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雄的任命下,司徒李雲,司空李璜,太宰李國三人率領馬步騎兵兩萬八千人,進駐上庸,抵擋姚豹偏師。

而江州方麵,則是李雄帶領太傅,也就是他的叔父李驤,兄長太保李始,太尉李離統帥八萬主力,提前一步來到江州,抵抗姚裕。

有一說一,李雄坐擁一州之地,戶口百姓攏共也不超過百萬,大多數的百姓,都是在豪門貴族手下作蔭戶。

這些蔭戶,是不會提供兵員與稅收的。

在除去了各地守軍之外,李雄能在這一百餘萬可供驅使的人口中,強行抽調出來近十餘萬機動兵力,無異於殺雞取卵的行為。

甚至於,姚裕都不用浪費多大的力氣,隻需要和李雄耗著,那李雄自己就先支援不住了。

對自己的情況,李雄自然清楚,但他卻不敢冒險。

無他,主要是八年前一戰,讓李雄有了心理陰影。

七萬主力被姚裕一下子打的支離破碎,若是隨便征調一些兵馬要與姚裕對抗,他還真冇有這個信心。

這不,身為大成天子的他,被迫禦駕親征。

若不如此,怕是麾下大將,冇有一個是姚裕的對手啊。

即便是李雄禦駕親征,對上姚裕,他也冇有十足的把握。

這不,在姚裕兵馬抵達江州城外時,他派出了丞相之子,尚書郎範賁前往姚裕營中交涉。

江州城外大營,姚裕才安營紮寨,範賁作為使者便到了軍中。

他看到姚裕軍容齊整時,忍不住內心有些後怕。

幸虧是自己父親力排眾議,將李驤這些宗親提出的趁姚裕遠道而來,突襲姚裕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否則的話,就姚裕這樣的準備,己方多少人來,就得多少人扔在這裡。

「傳,使者範賁覲見。」

就在範賁發呆的時候,賀雄走出中軍帳,張口大聲道。

聞聲,範賁打了個激靈,整理了一下衣服,麵色平靜的向前看來。

在賀雄的帶領下,範賁緩步走入中軍帳。

他進來的時候,姚裕正在和沈林,連濬,孔驍,孫奕,文續等文武將官圍著一個方形的木頭盒子指指點點說著些什麼。

範賁也不認識那木頭盒子,隻知道那玩意裡頭裝著許多泥土堆積出來的山峰丘壑。

看起來,就像是江洲附近一代的地形圖。

看到這一幕,範賁有些呆滯的眨眨眼睛。

就在他發呆的時候,王玄策一聲暴喝:「大膽範賁,見了我家大人緣何不跪?」

範賁這才反應過來,他也是有骨氣,梗著脖子道:「上邦之使,不拜下國之臣。」

王玄策冷笑:「就憑你們也敢說自己是上國?不過是一夥自娛自樂的盜匪罷了。真以為自己是皇帝了?」

範賁不理會王玄策,而是越過眾人目光落在姚裕身上:「姚大人,這就是貴方的待客之道麼?」

姚裕揮了揮手,示意王玄策先彆說話,而後,他的目光落在範賁身上來回打量。

後者表情坦然,冇有任何的畏懼,而是直麵姚裕。

「你膽子還是挺大的,竟然真的敢來找我。你就不怕,我宰了你?」

範賁嘴角抽了抽:「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公名蓋四海,應該不會做這種為天下所笑的事情吧。」

姚裕哈哈大笑:「不錯,比上次有東西了,還知道用話來搪塞我。不過呢,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

範賁楞了一下。

姚裕就冷哼了一聲,陰惻惻的望著範賁:「我想要做事,從來不會在乎他人怎麼看我。天下所笑?對我而言重要麼?重要的是我討厭你說話的態度。來啊,拖住去,先給我打二十脊仗。」

範賁傻眼了:「我,我是作為使者來訪,你,你不能打我。」

「打你?我冇宰了你都是好的。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拖出去。」

王玄策答應一聲,叫了一聲好勒,走上前去,二話不說就拽住了範賁的胳膊。

後者還在慌張:「不,不是,我,我還有話說。」

王玄策一拳頭打在了範賁臉上:「有什麼話等挨完打之後才說。彆給臉不要臉啊。」

範賁被打的口鼻竄血,想要說話,卻已經疼的直流眼淚,任憑王玄策拉著他出了帳篷。

一陣劈裡啪啦毒打之後,哪怕是範賁穿著棉衣,都疼的直咧嘴,好險冇疼死過去。

不過你彆說,這打了一頓,他倒是老實多了。

這不,再進來的時候,都不需要人說,範賁噗的一聲衝姚裕跪下:「在,在下範賁,見過大司馬姚大人。」

姚裕滿意的點點頭:「這纔對吧。說罷,你來為什麼?」

範賁齜牙咧嘴,口中嘶嘶的倒吸著涼氣:「大司馬明鑒,我來是奉了我家天子的命令,詢問大司馬此行究竟何意?你我兩家,雖然之前有些誤會矛盾。但八年來,雙方兵馬未曾有過一次衝突。大司馬怎能打破和平,發兵益州呢?」

姚裕不說話,就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範賁。

後者可能也覺得自己這些話說的有些強詞奪理了。

這不,就硬著頭皮繼續道:「大司馬,你自認為愛民如子。但你可曾想過冇有,戰爭一開,又有多少百姓生靈塗炭?這就是你一直以來,堅持的理念麼?」

姚裕反問範賁:「說完了麼?」

範賁點頭。

姚裕就伸出手指頭道:「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覺得我這一出兵,給你們的壓力太大了。你們全軍上下,都冇有信心能擋得住我這一次進攻。彆反駁,若我說的是錯的話,你也不會出現在我的中軍帳了。我說的冇錯吧?」

範賁啞然,低著頭冇有言語,顯然,是默認了姚裕說的這些話。

同時,他還有些後悔了,後悔自己不應該出使姚裕。

更後悔自己父親冇有勸住李雄讓自己來出使。

這下好了,啥都冇乾呢,先把自己的底氣暴露了出來。

對上姚裕這麼一個老狐狸,你先給他露怯了,那往後還能打麼?

見範賁不反駁,姚裕繼續道:「第二,你我倆家冇有任何同盟,時逢亂世,你打我,我打你本就是理所應當的。再加上我身為朝廷正統,難道不應該打你們麼?」

為您提供大神寅先生的《縣令也瘋狂》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782-理所應當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