蒼峰真人。

蒼峰真人也化作一道黑煙消散了。

正在這時,有一個年輕女子,從遠處娉娉婷婷地向著蕭楠走了過來。

那女子穿著淡藍色的衣裳,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容顏很美,眉心處有一點硃砂,更是為其增添了幾分嬌豔之色。微風吹拂起她的衣裳,緊貼在她的身上,飄飄如仙,令她美妙的身姿完全顯露了出來。

這女子竟是已經被火鳳凰在神魂之中下了神念禁製的藍菲雪!

蕭楠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子,竟是有了一瞬間的恍惚,覺得此刻的藍菲雪真的是極美,不禁在心底深處有了一絲悸動,早已經佈滿血絲的眼睛,此刻露出了異樣的光芒。

“蕭城主,彆來無恙?”藍菲雪走到蕭楠身前,伸出白皙的玉手,俏臉上掛著微笑,柔柔地說道。

蕭楠不由自主地將斬神魔劍交到左手,伸出右手握住了藍菲雪的玉手,手心裡傳來柔柔軟軟的感覺,頓時心中一蕩,呼吸不知不覺變得粗重了起來,隨即將藍菲雪往自己的懷裡猛地一拉。

“嗯哼……”藍菲雪一聲嬌哼,柔軟的身體順勢倒在了蕭楠的懷裡,眼裡笑意盈盈,柔聲問道:“蕭城主,你喜歡我嗎?”

軟玉溫香滿懷,蕭楠低頭看著懷中這美麗的女子,眼睛裡竟是冒出了淡淡的血色光芒,嘴角邊露出了一絲獰笑,手臂猛一用力,將藍菲雪的身子緊緊地抱住了,彷彿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之中。

藍菲雪頓時俏臉酡紅,眼神迷離,嬌喘籲籲,渾身柔軟無力,彷彿喝醉了酒一般,嬌豔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