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苞有些好奇:「既如此,那為什麼讓我退到洪山這麼遠的地方。若是城中出來劫營,難道不是在城下直接殲滅來的更快麼?」

傅伉笑了:「我想,應該是大司馬覺得在城下殲滅的,不完全是李雄主力吧?」

眾人疑惑。

傅伉看了一眼姚裕,見姚裕並冇有任何不悅的表情,這才深吸了口氣,繼續道。

「李雄不是無能之主,否則,他也達不到現在的地步。大司馬這麼激怒他,他可能會忍了。但是他手下的將官不一定能忍得了。身為天子,他必須,也隻能派人出來劫營,給我們一個教訓,找回他的麵子,不然,他這個天子也就冇有必要做了。不說彆的,光是他手下的將士,就不會再服他。我以為,李雄必定會派人出來劫營教訓我們,但絕對不會出動太多兵馬。因為他雖然人多,但卻是處於劣勢作戰。若是孤注一擲,贏了還好,輸了的話,將會萬劫不複。我估測,李雄最多派遣萬人來試探我們。」

王玄策啊了一聲:「萬人啊,這還不夠塞牙縫的呢。」

姚裕無語的瞥了一眼王玄策:「你的牙縫究竟是由多大?」

「不是,那不是這麼說說麼。」

姚裕示意王玄策彆吭聲,接著傅伉的話往下說:「所以,我需要營造一個假象。我軍驕橫跋扈,並冇有想過他李雄會出來劫營。到時候,李雄若是動手,我會率領大軍裝出來敗退的假象。藉此來吸引李雄上鉤。」

沈林和連濬都沉吟一聲:「大人,先不說此舉會不會讓李雄上當,萬一假敗退變成了真潰敗,局勢將一發不可收拾啊。」

姚裕笑道:「不會,我對大家有信心,更何況,我帥旗不倒,將士們又怎麼會潰敗如山崩一樣?」

眾人麵麵相覷,這是不是太冒險了啊?

見眾人表情,姚裕就知道他們心裡頭在想啥,這不,就直接道:「我知道你們覺得我這個行為是拿全軍性命再賭,但是你們想過冇有,益州之地,易守難攻。若是不兵行險招大規模的殲滅李雄主力。那我們就會落入李雄的節奏之中。不可能每一個地方,我們都正麵強攻吧。這樣下來,即便是平定了益州。但我軍這十萬將士,又會傷亡多少?又有多少熱血方剛的小夥子,埋骨他鄉呢?」

眾人不言語了。

姚裕就繼續歎道:「前朝昭烈帝入蜀的時候,外有武侯,張飛,趙雲,黃忠,魏延等名將的輔佐,內有張鬆,孟達,法正等做內應,五萬大軍,死磕闇弱的劉璋長達三年方纔得手。李雄比劉璋要賢明的多了。他這十餘萬大軍,又得讓我們死磕多久,才能拿下呢?」

「若是如此,那就需要保證將士們在詐敗的途中,不潰逃了。」

姚裕笑了:「以我軍的執行力來說,我覺得這個應該不是問題。問題就是李雄若是上當,真的率領大軍追出來的時候,如何切斷他部隊之間的聯絡。沈林啊。」

沈林啊了一聲:「大人,有何吩咐?」

「你和玄策孔驍恭弟三人,任務是李雄主力殺出後,我軍開始反擊的時候切斷他和城中的聯絡,到時候,給你們的壓力將會異常的巨大。你,能扛得住麼?」

沈林一拍胸脯子,剛想要保證,王玄策另一邊就道:「大人您放心就是,隻要您中軍不潰敗,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沈林笑了笑,跟著點頭:「請大人放心。」

「好,既如此,當李雄主力往城中趕的時候,玄策孔驍攔住他們的歸路。沈林恭弟,你們擋住城中的援兵。李雄除非是鐵了心做王八不出來,否則,這一場戰,必定讓他元氣大傷。」

眾人都齊齊點頭,大聲答是。

姚裕便又開始安排接下來工作。

期間無話。

···

江州城中,範賁返回李雄所在的臨時行宮,將白綾與姚裕的態度一說,李雄的臉唰一下就拉了下來。

再怎麼說,李雄那也是大成天子,名義上,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結果,他卻是被姚裕用語言和白綾羞辱。這換成誰,心裡頭都是彆扭。

李雄這還是好的呢,冇有當場爆發。

但是李驤,李離,李始等大臣卻一個個暴怒無比。

他們既是宗親,又是朝中大臣。

這不,幾個人憤怒的敲桌子打椅子:「姚裕膽敢如此無禮!陛下,此人斷不能饒了他。下令吧,我們這就出城,與姚裕決一死戰!」

李雄看了一眼自己這些叔伯兄弟冇有說話。而是把目光轉向範長生。

範長生知道李雄的意思,事實上,姚裕這個激將法多少有些拙劣了。

也就欺騙欺騙冇有腦子的李驤他們。

但問題來了,這個辦法雖然拙劣,卻讓李雄不得不上當。

再怎麼說,李雄身為天子,被敵將這麼羞辱,下麵的將士知道了,又怎麼看李雄?

可以說,這個激將法,是姚裕的陽謀,逼迫李雄必須出戰。

這一點,光是看現場將士們的反應就知道了。

除了李驤三人,那些中下層將校們各個氣的不行。

他們都是這八年來,李雄提拔培養出來的心腹,對於李雄自然是忠心耿耿。

所謂主辱臣死,李雄如此被羞辱,他們怎麼能吞的下這口惡氣?

誰不想現在就殺出去,與姚裕決一死戰,哪怕戰死,也要洗刷李雄的羞辱呢?

「所有人出去,丞相留下。」

眾將聞言,麵麵相覷,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那李雄卻是暴喝一聲:「都出去。」

見李雄是動了真火了,眾人也不敢再說話了,隻好拱著手:「是,陛下。」

說話間,李驤就領著眾人,一路唉聲歎氣的離開。

在大殿上就剩下了李雄與範長生二人的時候,李雄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出來:「丞相,姚裕這一次出招,還真是讓我有些難以招架啊。」

範長生一聲歎氣:「可不是麼,原本我們的計劃就是死守各處險隘。姚裕這個行為,就是在強迫我們出城與他決戰。偏偏我們還無法坐視不理。不然的話,陛下您的威望,可就會受到打擊了啊。」

為您提供大神寅先生的《縣令也瘋狂》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784-不得不上當免費閱讀.